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李承鹏:毛泽东论拆迁

李承鵬
李承鵬

博聞社】以下是內地知名寫手李承鵬的一篇新作,發在微信群大衛工作室。文中李以一貫的尖利筆觸,借已經在天國永恆的中共領袖毛澤東60年前的一篇文章,對當今中國大地此起彼伏的強拆,進行入木三分的批評,讀來妙趣橫生。轉發於下,供讀者欣賞。

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邓小平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于是乎那个地方的群众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是小孩子,第二道是妇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壮年。到那里去测量的人都被赶走了,结果农民还是胜利了。

 

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这样的事情不少。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

 

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学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样的事情,同志们要看作好事。成都有一百多学生要到北京请愿,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在四川省广元车站就被阻止了,另外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到了洛阳,没有能到北京来。我的意见,周总理的意见,是应当放到北京来,到有关部门去拜访。要允许工人罢工……

 

无非是矛盾。世界充满着矛盾。民主革命解决了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一套矛盾。现在,在所有制方面同民族资本主义和小生产的矛盾也基本上解决了,别的方面的矛盾又突出出来了,新的矛盾又发生了。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搞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那末,工人、农民、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313–329页)

 

 

读后感:

 

是的,你现在的感受和刚才的我一样,不相信这是伟大领袖毛泽东曾说过的。我阅速一向过快,当看到这是4月第1版时,还以为这是4月1日版,加之内容悚异,就以为是网友恶搞。专门请成都理工和河南大学的同学们帮忙在图书馆查证,证实确为毛选第五卷里的话。考虑到毛是个诗人,说话常有些情绪化,但是专门收录在毛选是要很慎重的,所以我觉得,这是毛泽东的本意。

 

选载毛泽东的著作是不会被和谐的,对伟大领袖的思想进行学习更不应该被驴霸,所以读后感如下,望有关部门给我一些宽容,我写字为生,无以为命,爱家爱国,不想自焚,现心得如下

 

一、很感动毛泽东用巢里的雀儿来形容中国人民,其实中国人民很卑微,他们大多不会关心政治,只关心粮食和蔬菜、房子、生产工具。从世界范围里,中国人是最好管理和忽悠的(这有赖于儒家思想的伟大教化),只要给口饭给片瓦,基本一辈子不会反。但不要触碰他们的底线,即,不要砸他们的锅,不要揭他们的瓦,底层生物(原谅我说出真相)在生存底线遭受挑战时,会迸发出比高等生物更可怕的战斗力,会以伤害自己及对手的方式解决问题,比如自焚。

 

自焚当然不划算,但这时候我们还说什么这人是否理智,是否违章,当这人已用生命来捍卫一件东西的时候,作为统治者,应该尊重他们的情感。自大禹始,我们之所以要成立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是因为要让大家活得更有安全感,更像一个人,而不是更憋屈,更他妈像一条狗,而且还是丧家的。

 

其实人民是爱自己的国家的,一定要相信这一点,不要疑神疑鬼,处处皆暴民,你用暴力的眼光横扫天下,天下皆暴民了。看,他们连选举权都没有,就承认你们是伟大领袖和英明管理者,还纳税,多顺,多傻的人民呵,善待他们,大家互相给一条路,借过,此为和谐。

 

二、建国大业之后,有些人掌了权,就不爱人民了,就横行霸道了,更由于某些地方官员拥有“不解释权”,人民无处说理,有理讲不清,就只有像祖先猴子那样扔石头还击来犯之敌,世界文明进程都这样了,我们还有这种返祖现象,您不觉得人民其实不是可恶而是可怜么。所以毛泽东说“打才能解决问题”。

 

很怕,在建国大业之后,再拍一次《建国大业》。

 

三、毛泽东居然主张修改宪法,放行进京,罢工自由,这有利于解决国家、厂长和群众的矛盾。他要是活到现在,会气得脑血栓呗儿一声就死过去。因为,现在信访群众会被当成神经病还有医院证明,到北京,暂住证也会被条子撕了,现在的老板巴不得你罢工,正找茬儿开你,就送刀口上来了。我们的《劳动法》其实接近于废纸了,《物权法》可以叫作《无权法》,倒过来念也行,它根本就是一个屁,抵不过政府一个手谕。

 

四、毛泽东说谁不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就得革掉,革掉好。这显示出毛的幼稚。现在的情况:有关部门可以用违法的手段来伤害人民,出了事就算是“工作手段不合理”,行政处分了事,比如上海闵行钓鱼事件二个政府官员(相对而言成都对钟昌林的处理还算及时和深入的);而奋起反击的人民则叫做“暴力抗法”,得拘留和判刑,比如成都唐福珍和上海潘蓉。

 

