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受訪全紀錄:談中國經濟、人民幣貶值等

1
周小川否認人民幣會再貶值

【博聞社】內地財新網近日專訪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在談到匯率問題時,周小川表示,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基礎。

周小川談經濟增長:

1、中國經濟增長6.9%仍屬於較高水平

在談到經濟增速問題時周小川表示總的看,當前中國經濟仍運行在合理區間內。在世界經濟和全球貿易增速放緩、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加劇的背景下,2015年中國經濟保持6.9%的增長在世界範圍內仍屬於較高水平。

對於中國經濟增速下滑的問題,周小川認為此前中國的增速是太快了,不太正常。在2009年、2010年中國對全球GDP增長的貢獻超過50%,而同期中國人口佔全球20%,GDP只佔全球不到10%。現在中國對全球GDP增長的貢獻率在25%左右,是比較接近常態的,這不是什麼硬着陸。

2、 中國經濟增長新的動力

當被問到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主要有哪些?周小川表示:現在中國國民儲蓄率仍然很高,會帶來高投資,這個關係繼續存在。貿易的比較優勢雖然有所轉移,但通過轉型升級走向中高端,中國的製造業仍然有巨大的優勢。過去對民營資本的市場准入不夠寬鬆,對此已經採取了一些措施,問題已開始逐步解決,包括大眾創業也有很大空間。

周小川談人民幣匯率:

1、不存在持續貶值基礎

周小川表示,從全球來看GDP特別是其增量與匯率沒有直接關係。總的來說,「當前中國國際收支狀況良好,國際競爭力仍很強,跨境資本流動處於正常區間,人民幣匯率對一籃子貨幣保持了基本穩定,還有所升值,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

2、不會讓投機力量過分主導市場情緒

周小川還表示,市場上有投機力量並不奇怪,外匯儲備的用途既包括國際支付,也包括金融穩定。隨着資本的進出,外匯儲備現在減少,過一段也可能增加,只要基本面沒有問題,增增減減本身都是正常的。

中國外匯儲備變化
2013年以來中國外匯儲備變化情況

周小川指出,我們不能讓投機力量過分主導市場情緒,但並不意味着它一來就正面阻擊,要考慮有效使用彈藥、成本最小化的問題。

進一步改革匯率形成機制,本身就有助於更靈活地應對市場投機力量。如果說過去的固定匯率是挺住不動的「鋼製盾牌」,靈活匯率就變成了「海綿盾牌」,對於過度的投機力量,可以做到攻防有度。從人民幣國際化的角度來看,國際化進程本身是會波浪型前進的,如果觀察到投機行為成為匯市主要矛盾,就重點處理投機,等市場逐漸回到相對穩定狀態,人民幣國際化還會繼續前進。

3、影響人民幣匯率的國際因素

周小川認為,國際因素對人民幣匯率非常重要,其中的四個方面較為突出。

第一,國際金融危機之後美國經濟出現一些好的兆頭,此前人民幣對美元貶得較少,相對於歐元、日元等則有明顯升值市場不少人認為需要「補課」式調整。

第二,美聯儲逐漸從量寬遞減過渡到退出量寬,直至2015年12月的首次加息,是一個緩慢的過程,這個過程對全世界貨幣資產配置和資本流動都會產生影響。在這期間初期我們收到的影響較小,而12月的加息後,我們的影響較大,也算是一種「補課」。

第三,國際投機力量近來聚焦唱空中國。

第四,2008年以後,全球抗擊金融危機採取寬鬆貨幣政策,很多資產價格上漲了很久,有一定程度的扭曲,存在調整的內在壓力,處於待調整狀態,最後就看是誰來觸發。

境內外人民幣匯率差價

對於中國是否會利用人民幣貶值從而促進出口的問題,周小川表示,雖然國際上有人擔心中國允許人民幣貶值促進出口,並有可能加劇所謂的「匯率戰」。但是如果仔細觀察中國的經常項目平衡,2015年貨物貿易順差已接近6000億美元,凈出口對GDP的貢獻率已經不低,因此不存在為擴大凈出口而貶值的動機。李克強總理也反覆闡明了這一點。

周小川談熱錢規模和資本外流

1、QDII和QFII數量有限,大的投機力量主要是在境外

正常項目下影響資本流動的因素很多,比如一些出口企業受到預期的影響,調整投資時點、提前購匯等,都會影響我國外匯市場供求。另一個因素是國內企業(包括外商投資企業)在某種預期之下會盡量減少或償還美元債務,改為借本幣債,不宜簡單判斷。

2、國際投機者跟中國拼,不容易掙到錢。

對於做空中國的說法,周小川認為需要區分資本外流和資本外逃兩個概念。外向型企業的結售匯策略選擇和負債結構調整是正常行為。它的確會影響資本流動的數字和國家外匯儲備的數字,但不一定是外逃。

近期全球金融市場上不確定性因素多,和正常時期不同,確實有些投機力量在瞄準中國。正常情況下,國際投機者不會把中國當作攻擊目標。中國經濟體量大,資源多,跟中國拼,不容易掙到錢。事實上,中國過去許多年主要是資金流入,其中一部分可能是「熱錢」,會擇機撤出,沒什麼奇怪。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