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前发言人吴建民与《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爆口水战

中国外交部前发言人吴建民(图)日前的演讲惹胡锡进反击
中国外交部前发言人吴建民(图)日前的演讲惹胡锡进反击

【博闻社】2016年3月30日下午,前中国驻法大使、北京外交学院前院长吴建民重返外交学院,就“准确认识今天的世界”面向外交学院及校外师生进行了一次讲座。此次演讲主旨是通过中外历史阐述中国应该更加开放,不料,吴建民在演讲中点了北京《环球时报》和主编胡锡进的名,将其作为中国极端舆论的代表,引来胡锡进本人今日强硬回应。

本社转发胡、吴两人的有关回信及演讲,旨在让外界对中国时势及舆论环境有更多认识。以下为胡锡进对吴建民的回应。

对吴建民公开批评环球时报的回应

吴建民大使3月30日重回他曾担任院长的外交学院并发表演 讲,其中批评环球时报经常发表一些“很极端的”文章,批评我本人眼里没有全局,搞不清楚(世界的)状况,看不到世界大势,抓不住主流。最早听说这事,我没 准备回应。但因此演讲流传很广,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几句。得罪这位大使先生了。

我觉得吴大使代表了少数中国旧外交官的思维方式: 只有他们懂外交,而且应当由他们完全主导外交,媒体插嘴完全是添乱,是民族主义的祸源。他们希望媒体突出报道中国的“外交成就”,只报道中外友好合作的进 展,别碰问题,说话严格以外交部表态为基调,鹦鹉学舌就行了。他们遇事最希望媒体不报道,低调报道。

吴大使当过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在他之前的新闻司司长是李肇星。吴说话中规中矩、让人感觉像“背稿子”的发言方式与李之前的开放式发言形成强烈反差,给当时跑外交部的我留下深刻印象。他这么“懂外交”的人都这么说话,不希望媒体“乱说”也就可以理解了。

环 球时报这些年刊登了一些与“外交部基调”不太一样的文章,包括同样遭到吴建民批评的罗援将军的文章,以及被认为观点“强硬”的一些学者文章;也包括王占阳 等反对批判“日本军国主义”的文章,还有主张中国应警惕民族主义膨胀的文章等。吴大使本人也多次在环球时报上发文,最近一次是今年2月15日,再早一次是 今年1月19日。他反对的是前一类文章,认为它们“极端”。

吴大使自己通过环球时报发声的同时,反对环球刊登与他相反的观点,这与民主、多元的时代精神不符。我们注意到,吴大使是外交圈子里典型的“鸽派”,但他对国内媒体上的“民族主义”很“鹰”,有种高高在上的严厉。

环球时报能够在中国的现实舆论环境下发出一些多元的声音,是中国外交的正资产。媒体永远会比外交“鹰”一些,全世界都这样,西方善用这一点,而吴大使这样的外交官不善于使用媒体的这种资源,也没想把它们与“外交部基调”的距离变成中国外交的新空间,这很可惜。

说 个小插曲。早年我在国外当记者时,有一次开车过一个小国的边界。我持公务护照,根据两国协议免签。然而该国边防将我拦住,要求我回出发地办签证,很蛮横。 经艰苦交涉,我进入了该国。我对中国驻该国大使表示,我要向该国媒体投诉,促该国重视,以防今后持公务护照的中国人过境时再有我的遭遇。这位大使是这样对 我说的:过来了就好,千万别招事了。别说你了,连我过边境也经常被拦住不让过。我愕然。吴大使让我想到了那位大使。

我想说,今天的外交部开放多了,我几次受邀去外交部做交流,陈述媒体与外交的不同之处,希望外交部主动适应媒体的多元。我能够感觉到,他们对我的说法报以了积极的态度。环球时报能够在外部的大量争议中生存下来,这是国家开放和政府转变作风带给我们的幸运。

听编辑说,吴大使又给我们发来一篇文章,我们会很快刊登出去。争议不影响我们继续视他为一位我们的重要作者。吴大使一惯主张准确认识这个世界,我们很赞同。只是我们认为,每个人的认识都有局限,不同人的更多视角加在一起,才会带来认识的丰富、全面和准确。