这就太好玩了,在一场械斗中,代表官府的是工作手段不合理,代表人民的却是违法。哪怕捉奸,你也不能说一方是调情,另一方却是强暴。

 

人民拿什么来革掉呢,到后了,只能革掉自己了。最悲哀的是,革掉自己后,家人还要被判处行政拘留,自大秦以来,复见连坐。

   

五、很多地方的拆迁都是以修建公共设施作为名义的,以此假装大义凛然。但以大多数人的名义来剥夺少数人的利益,是猥琐的,最终也会伤害到大多数人利益,有关部门一向是擅于挑起群众斗群众的,让人民和人民先行火并起来,比如单双号限行,说是照顾更多数的自行车族,后来大家发现自行车也快实名制了;比如涨油价,说是保护环境、不让无车族负担过多的税钱,后来发现连天然气和自来水也涨价了;再比如为了照顾农民兄弟就粮油肉菜涨价,可农民兄弟一转眼就发现自家连地,都被任志强他们收走了……

 

美国政府,可以为一个老太太的破农场让高速路绕道七英里,造价多出4亿美金。但美国的大多数并不以为这伤害了他们的利益,却以为美国政府带来了安全感——只要有一个人不愿意搬迁,奥巴马也不可以动用FBI、CIA。这才是真正的大多数人的利益。

 

六、听说全国人大法工委开始动手修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也就是前几天我说的杀人《条例》,第一次,全国人大,全国人民的老大。

 

七、我还是不很放心,怕大学生们看的是盗版毛选,或者根本就是篡改过的矫诏,急望人民就地查阅,以正视听。

 

若是,再遇强拆,人人——手执毛选当空舞,不怕城管来抓捕,不扔石头不自焚,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钦此

  • 正觉行

    这么一看习近平真是不学好,把各种坏集于一身。

  • 东方来

    建议博讯给李大眼一个专栏,并且定时向大陆的大眼同行的自干五如“梁言、董路、立新、马德兴发送大眼的檄文。论嘴皮子,这些自干五兴许不落伍,但是轮写作才能,李承鹏在大陆无敌,而且,大眼同行中支持他的是多数,这一点可以从上述几位自干五贬损大眼时得不到支持看的出来。

  • Guest

    這一篇說的,有些問題;

    「哪怕捉奸,你也不能说一方是调情,另一方却是强暴」如此陰陽兩面交換法耄是沒少幹的;

    「毛泽东居然主张修改宪法,放行进京,罢工自由」初一執行,十五不執行,耄是沒少幹的,丟出來《公安六条》,《憲法》便是個屁,他有需要的時候,鼓吹奪權,他不需要的時候,軍人進到廠裡把武鬥的派別掃平;

    「但不要触碰他们的底线,即,不要砸他们的锅,不要揭他们的瓦,底层生物(原谅我说出真相)在生存底线遭受挑战时,会迸发出比高等生物更可怕的战斗力」割資本主義頭頭尾尾,把社會改造成社會主義社會的那時候,沒有多少可怕的战斗力展現過,現在也實在是太過欺人太甚了,一個人,那些年當兒子的時候,一家人被趕出自己的锅,今日,自己的锅十年前被扒掉了,眼下兒子的锅也被列清拆名單,帶著孫兒上訪,遭打,真是被迫發出最後的怒吼,艱難地走過來,剩下的日子已不多,战斗力,再不動用,實在對不起自己一生,還有兒子和孫子;

    「再遇强拆,人人——手执毛选当空舞,不怕城管来抓捕,不扔石头不自焚,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钦此。」當年,紅衛兵來了,劉少奇把《憲法》掐在手沒用,到紅衛兵被專政的時候,他們把「紅寶書」掐在手沒用,不斷的高喊「熱愛偉大耄主席」沒用,「民主社會,人民可以選擇政府;沒有民主,政府決定誰是人民」你當下拾習牙慧也沒用,更何況拾下了地獄的耄的牙慧,在地獄裡,耄遇上共產主義馬教主,耄上前拜師,馬教主不認不肖徒,怒說,拾我牙慧的人,你也不放過,所有打著我招牌坐上龍椅的混蛋,沒有一個不是這麼幹;

    「却以为美国政府带来了安全感——只要有一个人不愿意搬迁,奥巴马也不可以动用FBI、CIA。这才是真正的大多数人的利益」聯邦政府沒有統治地方的全權,地方民主自治,有不讓渡予聯邦政府的自我保留的權利,總統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倒是最高法院真是美國的「凱撒大帝」,地方政府與聯邦政府「大打出手」在法庭,玩到進最高法院裡,判了,兩家都不敢不服,

    耄就是猴子拖著匪佔區社會整個滑向文明返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