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師大男生被室友用菜刀斬首 嫌犯曾稱不報警還要砍人

案發宿舍
案發宿舍

【博聞社】3月27日23時50分,四川師範大學舞蹈學院大一學生盧海清在成龍校區一宿舍學習室被室友殺害,醫院認定,其系頭頸離斷傷致死。犯罪嫌疑人滕某投案自首,目前已被警方刑拘。

盧海清的家人趕到事發地,被眼前的場景嚇傻了,盧海清身首異處,頭顱被砍下,勉強完整的屍體清晰可見的縫合了無數條線,臉上血肉模糊。法醫鑒定兇手把頭砍下來,全身有50多刀。

記者4月16日在該宿舍樓現場了解到,案發的學習室重新裝修已結束並恢復開放,與二人同一棟宿舍樓的一位學生稱,「再沒人敢進去」,並透露這件事的起因不只是唱歌吵一架,「兩人之前就有矛盾」。案件發生的川師成龍校區學生公寓東苑2棟樓是男生宿舍,位於東苑宿舍樓群中間,整棟樓共6層,每層樓是開敞式陽台或窗戶,由三面樓圍起一個露天小院,進院需刷卡。案發的學習室在1樓里側,對着院子。院子門口就是宿舍管理員所在的房間。

該宿舍樓一位學生就住在案發學習室的樓上,他告訴記者:「他是關着門的,晚上不太能聽到。我們很多人都是第二天一早才知道這件事,但也就僅限我們這棟樓的人知道。」

據該學生聽接近滕某和盧海清的同學說,「兩人之前就有矛盾,吵過架,不是因為一兩件事。」「當時滕殺人後,回宿舍讓其他室友報警,說如果不報警就繼續砍人,他自己又回學習室反鎖門,不知道在裏面幹什麼。」

16日下午,記者在現場發現,巡視在東苑2棟樓附近的保安數量明顯多於其他宿舍樓。緊鄰2棟樓的一棟宿舍樓門口就貼着「學生區報警服務點」的字樣,並附有電話。記者在16日下午5點左右多次撥打電話無人接聽。

據該學生稱,上周看到嫌疑人滕某的5個家屬在2棟宿舍樓外「跪了兩天」,「他們開車過來的。其中一個年長些的女人,在外面哭了好幾個小時。當時來了很多保安,不准我們學生出來,也不準靠近。」

該校黨委學生工作部副部長鬍尚峰告訴記者,案發後3月28日學校組織了5位心理輔導老師對相關的學生進行心理危機干預,目前仍在進行中。 據川師舞蹈學院官網資料,該學院有全日制本專科學生1800餘人。有兩位川師舞蹈學院2014級的學生告訴記者,「光我們年級就200多人,我們只知道發生了這事,具體細節也是看到媒體報道後才知道。」

該校黨委書記周介銘表示,案發後學校是為了配合公安機關偵查的要求,「才一直沒有公開信息。」4月15日校方發表公開聲明稱「高度重視」。

針對網傳的「校方用7萬元私了」一事,此前該校黨委書記周介銘澄清「並不屬實,那是學校的人道主義援助」。被害人盧海清的堂兄盧海強告訴記者:「不是私了。只是校方要跟我們簽一個協議書,我們對其中一些說法不認同,所以沒簽。」

據盧海強向記者提供的「協議書」顯示,作為甲方的四川師範大學在協議中表示「雖然盧某某同學的死亡與學校無關,學校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但考慮到盧某某家庭的實際情況,學校基於人道主義原則和人文關懷對乙方進行援助。」該協議書顯示,援助費用包括撫慰金3700元、退還的盧某第二學期學費5000元、被害人家屬來校後的住宿伙食費用2萬餘元、殯葬費用近4萬元和往返交通補助等共7萬餘元。「這其中有1萬多還沒有給,要簽完協議學校才給。」盧海強說。

「到底有沒有責任,不是我們雙方自己說了算,要等司法認定。如果學校有責任,家屬當然可以提起民事訴訟追究學校的民事責任。」周介銘回應說。

在該未簽的協議書的最後,有一條「特別約定」提及:如果家屬就盧某被害一案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校方承擔民事法律責任,若最後人民法院判決校方承擔相關費用,那麼現在已支付的費用可充抵判決的賠償費用,如果不夠就再補齊;如果現在支付的7萬餘元超過判決的賠償費用,就要把多餘的錢退還給校方,否則校方將通過訴訟依法追回。「也就是多退少補。」盧海強說。

中青在線、北京晨報報道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