中美貿易戰:美國學界已提升警惕 但觀點各異

中美關係【博聞社】紐時發布文章說,戴維·奧特(David Autor)、戴維·多恩(David Dorn) 和戈登·漢森 (Gordon Hanson)近日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其中寫到與中國的貿易正在給美國部分勞動力市場帶來持續的負面影響。幾位作者於2013年發表的另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在最容易受到中國貿易影響的一些行業,美國工人工資出現實質性下降,失業率更高,接受殘疾人補助等政府福利的幾率更高。

紐時引述預算與政策重點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經濟學家傑瑞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的觀點指,“與中國的貿易競爭給各類工人和社區帶來傷害,不是什麼新鮮觀點,對於這些社區的人和選民來說,這種觀念已經深入人心”。

不過,對此經濟學家們普遍認為,因所在行業進口增多而失去工作的工人,會很快進入其他行業,最終會擴大各個經濟部門的規模。他們覺得,相比於整體的獲益,任何局部的擾動都是不足道的。

報道還指出頗具破壞力的貿易不平衡問題。如果中國從美國進口商品的數量也相應地增多,中國的出口就不會對美國勞動力市場帶來如此多的負面影響。對中國的出口增多,可以給美國創造就業機會,不管是在出口行業,還是支持這些行業發展的其他行業,這樣失業工人就更容易找到新的工作。但相反,中國一直保持貿易順差,紐時指,這實際上意味着中國消費者把從出口行業得到的相當一部分收入存了起來,而不是去購買進口商品。

前美聯儲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曾提出,在國際協議中設一些條款,對某些國家做出懲罰,這類國家操縱本國貨幣,使其貶值,以使其製造業產品價格比其他國家更具優勢,多年來中國就是這麼做的。但伯恩斯坦也表示,儘管這類措施有助於在未來打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但它們在眼下起不了太大作用,因為中國的貨幣已經不像過去那樣過於疲軟。

文章引述經濟學家迪安·貝克(Dean Baker)的觀點則認為,中國的貨幣仍然過於疲軟,因為中國中央銀行握有大量美國債券,對人民幣升值有所牽制。如果他們出售這些債券,中國的貨幣就會走強,美國製造業將處於更有利的競爭地位,貿易逆差就會縮小。

報道顯示,相關討論仍在進行,由於頗受爭議的總統競選者特朗普提出過這一問題,關於特朗普若勝選會怎麼做的假設也被納入了議題。對此,貝克認為,“這肯定是一個有所得有所失的過程;需要確定優先事項,可能意味着要放棄某些優先事項。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他(特朗普)能做到自己所說的,但這不是打不打垮中國的問題;因為他也必須放棄一些東西。”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