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賀衛方會成為康有為第二嗎?

賀衛方
賀衛方

【博聞社】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因為網上公開叫板共青團的合理性,近來又成為內地輿論焦點。以下文章從歷史比較角度,對賀的地位作用提出自己的觀點,不乏新意。本社轉刊於下。本文原刊凱迪論壇,作者韓未冰。

看到賀衛方最近的表現,忽然覺得他與康有為有相似的境遇,眼界學識和想法見解都是極其高遠的,雖為既有體系着想,但卻往往有違上意,所以學識頗高,但總是不受待見,只能像個落寞書生一樣自言自語。東漢末年,禰衡裸身擊鼓,恨不能發明王之夢,賀衛方遊說之情,大致如是。

賀衛方是一個難得的清醒之人,其慧眼卓識,以微薄之語發出,猶如一絲光明。天上愁雲密布,如果連最後一絲光明都不見了,就是雷雨傾盆之時。大雨若來,誰將受難?買不起房的人無所謂,早已一貧如洗,習慣日晒,不怕雨淋。有房的人很在意,因為害怕屋塌。

中國是個房客社會,物權是空中樓閣,有期限的空間使用權,是租賃權。裡面的人,只是租客。沒有永久物權的農民,就只是些佃戶。所有的房客,都是租戶,所有的公民,沒有長安權,只有暫居權。

中國是個樓房社會,樓房結構是一層壓制一層,高層基業建立在底層之上,適度的壓制維持地位穩固。但是不能太用力壓制,過度打壓低層,會使低層虛弱無力,重壓必然壓垮下層,低層若垮了,不論上層建得有多豪華,都會毀於一刻之間。

最好的社會是平房社會,沒有哪一層壓制哪一層,人權平等,物權不空,天長地久。一間平房塌了,其他的房子照樣安然。而樓房呢,一間樓閣倒了,整棟樓就會傾覆。貧富分化等級頑固的壓制型社會結構,高層若想維持長久居住權,應該是支持下層維護其權力,對下層的打擊和陷害,都等於是在給上層挖坑。

賀衛方主張革新,是像康有為一樣主張加固這個樓房。革新樓房之法,除推倒重建,不外乎兩種選擇:一種是不變結構,只是裝修牆壁和門面,刷一些新油漆,掛一些新牌匾,最多換一批新傢具。這種所謂的革新其實一種自我粉飾和遮掩,用革新的名義給有錢有權者換了一些新擺設。另一種是改變樓房結構,用拆東牆補西牆的方式,使房屋形成更加有利於權力平衡的結構,增加下層權力,使上下層權力平衡,達到上層不能壓垮下層,下層不能拖垮上層的狀態。

然而,對樓房結構裝修和改造,對頂層來說是敏感的,頂層會接受第一種方法,因為最穩定,但這其實不是革新,而是變了下稱呼,本質依舊。第二種方法是比較忌諱的,因為頂層一直處在曲高和寡的孤獨狀態,最擔憂房屋結構的改變,牽一髮而動全身,危及上層利益。改變樓房結構的革新,其實大體不變,主要是減輕上層重量,鼎立支持下層安全。下層安全,是上層穩定必要條件。第二種革新是以忍痛割愛之法權衡各方,維護建築穩固的新思路。此方法才是真正的維新,賀衛方之法,就是這個方法。上層難以接受,但比起唯恐推倒之害坐等崩塌之危,賀衛方的思路和方法,或許是最好的。

賀衛方能否成為第二個康有為?請有識之士思之。康有為保皇立憲,賀衛方保共立憲,是不是很像?康有為著作《新學偽經考》、《孔子改制考》,賀衛方若著《馬學偽經考》、《賀子改制論》,那就更像了。賀衛方與康有為有很多相似,又有很多不同。境遇差不多,但人不一樣,論性格學識,賀衛方比康有為強多了。康有為是奴才,賀衛方是人才。做人,還是做奴,是完全不同的選擇,會以不同的方式載入史冊。韓未冰2016年4月4日

4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