 

胡锡进不满被吴建民指为极端言论代表
胡锡进不满被吴建民指为极端言论代表

附:2016年3月30日吴建民在外交学院的演讲。原刊共识网。

一、准确认识世界的重要X

谢谢秦院长刚才的一番介绍,我和他一起合作快五年时间,他一开始是副院长,后来是党委书记,是二把手,我和他合作的非常好。你们的院长已经两次给中央政治局讲课,这么好的院长,可遇不可求啊。现在的世界,是一个大反思的时代,全球几乎同时大反思,这是人类历史上几乎第一次。

崇拜权威是必要的,同时要独立思考,检验这个思想对不对,还是要坚持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认识真理X的唯一标准。我觉得外交学院的学风很好,生源很好,各个单位反应很好,氛围好老师好,希望大家在这样一个氛围下健康成长–中国太需要懂世界的人才了,太需要向世界说明中国的人才。

同学们,要珍惜每一次在大庭广众下交流的机会。中国人很多不擅长交流,讲话打动不了人,就不能很好地让人接受观.。

我们中国人也必须懂得,几百年怎么落后的。我哥哥是一个少将,他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说这是中国军人的耻辱。为什么中国受人入侵?为什么中国军人保护不了老百姓?关键是中国落后了。中国人为什么落后于世界?

世界大变化主要是六百年。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可是早于哥伦布,1405~1433年,郑和下西洋。我去新加坡看到他们办了一带一路的展览。一走进展览大厅就很震撼,迎面看到当时郑和下西洋宝船的船头,特别高大、宏伟。郑和下西洋的舰队有六、七十艘舰艇,船上有2.8万海员,浩浩荡荡。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他只有三艘船,船上87人。这种对比,大家感受一下。那个时候中国的造船技术全球最先进,非常了不起。邓小平说,中国在明成祖朱棣的时候是开放的,后来就封闭了,实行海禁,不准下海,违者斩首。

郑和下西洋的舰队是全球最强大的舰队,不许下海,最强大的舰队烂在海里了。最先进的造船技术被搁置了。郑和下西洋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走向世界取得大发展的机遇。这个机遇被中国人自己丢掉了,如果我们中国人沿着郑和下西洋这条路走下去,世界的历史要改写。中华民族过去100年受屈辱的历史就不可能出现。

后来还有没有机会呢?有,开放的机会,康干盛世,了不起的皇帝。满族的皇帝和汉族的皇帝不一样,马背上的民族,非常注重开疆拓土,给中国的国土面积呢增加了八百九十万平方公里,后来丢了三百万,也还有五百九十万平方公里。

郑和下西洋图
郑和下西洋图

康熙大帝,了不起,中国历史上很了不起的皇帝,很.世界,当时外国传教士到中国来,康熙大帝请外国传教士给他传授现代科学知识,他看到欧洲工业起来了,很厉害,所以康熙大帝镇压准葛尔叛乱的时候引进了洋枪,起了很大的作用。

去年我和故宫博物院的院长聊天,他说满清的时候故宫里住了一百多个外国人,蛮开放的。有比较才有鉴别。你比较同时代外国的皇帝,俄罗斯的彼得大帝。康熙大帝1654年生,彼得大帝1672年生。他们都是很小的时候当皇帝,康熙八岁当皇帝,彼得大帝十岁当皇帝。

康熙大帝看到欧洲有好东西,请他们来讲课,彼得大帝在位时,身边有个大臣,有一天跟彼得大帝说欧洲走到我们前面去了,不如去看看;彼得大帝带着二百多人去欧洲微服私访,考察了一年半,回到俄罗斯后,实行开放政策,”走出去,请进来”,在他的手上,俄罗斯走上了崛起之路。

彼得大帝有一句名言:”给我二十年,我还你一个崭新的俄罗斯。”普京总统也说:”给我二十年,我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彼得大帝做到了,普京总统能不能做到,不好说。

