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定性香港旺角事件為「分離組織策動」 學者指或為出動解放軍鋪墊

旺角事件北京定性為分裂組織策劃的暴動
旺角事件北京定性為分裂組織策劃的暴動

【博聞社】香港旺角因無牌小販被執法人員驅趕引發警民暴力衝突、最後發展成為暴亂事件,中國外交部首度開腔指事件為「暴亂」,並指是由「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為北京當局首次用「分離組織」形容事件。本社獲悉,外交部的口徑實為中共港澳工作協小組所定,中共高層專門開會研究事件,冠之以「分離組織」帽子,旨在防止香港問題新疆西藏化。當局要求特區政府務必依法嚴治肇事的一小撮人士,並採取有效措施,制止和預防香港出現不可控制的動亂局面。有香港學者認為,北京此舉有可能為日後出動駐港解放軍做舖墊。

北京知情人士對博聞社透露,大年初二(2月9號)旺角事件發生後,中共中央辦公廳隨即要求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國務院港澳辦速將情況滙總上報,10號下午,中共對港工作最高領導機構–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即緊急召開會議,與會者分別來自港澳辦、中聯辦、外交部、公安部、國安部、統戰部和駐港部隊等多個部門機構。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長、中共政治局常委兼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主持會議。

消息透露,會上各相關部門就香港最近兩年社會出現的激進民主派屢發挑釁事件進行分析,認為雖然這些肇事者只是極少數,但影響之大、後果之嚴重,已對一國兩制在香港貫徹實施構成巨大的負面阻力,這一小撮人的行為不但破壞了香港的繁榮穩定,實際上已成為港獨分裂勢力對中央政府的公然挑戰。

消息指,港澳工作協調小組認為,對香港激進民主派,特別是打着港獨旗號的本土激進組織的分離行為,若不及時加以制止,香港問題就有可能出現「新疆化」或「西藏化」的趨勢,而且一旦出現這種趨勢,香港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勢必使之較新疆和西藏問題更難控制和處理。

據瞭解,會議作出「必須制止和防止香港出現動亂」的決議,並要求特區政府必須按照基本法和香港的法律規定,嚴處事件,追究肇事者的責任,猶其對那些打着港獨旗幟和口號的肇事者,更不能辜息。有關決定隨即上報中央政治局,經總書記習近平圈閱批示後,立即執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代表北京為旺角事件定性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代表北京為旺角事件定性

11日深夜,中國外交部在官方網頁上載發言人洪磊的「答記者問」,就香港旺角暴亂事件出聲,而中國新春假期原應在13日才結束,這顯示,北京當局意識到處理香港旺角事件的迫切性,有必要在內地春節假期結束前,為事件做定性,為特區政府依法處置事件、追究肇事者的法律責任充當後盾。

外交部發言人洪磊稱,2月9日淩晨,香港旺角地區發生了由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事件,「暴徒架設路障、焚燒雜物、毀壞警車並向警員扔擲磚頭、圍毆受傷倒地的警員」,致使警員和記者受傷。「香港警方專業、剋制,依法採取有效措施,迅速平息了事件。香港社會普遍對暴行進行強烈譴責,對警方表示全力支持。」

洪磊說,香港是法治社會,中央政府「相信並堅定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和警方依法維護社會治安,保護香港市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依法懲治違法犯罪行為,維護香港社會大局的穩定」。

法國廣播公司中文網引香港知名學者、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表示,中國外交部的表態,顯然代表了北京最高當局的看法,此口徑不單為旺角事件定性,還可能會令香港社會鬥爭升級,更可為日後發生類似衝突時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從而出動駐港解放軍,令香港向西藏的狀況發展。

林和立表示,雖然最有能力解結的是港府,但以特首梁振英上任三年來,不斷激化社會矛盾來迎合北京的習近平政權和為梁本人連任鋪路看來,期望梁突然轉而行和解之路的機會甚低;相反,若泛民主派組織數以萬計的港人和平遊行,表明反對暴力、呼籲港府停止激化矛盾、要求北京改正對旺角衝突的錯誤定性,可能令事件惡化。

林和立認為,由於暴力事件絕非香港社會所希望出現,加上現時港人均害怕衝突,民主派發動大遊行,未必會有多人參與,而沒有足夠規模,則難以說動北京政府,相信目前這死結暫難解開。

林和立還指, 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學生民主運動,到4月26日《人民日報》社論把學運定性為動亂,「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其後矛盾升級至出動解放軍,以致血腥震壓收場。他預料北京是在梁振英政府滙報後作出有關定性,而北京作出定性後,不單會令港府可以更強硬的立場對付有關社會事件,日後更可據此指香港出現暴亂,由港府宣佈香港實行戒嚴,藉此啟動《基本法》中的「緊急狀態」條款,這便可出動駐港解放軍。

 林和立說,中國對三股勢力(即暴力恐怖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及宗教極端勢力)向來致力打擊,現時把本土派抗爭行動觸發的激裂衝突定性為由「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相信會令香港社會鬥爭升級,很有可能朝著西藏化的方向發展,因為持泛國家安全論的習近平,對任何危害國家家管治能力的事物都會嚴打,當中,分離主義是最嚴重的情況。

另外,香港明報也引時事評論員劉銳紹亦指,旺角事件中未見有外國或外來因素及大規模的政治力量推動,只須預防小規模和隱形的力量;另外亦要預防抗爭行動被「有心人」為撈取個人政治利益,只談有利於自己的言論,不敢批評官方責任,令香港陷入困局,這是六七暴動的歷史經驗教訓。

年初一晚發生的旺角暴亂,為1967年香港左派暴動以來,又一次嚴重的暴力攻擊執法人員事件,事件導致多名警員受傷,車輛被毀。當局事後拘捕60多人,其中37名男女昨被押解上庭提訊。當中一名女被告被改控參與非法集結罪,其餘被告各被控1項暴動罪,為律政司首次因街頭暴亂而以暴動罪起訴。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