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會堂文革「紅歌秀」引發左右大決鬥 習近平或躊躇難決

tmp_9454-img-6639daea4609e7723dfba1c0e481ffde2084255749
紅歌會首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博聞社】文化大革命發起50周年之際,5月2日以中宣部某辦公室名義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的一場「紅歌」大會演引起舉世關注,質疑有人要為文革招魂,中共紅二代馬曉力致信中辦主任栗戰書,要求查處這件嚴重違反中共黨紀的事件。據了解,中辦已批示中宣部和文化部調查,各部門紛紛撇清與己無關,有人冒用中宣部名義狐假虎威搞商業演出。左派對此極端不滿,利用網站為陣地,請來著名左派文膽單仁平,為這場演出辯護「正名」。人民大會堂這場紅歌秀,正演變為內地左右兩派大撕戰。如何處理事件,或令習近平躊躇難決。

這場文革味十足的紅歌會一爆光,震驚海內外,成為眾多海外媒體的頭條新聞。馬曉力上書中辦主任栗戰書更是捅了螞蜂窩。本社從北京有關人士了解到,中辦主任栗戰書批示中宣部和文化部調查此事,並特彆強調,中央已經決定不會就文革五十周年舉行任何紀念活動,演出如果與紀念文革有關,屬於違紀行為,要嚴肅處理。昨日,舉報者馬曉力透露,中央紀檢部門已經安排調查此事。

號稱是主辦單位的「中央宣傳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教育辦公室」接受境外媒體查詢時,就否認演出與他們有關。5月6日,北京市西城區文化委員會、中國歌劇舞劇院分別在其官網,也就這個演唱會發表聲明。紛紛撇清與自己無關。

西城區撇清與己無關
西城區撇清與己無關

西城區文化委員會聲明說:4月7日准予中國歌劇舞劇院申請舉辦該演唱會,5月2日演唱會舉行時,申請方違規增加演出主辦單位,虛構「中央宣傳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教育辦公室」。對此,將依法依規嚴肅查處。

中國歌劇舞劇院在聲明中說:該演唱會籌備和演出過程中,與該院的合作方虛構「中央宣傳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教育辦公室」,提供虛假材料,騙取信任,共同作為演唱會舉辦單位。該院將依法追究有關人員責任。
馬曉力給栗戰書的信中指,五二紅歌演唱會是「一個有預謀有組織有計劃的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的事件」「完全是一場文革文化再現」,違背中共在1981年《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對文革的否定。他們以這種形式紀念文革發動50周年,完全不顧黨的政治紀律,完全違背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精神!我們要引起高度警覺!警惕文革復辟和回潮,警惕文革極左思潮再次興風作浪。

馬要求嚴格追究5月2日演出的主辦單位和幕後策劃單位和上級領導單位的違反黨的政治紀律,與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決議唱反調的惡劣行為!迅速嚴查!一定追究到底!務必給相應責任人以紀律處分,以正視聽!以嚴明黨紀黨法黨規!黨在意識形態領域如此放縱、如此麻痹!如此任其極左思潮、文革遺風瘋狂肆虐。

中共官方拒絕為這場紅歌會背書,引起左派輿論不滿。內地紅歌會網等左派網戰,昨日紛紛以醒目標題和大篇幅,報道這場紅歌盛況。左網專門報道56朵花合唱團團長陳亮接受採訪時說,「全場座無虛席,6000名觀眾來自各年齡層,反應熱烈。」

舉報者紅二代馬曉力
舉報者紅二代馬曉力

針對某些負面評價,陳亮說:「我們的曲目和歌詞在表演前都是經過(地方)文化委員會審批的。這些都是建國以來有藝術水準的歌曲,有些年輕觀眾沒聽過,有些年長觀眾已忘記,所以我認為應該還是多演。這是我們自己的文化,應該傳承下去。」

