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稱梁彼得被判5年緩刑是華裔和非裔都不得罪 死者家屬不滿

4aeb498a57【博聞社】紐約華裔警員梁彼得2014年開槍擊斃手無寸鐵非裔男子葛利。4月19日,梁彼得案主審法官丹尼·陳在紐約宣布量刑結果:梁彼得的罪行由過失殺人罪降為刑事疏忽殺人罪,被判五年緩刑以及800小時社區服務,免於坐牢。梁彼得的律師沙克曼在審判後表示,審判結果只是往前邁了一步,但這個案件遠沒有結束,因為梁彼得不該被定罪。律師已經代表梁彼得當庭提交上訴材料,預計6-8個月後受理。檢察官辦公室也在判決結果公布後馬上提出了要上訴,認為法官不應該將二級謀殺罪降為疏忽殺人罪。

美國知名華人律師鄧洪表示,19日的判決可以說是檢方本着“不能得罪黑人也不能得罪華人”的精神進行的判決,因為法官收到了4萬多封的抗議書。這種情形下,需要作出側重的方法。因此,最終法官將二級謀殺罪降為疏忽殺人罪。名義上雖然也是重罪,但是聽起來不是謀殺罪而是誤殺罪,這也就安撫了華人的不滿,表明這一罪名是沒有犯罪意圖而是由於疏忽造成的。

而在安撫黑人方面,黑人檢察長最初要求的是500小時的義工服務,最終判罰了800個小時。鄧洪告訴記者,行業中有個不成文的規律,就是“檢察官要求10年,辯護律師要求1年,法官最終可能判5年。”這是華裔、非裔都不得罪的做法。而在這一案件中,按照常理可能250小時的義工,而為了非裔人士的不滿情緒的話,判罰了800小時,甚至比檢察官要求的還多。

鄧洪稱,就算上訴,不應該會推翻原有的判決。大概90%以上都會維持原判,還有10%左右的可能性會出現重審案件的情況,但是很少會出現推翻先前判決結果的情況。因此,鄧洪表示,如果維持原判的話,對梁彼得來說起碼不用坐牢了。而對於檢方來說,為了安撫黑人社區,因此會通過上訴來抗議法官的判決。上訴也算是一種“緩兵之計”,這樣案件還需要2年到3年的時間才能最終判決下來,以此化解目前的危機。

梁彼得擊斃非裔男子遭判緩刑,受害者親人氣憤地警告“惡有惡報”,悲憤痛訴槍擊案對他們家庭造成巨大傷害,讓他們失去伴侶、父親與兒子。

受害者葛利(Akai Gurley)的阿姨皮特森(Hertencia Petersen)在法官宣判後大發雷霆,她說:“所以你是在告訴我,在美國可以謀殺黑人,宣誓為民服務並保護人民的這些警察不用負責?” 皮特森說:“毫無正義可言,葛利生命對他們不重要,黑人的命不是命。” 她說:“不過,不用擔心,惡有惡報。不久之後,如果梁彼得在他一生中感受不到,他的家人將嚐到我們承受的痛楚。”

在法官宣判前,梁彼得向葛利的女友道歉。但葛利的女友巴特勒(Melissa Butler)告訴梁彼得:“Akai在我懷裡嚥下最後一口氣。我還深陷於悲傷情緒之中,你卻可以展開自己的人生。” 巴特勒當時試著搶救倒在地上的葛利,對他施行心肺復甦術。巴特勒說:“你奪走Akai的生命,也奪走我的。”

法制晚報、中央社報道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