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使斥环球时报事件后续:国防大学教授称“要让新加坡付出代价”

7210623959946828642_0

【博闻社】中國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少將在接受中国官媒央视專訪時,加入環球時報與新加坡駐華大使羅家良之間的罵戰,他認同環時的見解,並批評新加坡一向“主動幫美國人出謀畫策,我們必須採取行動,讓新加坡付出應有代價”。

日前有报道,羅家良大使26日發表公開信,指責環球時報9月21日刊登的一篇題為“不結盟運動首腦會閉幕、新加坡不顧反對妄提南海仲裁”的文章是“不符事實”和“毫無依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翌日即發表講話,間接支持環時的文章,他說:“事實很清楚,極個別國家堅持要求在(不結盟運動首腦會議)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關涉南海內容,但這並沒有得到不結盟運動絕大多數成員國的認同。”

曾任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的金一南說:“新加坡一直積極主動推動南海問題國際化,雖然自己宣稱不結盟,但堅定地站在美國一邊。新方在美國遏制圍堵中國的戰略中充當軍師,積極主動幫美國人出謀畫策,挑動中美對抗來彰顯其地位作用。同時,美國藉助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牢牢控制中國經濟賴以發展的海上通道。我們必須採取行動,讓新加坡為其嚴重干擾損害中國利益的所作所為付出應有的代價。”

金一南教授称:新加坡一直積極主動推動南海問題國際化,雖然自己宣稱不結盟,但是堅定地站在美國一邊。美國藉助新加坡的軍事基地牢牢控制中國經濟賴以發展的海上通道。

羅家良大使給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寫信,稱環時的報道捏造事實,胡錫進也寫了回信做了說明。金一南說,“胡錫進這封回信說得非常好,指出新加坡現在迴避了一個重要事實,即新加坡在不結盟首腦會議上曾經代表東盟提交過一個文件,但不結盟首腦會議主席國委內瑞拉沒有接受這個文件,沒有同意在這個會議的聯合公報中把新加坡的意見作為代表東盟的意見寫進去”。

不過後來羅家良再次覆函胡錫進,指出環球時報根本就沒有派記者採訪該次會議,間接指環時的報道是道聽途說。法广指出,環時和金一南都沒有就此作出回應。

公开履历显示,金一南生于1952年2月,1972年12月入伍,少将军衔,出身将门,标准红二代,其父金如柏1930年在江西投身中共,据称走过长征,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84年,其父金如柏去世,时年32岁的金一南被调回北京,分配到解放军政治学院(国防大学的前身之一)位于大西北的一个校办企业。在大西北工作3年后,他被分配到了解放军政治学院图书馆。初中学历的他,在图书馆里埋头自学军事理论知识,待了11年。1998年后进入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

  • xyz abc

    跪求博訊驅逐猪屎強,保證博訊不被倭狗污染!!!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哈哈. 你自己在南中國海被人像只猴子玩戲。習近平已經焦頭爛頭。現在美國中央情報局開始另一場秀在北東/北韓。當他們成部署的 THAAD 的樂趣將真正開始。

  • zhiyanwuji2013

    文人骂不过,武人就出来威胁了。左一个要让美韩付出代价,右一个要让新加坡付出代价,再过几年,恐怕半个地球都不够斧头帮追讨“代价”的了。历史告诉人们,迄今为止,人类所付出的最大代价有三:斯大林、希特勒、毛腊肉,前两笔债已经还得差强人意,就剩毛腊肉欠下的累累血债未还了,你说到底是谁将要付出代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