彼得大帝抓住了”开放”,这是个很伟大的皇帝。

彼得大帝怎么死的,也很有意思。1794年深秋,他视察圣彼得堡,发现有人掉到海里去了。彼得大帝跳下水救人,人是救起来了,但自己受了风寒,一病不起,1725年初病逝。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大概不可能发生。皇帝要跳下海救人,早被太监拉住了。这就是彼得大帝受到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影响,珍视人的生命。思想的力量是巨大的。

这个时候,如果康熙大帝也出国访问,对外开放,之后的屈辱史也不会发生。

中国怎么落后的?停滞不前。中国人不乏人才,但为什么这些机会都丢掉了呢?强大的惯X,两千年只看内不看外的惯X。惯X思维的危险就在于,人们在做的时候不问为什么,习惯成自然,非常可怕。

我在1991年1月到1994年当发言人,国家主席没有发言人,总理没有发言人,所以出访的时候要随访。江泽民主席喜欢与别人交流,有一次他问:”毛主席很伟大,邓小平也很伟大。为什么毛主席没有提出改革开放,而邓小平提出了改革开放?”我说,两人的经历不一样,毛主席一生就出国两次,都是去苏联。毛主席没有去过西方世界。

邓小平1920年10月去法国,时年16岁。1926年1月离开法国去苏联,时年21岁。16岁至21岁是人生的重要阶段。邓小平是从四川到法国,对比太鲜明了。一个人的胆识、能力,和他的经历有很大关系。见过没见过有很大区别。

今天中国人走出去,好事情!为什么见过世界、没见过世界就不一样呢?这就是因为文明对话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源泉。邓小平有了去法国的经历,提出改革开放,这就是文明对话的结果。

今天的中国,要消除封闭的惯性。有些人讲起来慷慨激昂,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大钱都被洋人拿走了,中国人挣的是血汗钱。这些话听起来似乎有道理,按照这些话的思路再深入地想下去,改革开放对还是不对?按这些人的逻辑,那中国还是要回到封闭最好。回到封闭的状态,那不就完了吗?

习近平总书记讲得好:”必须坚持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是关键的一招。”中国发展只能一步一步来,你一下子能跳到高端吗?不可能。大的开放思路要违背了,那不行,中国要倒霉。要警惕封闭的思维,长期封闭的惯性思维自觉不自觉地影响人的行为。

在现代,凡是我们正确地认识世界的时候,我们国内的方针也比较正确,我们的事业就大踏步前进;凡是我们对世界看错了的时候,我们国内方针也会出问题,我们就倒大霉。

1946年,中国国内议论纷纷,毛主席在4月写了一份一页半的文件:关于目前国际形势的几.估计。第一,世界大战会推迟;第二,美苏之间迟早会妥协;第三,与资本主义反动派的关系,能消灭的先消灭,不能消灭的之后再消灭。这些认识对了,因此中国就大踏步前进。

1958年中央八届六中全会公报指出:”当前国际形势总的特.,是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1959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外交部录用,在国外干了二十五年,回头一看,58年是西方世界一天天烂下去吗?完全错了,完全看颠倒。国内方针也错了,大跃进、超英赶美……很多资料现在都解密了。

到了58年6月,毛主席头脑就更热了,说,赶上英国,有三年差不多了吧,赶上美国,十年可以了,有充分的把握。七千万人上山炼钢,发疯了,我也参加过炼钢,亚青参加过吗?哦,参加过。当时我还当了炉长。炼了之后很开心,晚上吃夜宵不要钱,放开肚皮吃饭,但是好景不长。

毛泽东大炼钢铁历史照
毛泽东大炼钢铁历史照

59、60、61,饥荒了,死多少人啊。根据国家统计,在这之前每年增加一千万,这几年不仅没有增长,还减少了一千多万。世界看错了,国内方针错了,中国人就倒大霉了。

二十年之后,1978年10月,邓小平到日本访问,这是外交上非常重要的一着棋–中日关系一定要搞好。邓小平去尼桑(日产)看,去比较这里和中国最先进的长春汽车厂的劳动生产率–一下发现,日产是长春的几十倍。所以邓小平感慨,我现在明白了什么是现代化,回来了三中全会。

