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工伤农民工申请劳动仲裁被拒 用“刘胡兰精神”止痛

【博闻社】大陆媒体报道,2015年10月 13日,王明海61岁的妻子刘翠兰从济南一建筑工地2米多高的建筑铁架跌落,胸部骨折、肺部损伤。只有小学文化的王明海缺乏法律和医学知识,在与施工方的协调中处于弱势;当他费尽心力搜集齐证据,找到劳动部门申请仲裁时,却被告知他妻子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申请不予受理。

王明海说,医生让刘翠兰住院治疗。他又给包工头吴光举打电话,但吴说没钱,让他们先回工地。无奈之下,王明海又拖着带病的妻子回工棚。“那段时期,刘翠兰疼得整夜睡不着觉,吃药也没有用,去医院又没有钱,他便用刘胡兰、董存瑞的例子鼓励妻子。”

澎湃新闻引述人口学者何亚福介绍说,从2012年开始,16-60岁的劳动力人口每年减少数百万,去年更是比2014年减少487万,但50岁以上的人口并未减少,高龄农民工未来仍将占整个农民工劳动群体的一定比例,高龄农民工人数也将继续增加。高龄农民工将进入工伤意外的高发期。

相应的法律保护并未跟进。高龄农民工与雇主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是否具备认定工伤的条件,在司法实践并无共识。他们的劳动纠纷投诉一般无法立案,申请仲裁不予受理,许多本可以通过劳动部门解决的纠纷,不得不走进法院进入诉讼程序。

报道引述数据指,1963年开始,我国出生人口增加,这个群体构成了目前中国农民工的主力军,加之1980年后出生人口大幅萎缩,导致未来农民工中,高龄农民工人数将继续增加;而他们的身体和精力在长年累月的劳动中透支,未来很可能进入意外高发期。

何亚福说,从2012年开始,16—60岁的劳动力人口每年减少数百万,去年更是比2014年减少487万。减少的人口中,又以1980年出生后的年轻人为主,50岁以上的人口并未减少,在煤矿、建筑等行业工人需求依然旺盛的刺激下,高龄农民工未来仍将占整个农民工劳动群体的一定比例,高龄农民工人数也将继续增加。

王明海和妻子在工棚里(来自 澎湃新闻)
王明海和妻子在工棚里(来自 澎湃新闻)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