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12歲少女被老漢性侵產子 兩年後又相繼懷孕2次

【博聞社綜合】兩年前,12歲的湖南女孩思思(化名)被同村74歲老人性侵併產子,這一消息曾引起媒體及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兩年後,已是14歲的思思再度被曝懷孕,而在此期間,她還有過一次懷孕墮胎。

從湖南到北京,從北京到深圳,思思似乎陷入了一個怪圈,脫離不出。

是思思主動與人發生關係,還是被暴力侵害?導致她第二、三次懷孕的人是誰?真相難明。

2013年5月,12歲的思思被性侵產子後,強姦思思的元兇——一名74歲的老人被判刑,鎮里也同意給李家3個低保名額。這件事一度引起媒體廣泛關注。下載

此後,思思被公益組織從湖南接到北京,由兒童希望救助基金會安置到一家私立學校上學。

思思在學校的所有費用全免。考慮到其家人生活問題,基金會為他們一家租了房子,學校還給思思的父親李春生安排了門衛工作,思思的母親王小英則專門在家照顧思思的女兒小果兒。

直到2014年5月的一天,思思突然失蹤後又回來了。從警方調取監控錄像發現,是思思自願和一名男子進了賓館,出來時,手裡還拎著一袋類似衣服的東西。這件事後來不了了之。

在大家都把心思用於照顧因煤氣爆燃,全身68%的面積燒傷李春生時,思思和母親帶著小果兒去了深圳。她們去深圳要找的人是夏某。夏某自稱某電視台員工,深圳一家幼兒園的園長,年近50歲。曾經答應幫助思思。

2014年8月,思思回京。而思思在深圳的情況,李春生很久以後才得知:思思在深圳期間墮過胎,帶她去的人正是夏某。

對此,夏某對記者稱,思思來深圳時就已經懷孕。「她媽媽聯繫我說不想在北京鬧得大家都知道,所以想讓思思來深圳墮胎。」夏某說,他同意了,陪她們一起去了深圳龍華人民醫院,並付了墮胎費用1000多元。

2015年1月初,思思再次發現懷孕。1月30日,思思拖著皮箱,帶著小果兒,和母親王小英執意要離開北京,再次前往深圳投奔夏某。

思思三人被夏某安置在幼兒園放玩具的屋子裡居住。平時思思會在幼兒園幫忙。王小英在家照顧小果兒,夏某定期給他們生活費。

7月中旬,李春生接到思思電話,說她在派出所里,把夏某告了。事情的起因,是因為瑣事和對方大吵一架後,搬出了夏家,搬到一個通過qq聊天認識的朋友小趙哪兒。但是,夏某又找到小趙的房東,「說不能讓我們再住下去。」思思一氣之下報警,稱夏某性侵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夏某的。

而在今年1月,當李春生髮現思思第三次懷孕時,第一時間報過警。據思思稱,是住地附近一個手機店老闆強姦了她。之後,由於證據不足,手機店老闆被釋放。

思思在深圳報警後深圳警方當即抓了夏某,但最終因證據不足,夏某也被釋放。

思思彷徨在都市的街頭
思思彷徨在都市的街頭

思思對警方稱,她從今年1月到7月每天都跟夏某發生關係,孩子確認是夏某的。但王小英卻稱,思思肚裡的孩子是北京一家手機店老闆的。

夏某堅決否認自己與思思有過關係,他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個誠心想幫助思思的好心人。夏某承認自己確實說過想讓思思和他生活的話,但這為了幫助思思。他說,本來是希望思思過來後,在學習的同時,也幫忙輔導一下孩子們。但思思到了這裡,每天睡到12點多才起來,不然就是玩遊戲看電視,在網上和人聊天。

在中國,未成年人找到性侵的情況日益嚴重,2014年年被媒體曝光的性侵兒童案件高達503起,即每天曝光1.38起,是2013年同比的4.06倍。通過對法院近期公布的案件進行數據分析,呈現受害人群年齡層兩級分化、熟人犯罪比例高、偏遠城區兒童受侵害比重大等趨勢,城市低收入群體聚集地為案件高發地區。

數據分析表明,性侵未成年人的案件呈現以下特點:一、受害人群的年齡層有兩級分化的趨勢。二、熟人犯罪比例高。三、偏遠城區兒童受侵害比重大。同時,城市低收入群體聚集地為案件高發地區。

此外,農村地區也是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的高發區。親生父親、繼父性侵子女的極端事件以及教師性侵學生案件也時有發生。

(信源 京華時報、中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