左網又搬出環球時報發表單仁平文章《唱<大海航行靠舵手>能有幾多觀眾》為紅歌會解圍,稱這不會有「官方背景」。文章說,官方如果搞活動,首先會把握政治上的正確和嚴謹,不太可能讓這麼容易造成「文革聯想」的歌曲和口號出現。

單仁平還說,「文革」早已蓋棺論定,中共中央1981年《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徹底否定了「文革」,中央的這一態度不可能改變,也不可能有哪個官方機構站到這一立場的對立面。
以下是單仁平文章全文:

網上近日流傳出一組照片,說是5月2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有一個合唱演出,演出者是稱為「56朵花」的少女組合團體。消息說她們演唱了《社會主義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等紅歌,但最具爭議的是節目中包括有《大海航行靠舵手》這一「文革歌曲」。此外,舞臺幕布打出了「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等容易喚起特殊政治記憶的口號。

演出現場
演出現場

這一組織者稱為「社會主義經典歌曲大型交響演唱會」的細節在網上曝光後,引起爭議。一些人對演唱會的「背景」議論紛紛,還有人把這次演唱會看成是「『文革』有可能在中國重演」的一個徵兆。
本文試圖針對這些資訊做些釐清和分析。

第一,我們不相信這次演唱會有任何「官方背景」。今年是「文革」發生50周年,任何一個官方部門都不可能很突兀地搞可能引起爭議的活動,官方如果搞活動,首先會把握政治上的正確和嚴謹,不太可能讓這麼容易造成「文革聯想」的歌曲和口號出現。

第二,很多過去被認為的「官方活動場所」早已向民間開放,這場演唱會應當是某個民間群體租用了人民大會堂的場地,搞了「尺度不常見」並受到爭議的演出。不知道演出中的個別曲目是組織者想標新立異吸引眼球,抑或為「56朵花」炒作宣傳,還是他們就是要做一個姿態,以這種方式製造與「文革」相關的某種表達。

第三,無論組織者有沒有、或者有什麼特殊目的,這種引起爭議的做事方式都不會受到主流社會的歡迎。特殊歌曲、時間、表演場所組合在一起,的確容易引起誤解,它們傳遞出的信號與中國真實的意識形態面貌有很大出入,這不是一種廣義上實事求是的態度。

演出宣傳廣告
演出宣傳廣告

第四,多元化的中國社會有各種思潮,不同主張的宣導者都希望自己的圈子更有人氣,更被相信「代表人民群眾」,更與中國的大趨勢接近,因此會做出一些營造聲勢的動作。當相反的主張在網際網路上碰撞時,很像是發生了「大論戰」。其實網際網路放大了這樣的氛圍,比如在「文革」問題上,中國社會看法的一致性遠大於網上所展示的分歧。

第五,「文革」早已蓋棺論定,中共中央1981年《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徹底否定了「文革」,中央的這一態度不可能改變,也不可能有哪個官方機構站到這一立場的對立面。
近一個時期網際網路上回憶「文革」的貼子比較多,這是正常的,畢竟今年是「文革」發生50周年。然而其中有一些很激烈的情緒,它們相對於50年這個距離就顯得不那麼尋常。相信有些人談「文革」其實是在直接或者繞著彎子表達對現實的某種態度,這使得反思活動增加了一些複雜性。
關於「文革」,35年前的《決議》很正確,它過去是,今後也應當是我們認識那場運動的基石。偏離它的東西或能一時抓取些眼球,但大概都是時間長河中的過眼雲煙。就文中的演唱會來說,它或許不應被輿論場的關注包圍,被各種引申出來的意義抬高。它作為個別民間群體行為的本來面貌應當得到還原。

單仁平的上述文章,為紅歌會解脫之味甚濃。有分析認為,這場人民大會堂紅歌秀已經成為中共的一個燙手山芋,尤其是正在向左轉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如何回應外界對事件的關注,如何處理事件,是否會躊躇難決,外界將拭目以待。

4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