这三个例子说明了什么?要准确认识世界。这个太重要了。

二、世界大变化:革命的时代过去了

第二个问题,世界大变化。

我去了很多大学,问他们世界现在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有人说全球化,有人说信息革命,有人说金砖国家崛起。我说都不对,你们觉得是什么?(有人答:和平与发展)对,就是时代主题变了,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

时代主题的变化,是国际关系中最大的变化。(由”战争与革命”转变为”和平与发展”)

我和罗援将军有一场辩论,凤凰卫视,他气很足啊,”说该出手时就出手”。我打断他了,说你是不是要打仗,他不敢回答。我说你犯了时代错误。

什么叫时代主题?第一,反映了某个时期世界的主要矛盾。第二,指出了解决主要矛盾的路径。

现在很多人还有战争与革命的惯X思维,总想着打一仗–美国打不过,菲律宾可以打啊?完全搞错了时代。

2011年911十周年前夕,华盛顿邮报记者对我进行采访。他第一句话说,中国是911最大的受益者,我说这不对。也有人说乌克兰危机为中国迎来了十年发展机遇期–这话不对啊,怎么你老想着别人倒霉呢?别人倒霉你走运,那别人走运是不是你要倒霉呢?人家外国人一看,你中国怎么总是幸灾乐祸呢?这些所谓的”战略家”,站不住脚,没有抓住时代主题大的脉络。

环球时报经常发表一些文章很极端的,去年胡锡进请我参加环球时报论坛,有个开场白,他一上来把这个世界讲得一塌糊涂。我说你们的眼睛里没有全局啊,世界大势你看不到,抓不住主流。我心里说这就是今天的中国,他是报社主编,很有学问的,但是没有把握大局。

世界是在进步还是在倒退?我看世界在进步。有些人很容易悲观,战争迫在眉睫。我们当然要有强大国防,全世界军队都要准备打仗,这是一回事。但我们对形势如何客观地正确估量,那是另一回事。2014年11月,APEC在北京举行峰会,习近平和安倍会面,和奥巴马会面之后,国内谈论战争的狂热减退了。

时代主题变了。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两次世界大战的惨痛教训是很重要的,后来大家痛定思痛,成立了联合国,联合国宪章是很重要的,我们要.联合国的作用。为什么说现在已经不是革命的时代呢?人活得下去绝对不会革命,革命的时代过去了,”颜色革命”没有成功的,索罗斯自己也这么说。当然我们要看到这个世界,贫富差距过大,穷人太多,所以只有发展才能解决问题,发展是主题。

三、中国外交:中国不能去结盟

中国外交战略是什么?三不:不扩张、不称霸、不结盟;三要,要和平,要发展,要合作。“结伴不结盟”,这是习近平主席说的。中国不能去结盟,一结盟新的冷战就开始了,中国倒霉,世界倒霉。

中国面临很多问题,靠发展才能解决。中国人在现阶段最大的利益是什么?这个问题想清楚了,其他问题就好办了。我想,就是邓小平讲的,发展是硬道理,最大的利益就是保持发展的势头。你们读孙子兵法有一个”势篇”,势头来了,就好办了。”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经常嫌外交软的就是军方,之前我去国防大学讲课,他们就正好问到外交的问题。我说,近三十年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中央的正确方针,难道中国外交没有功劳吗?软硬都是手段,哪个难?软难。硬,你打我一下我踢你一脚,这三岁小孩子也会,没有难度。

讲道理,谈判,软实力,这个很难–首先别人要喜欢你。你讲的东西别人反感,这哪有软实力?外交,从来大权在中央–哪一件事情是外交部自作主张的呢?没有。大事儿全是中央定的,你对中央有意见不对中央说,拿外交部撒气算什么本事。

要想透,中国人要什么,想不透,抓不住牛鼻子,问题就没法解决。中国现在这个势头,鸦片战争以来是第一次,这个势头丧失了,再要找回来,你们年轻人到我这个年纪,也未必找得回来。虽然中国的力量起来了,但要完全发展起来,至少还要三五十年。切记,切记,不要”夜郎自大”。

准确认识世界的重要X、世界大变化、中国外交,今天我就讲这三.。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