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中國的金融危機只能被推遲一到兩年 除非政治改革

索羅斯【博聞社】億萬富翁金融家索羅斯星期三在紐約對中國用債務推動增長的危險發出警告,他說,這種做法正在孕育導致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相似條件。他指出,中國金融問題的關鍵是銀行體系,債務多於存款,必須靠體製為它提供流動性。他指出,刺激可以買來時間,這樣雖然把問題推遲了,但大約只能推遲一到兩年,而問題卻會以指數速率變得越來越嚴重。

美國之音報道,索羅斯是在紐約亞洲協會舉辦的「中國經濟奇蹟的終結?」討論會中說這番話的。他說,這種自我維持可以推遲危機轉折點的到來。這種情況美國在2005和2006年也發生過,但它並沒有停止,而是繼續到了2007年和2008年。

索羅斯說,最大的危害通常出現在一個信貸周期的最後幾年,「當越來越多的信貸需要去維持增長的時候。」他說: 「刺激可以讓你買到更多時間但它製造了更大的問題。」

中國經濟從在2015年中開始放緩,中共政府千方百計採取措施試圖達到預定的增長目標。今年3月的GDP數字顯示,這一做法獲得成功。據報道,中國第一季度GDP增長達到6.7%,超過了6.5%的全年增長目標。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數據,這一增長是當月總計3610億美元的大規模新信貸刺激起來的,這一數字遠遠超過了預告的中位數2160億美元。

索羅斯說,「三月,當我看到大量信貸增長時,它被當作經濟正在復甦的信號。但對我而言,這是個警示信號,因為我看到了它還需要更多信貸才能制止經濟下滑。」

索羅斯說,中國政府已經決定,他們無法承受大規模失業。因此,「中國又重新點燃了爐子。他們還誘發基建熱潮和房地產熱潮。或者叫泡沫。它是泡沫,但能推動增長,可以自我維持。」

索羅斯說,「市場不是不會犯錯的,他們相信這一點。當然這是又一個推動增長的因素,事實上市場再次做出保證。」

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認為,市場參與者者根據自己的認知和對市場的預期採取的行動會改變市場原有的發展方向,從而讓參與者產生新的信念,繼續改變市場走向。

與「市場總是正確」的傳統認知相反,索羅斯認為,市場總是錯的,參與者代表著對未來的偏見。這種偏見會產生雙向影響,索羅斯稱這種雙向關聯性為「反身性」。

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解釋了中國GDP的增長過程。現在中國的債務對GDP的比率越來越高;政府為了達到預期的增長目標,往往在一個泡沫破滅後採取措施推出一個新的繁榮,在這個過程中,監管機構的作用實際上就是政府對自然周期性進行干預的強烈意願

報道說,索羅斯對中國政府這樣做的結果做出了分析——他認為這種情況最多只能維持兩年

索羅斯說,問題的關鍵在中國的銀行體系,「現在銀行供應的大部分錢,必須用於保持壞賬和虧損企業的存活。」 索羅斯說, 「你可以關閉一些分支,但你實際上無法關閉整個工廠,整個公司。你可以關閉工廠,但你不能關閉整個公司,而無需註銷債務。」

索羅斯指出,中國「銀行體系現在的債務比存款多,它不僅在資產上有麻煩,在負債方面的麻煩也越來越多,因為它現在要依賴體制提供的流動性,而其它銀行現在必須相互放貸,這是額外的不確定和不穩定的來源。」

索羅斯說,中國存在問題雖然已經被推遲,但他警告「它可以被推遲大概一到兩年。而且,問題在增長,在以指數速率增長。這就是他們(中國)面對的問題。」

在危機爆發之前中國政府應該、可以做什麼呢?索羅斯說,政治改革。他說:「因為市場經濟與黨的控制具有內在的不可調和性。」他寄希望於中國的技術精英,「他們比那些想當然的人更相信開放社會,做出了巨大努力,形成了抵抗。我希望他們成功。」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