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論祭奠美高法大法官去世影射對中國式法治的悲觀

【博聞社】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逝世的當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的星條旗將下半旗

中國沒有獨立公正的司法制度,權高一切的中共政府經常指示法官如何對敏感案件作出裁決。2013年法院審理的案件中,只有0.07%的結果是無罪釋放。紐時指出,這些不正常的現狀在中國法律專業人士在網上對斯卡利亞大法官逝世的紀念中體現了出來。紐時收集了一些中文評論。

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何帆寫的1.2萬字的頌詞,「無論愛他還是恨他,所有人必須承認,安東寧·斯卡利亞是對當代美國法律影響最大的大法官。」微信ID為MYZ的讀者評論對此道,「泰山其頹 梁木其折 哲人其萎。」有100多人給這條評論點「贊」。

MYZ評論的第二個部分表達的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式的聳人聽聞觀點,評論援引大批穆斯林移民進入歐洲的問題,提出像斯卡利亞大法官這樣的保守派人士逝世會不會給美國社會穩定帶來類似威脅的問題:「穆斯林席捲歐陸之際,美利堅法律神殿也要進入一個preposterous的階段了么?」

還有網名對斯卡利亞的判決表示欽佩。微信ID為dubilubidu的人寫道,斯卡利亞是「一位言辭略戲謔但思維極嚴謹」的人,他「不允許診所外發傳單但允許廣場上燒國旗…他的一個對解釋規則的執念經常不自覺的就讓他臨門一腳時把隊友給賣了,殺傷力遠大於肯尼迪」,顯然是指斯卡利亞的同事、安東尼·M·肯尼迪大法官(Justice Anthony M. Kennedy)。

還有網民寫道:「在如火如荼地司改燎原的中國司法語境下,一個司法民工看這位異國大法官的小傳記有些不同況味。堪稱毒舌的保守派大法官,幽默但決不在關鍵問題上讓步的天主教徒,畢生致力於反對墮胎及同性戀婚姻,讓人看到有真尊畏者的執著。」

香港的法律學者蘇珊·范德(Susan Finder)說,「我覺得,人們對美國最高法院很著迷,因為在美國,大法官有很高的社會聲譽。如果一位中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逝世,在北京不會有這些反應,」范德在接受採訪時說,她指的是對斯卡利亞展示的崇敬,包括由總統發布的在美國政府大樓、以及美國在世界各地的軍事設施和大使館降半旗的公告。

據中共官方的數字,2013年,中國各級法院約有20萬名法官,最高人民法院大約有幾百名法官,而美國最高法院只有九名大法官。范德說,「中國的最高人民法院只是一個很大的官僚機構」。

紐約時報:美國駐華大使館降半旗,悼念周末去世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
紐約時報:美國駐華大使館降半旗,悼念周末去世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