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造反派头目戚本禹上海举殡 当局禁造反派出席林彪女不能送花圈

戚本禹昨在上海举殡,当局禁造反派送花圈
戚本禹昨在上海举殡,当局禁造反派送花圈  明报

【博闻社】前中央文革小组最后一名离世的成员戚本禹昨日在上海举殡,200多人参加遗体告别仪式;各地不少左派团体如“红歌会”﹑“毛学会”等送花圈,还有“文革”造反派成员从外地赶到。上海当局要求戚家控制到场人员和花圈名单,已故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的女儿林立衡想以真名送花圈,不过遭到禁止。

香港明报报道,戚本禹4月20日因患胃癌在上海病逝,终年85岁,他的遗体告别仪式昨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殡仪馆场外的指示牌用的是戚本禹另一名字“戚文”,灵堂横额则称“沉痛悼念戚本禹先生”。戚于1983年已被开除党籍,因此不能称为“同志”,遗体覆以普通黄布。告别仪式由戚家私人举办,戚生前所在单位上海图书馆有送花圈。

戚本禹女儿戚英致悼词时介绍父亲生平,不过,她只是简略提到“前半生写作政治文章,后半生研究中华文化”,又称父亲“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社会主义事业”云云。所有参加者皆手执一支黄色康乃馨,向戚本禹遗体三鞠躬后分批上前献花。

在灵堂内外放有多个来自山西、河南等地的“红歌会”﹑“毛学会”等左派团体的花圈,经济学家张五常夫妇,文革中上海“写作组”负责人朱永嘉、清华大学教授汪晖、香港理工大学教授严海蓉、对外经贸大学教授阳和平等人均有送花圈。

戚本禹生前接受采访
戚本禹生前接受采访        明报图片

与戚本禹生前交往甚密的“造反派”头目如蒯大富、韩爱晶等人则不见踪影。另外据了解,有上海造反派成员前晚开始被警察监控,昨日上午禁止出门,亦有人到殡仪馆门口被禁止入内。已故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的女儿林立衡(又名林豆豆)原本有意送花圈,不过遭到阻止。

挽联赞正气 学者评应负文革之责

戚本禹灵堂两侧的主挽联上书“光明磊落一生正气 作风淳朴品德崇高”,不过有研究文革的学者不以为然,认为戚本禹晚年一直不承认对文革中的悲剧负有责任,“他说自己没有指挥打人、杀人,但是刀笔吏写文章不用负责任吗?希特勒也没有直接杀死多少犹太人,那所有罪过就不用算在希特勒头上吗?”

戚本禹(1931— 2016)山东威海人。曾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信访科科长、《红旗》杂志历史组编辑组长、中央文革小组成员、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红旗》杂志副总编辑、中共中央办公厅代主任。文革发起初期,由于田家英在一些观点上与毛泽东相左,遭到罢免,戚本禹取而代之,成为毛泽东、江青的秘书。

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为了全面发动“文化大革命”,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指示起草了《五一六通知》,戚本禹是起草人之一。

1966年第7期《红旗》杂志发表《评〈前线〉、〈北京日报〉的资产阶级立场》。5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设立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通知,戚本禹成为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成员之一,名列穆欣、姚文元之前。

1967年3月30日《红旗》杂志第5期发表《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历史影片〈清宫秘史〉》。4月1日,《人民日报》予以全文刊登。从此为针对“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和“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革命大批判”定下了基调。

文革中戚本禹(右四)与毛泽东(中)等合照
文革中戚本禹(右四)与毛泽东(中)等合照

1967年4月14日,宣布遇罗克所写《出身论》是大毒草,并致其最终于1970年3月5日被宣判死刑。

1967年7月20日,七二零事件发生。周恩来开始向毛泽东进言解决“王力、关锋、戚本禹”的问题。戚本禹为求自保,将责任推到了王力、关锋甚至是江青等人身上,江青、陈伯达、康生等给“王、关、戚”扣上了“变色龙”、“小爬虫”的帽子,也不允许戚本禹单独逃脱。

在被毛泽东批示为“坏人”和“小爬虫”后,1968年1月14日,戚本禹被中央宣布“请假检讨”,直接被送到了秦城监狱。他是中央文革小组“小三”王、关、戚中最后被隔离审查的。

1980年7月14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依法逮捕。1983年11月2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聚众打砸抢罪判处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香港明报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