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披露2014年朱日和基地軍演反坦克導彈意外爆炸一士兵犧牲

犧牲的士兵
犧牲的士兵

【博聞社】2014年夏天,「跨越2014·朱日和」實兵對抗演習吸引了全國軍迷的目光。當年6月24日,「跨越2014·朱日和C」進入實兵對抗階段,擔當「紅軍」的陸軍第20集團軍某機步旅,與被稱為「朱日和之狼」的我軍首支專業化「藍軍」機步195旅在朱日和的草原深處展開激戰。

那次演習的結果已經是眾人皆知:在跨晝夜連續進攻藍軍之後,20軍某旅以慘敗告終。與此同時,由於反坦克導彈的意外爆炸,演習中還犧牲了一位戰士,這位名叫張文傑的烈士在犧牲後被追記三等功一次。 日前,微信公眾號「解放軍報記者部」公布了張文傑烈士的事迹。

以下為報道全文:

2014年6月下旬,在內蒙古大草原上,驕陽似火,一個列兵和戰友透過測角儀緊盯著眼著的一草一木,看似平靜的大草原危機四伏,一場實兵實彈對抗已悄然展開。突然左前方數個裝甲目標橫向疾馳,列兵迅速調整射向,瞄準目標,按下擊發按鈕。兩發兩中,戰友們都為他們捏了把汗。硝煙散盡,一目標漸行漸遠。剩下最後一枚導彈,列兵主動請纓,得到允許後他迅速按下擊發按鈕。導彈意外爆炸,列兵當場犧牲,殷紅的鮮血灑在大漠草原上……

他就是在犧牲的前一刻,主動請戰的反坦克連優秀導彈射手張文傑。

左起第三位為張文傑烈士。
左起第三位為張文傑烈士。

有人說:「軍人最好的歸宿是馬革裹屍。」但需要提醒的是軍人最大的價值是贏得勝利。我們緬懷戰爭年代長眠在戰場上的先烈,也應該銘記和平時期犧牲在演兵場上的戰友。張文傑,他年僅22歲的生命就定格在了實戰化的演兵場上。

實彈檢驗的前一天晚上,他還和戰友肖厚輝打賭,第二天的射擊一定會全部命中。他的底氣來自實力。張文傑是同年兵中唯一入選此次實彈演習的導彈射手。雖說還是個列兵,但他已經參加過2次實彈射擊。這在義務兵中是絕無僅有的。

張文傑能夠「百步穿楊」靠得不僅僅是天賦。翻開他的日記本,其中一頁這樣寫到:今天是新兵下連的第一天,走進連隊一眼就看到榮譽牆上張貼的優秀射手照片,我也要把自己的照片掛到牆上去。

「張文傑喜歡『琢磨』,沒事兒就纏著我問這問那!」他的班長楊宗楷回憶說,導彈射手一般會武器系統的操作就行了,他卻要把導彈結構、制導原理等內容搞清楚,在學會了射手專業後,還主動學習導彈檢測的相關技能。通過查閱大量資料,只有高中學歷的他維修好了一台準備送修的模擬訓練器,讓檢測班班長李陽東都很詫異。

野外宿營,右後第一位為張文傑烈士。
野外宿營,右後第一位為張文傑烈士。

參加演習前,張文傑利用廢棄的窗帘,為每件模擬訓練器材量身定做了一件罩衣。「要出遠門了,可不能冷落了這些『戰友』。」他曾笑著對指導員張藝獻說道。張指導員在張文傑犧牲的那天晚上一宿沒合眼,默默地陪伴了他一夜。張文傑是家中和獨生子,張指導員一直後悔自己沒照顧好他。

有人說:「張文傑年紀輕輕就走了,他這麼出色,如果能在部隊一直幹下去,部隊又多了一個賈元友也說不定。」其實,他已經在全連官兵的心中種下了永不熄滅的打贏火種。他雖然倒下了,但他傾心摯愛的崗位已經有了後來人。「下次實彈射擊,我第一個上!」這是全連官兵叫響的口號。去年年底實彈射擊檢驗,連里30餘枚導彈無一脫靶。

他雖然走了,但戰友們不會忘記他。戰友們把定期看望他的父母當作本班的一個傳統。團隊不會忘記他,在「感動炮兵團十大人物」的頒獎典禮上,團政委張宏星朝大屏幕上張文傑的遺像莊嚴敬禮。去年4月7日是張文傑犧牲的第一個清明節,新任的指導員張鵬專門為他舉行了祭奠儀式。在張指導員點到他的名字時,全連戰友齊聲答「到!」

解放軍報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