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特快:最“坏”的时代 最“坏”的打算 中共加大在美“游说”力度 奥巴马列为新的“统战”目标

字型大小:

博闻社编者按:随着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的正式“上位”,世界似乎没有为之“欢呼雀跃”,相反却进入了国际政治的“冰河时期”。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吗?静坐、抗议、谩骂、甚至打砸抢烧,形形色色的街头“占领”行动,是“正确”的选项吗?

美国首都华盛顿,是当之无愧的全球政治中心;在鼓噪喧嚣、“阵痛”纷纷袭来又“忍无可忍”的时候,世界和我们,应该怀抱怎样的最“坏”的打算?

“博闻强记,洞察世界!” 博闻社自即日起陆续推出全新独家专栏《华府特快》;立足华府,聚焦世界政坛重大风云变幻,尤其是涉华内幕,作为博闻社重磅报道的必要补充,敬请关注!

华府特快:最“坏”的时代 最“坏”的打算
中共加大在美“游说”力度 奥巴马列为新的“统战”目标

博闻社华盛顿特别报道,随着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的正式“上位”,世界似乎没有为之“欢呼雀跃”,相反却进入了国际政治的“冰河时期”。

川普宣誓就职

川普宣誓就职

在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信誓旦旦”庄严就职的时候,就在几个街区之外,众多“蒙面人”却与荷枪实弹的警方,发生了“巷战”;他们用“愤怒的石头”,当成了“鸡蛋”,纷纷投向了美国银行的玻璃幕墙。

川普宣誓就职 周边失控

川普宣誓就职 周边失控

而当堂堂美国总统“踌躇满志”正式开始履新的第二天,美国人引以为傲的宾夕法尼亚大道,却被数以万计的声援并且“呵护”她们的男人们,挤得水泄不通;而这场以反对刚刚拥有这颗星球上最大权力的男人为主题的、史无前例的女性运动,不仅在全美各地同步举行,在世界各主要热门城市,也都遥相呼应。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两天亲临“冰火两重天”不同现场的博闻社首席记者注意到,在新总统就职典礼的镜头前没有露脸的前国务卿克里,刚刚脱下他那标志性的“戎装”,但是依然牵着那条同样著名的爱犬,“无官一身轻”地大方又高调出现在抗议人群的长龙里;而乐坛天后麦当娜,则用她那“常青”的嗓音,诉说着她“五十如虎”的“不老梦想”:“刺杀新总统并且炸毁白宫!!”

川普宣誓就职 John Kerry出现在抗议人群

川普宣誓就职 John Kerry出现在抗议人群

“意淫“新总统“遇刺”的,并非“娜姐”一人。已经被特朗普“册封”为“Faked News”的CNN,不知道是否出于“报复”,甚至“教唆”,在就职大典前,竟然“不合时宜”地详解“特朗普被杀和谁将继任”的种种可能性;而“百年老店”BBC,又偏偏一再声称和辩白,“特朗普就职典礼遭遇枪击”的推文,完全是“黑客所为”。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突破重重包围的示威人群,终于回到酒店的博闻社首席记者,尽管曾经“成功”预测特朗普会最终当选,但当回想起游行队伍中年幼的女童,高举“I Can Be President”标语的那一幕,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在美国真的“谁”都可以当总统吗?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吗?静坐、抗议、谩骂、甚至打砸抢烧,形形色色的街头“占领”行动,是“正确”的选项吗?

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政客们而言,“学学”中共的“应急预案”,或许可以调整应对之策;在报道就职典礼和女性游行的同时,博闻社首席记者通过在华府的暗访,获悉了部分独家重磅内幕。

自从特朗普的“意外”当选,以及其不断“出位”的言论和“大胆”的用人,中共虽不能说“乐极生悲”,但绝对是“由喜转忧”。

“白宫说客”,一直在各国驻美使团中广为流传,并且日益成为纷纷“拉拢”的对象。博闻社首席记者独家获悉,为了“提前掌握特朗普新政府的动态”,中共已经并且仍将陆续派驻高层代表,与美方智库进行“实质性合作”,以便“架起与白宫之间的高效沟通桥梁”。

在华府的多家高级智库,尽管没有回复或者置评博闻社有关“中共幕后是否提供资金资助”的直接询问;但是至少3个不同高层消息源,均向博闻社首席记者独家证实,中共希望借由“白宫的有效管道”,一旦特朗普“越轨”,尤其在台湾问题上“走向深渊”,能够在“第一时间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制衡和施压”。

博闻社独家消息源显示,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们是中共的“主攻对象”;要求匿名的华盛顿智库高层对博闻社首席记者独家透露,刚刚卸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甚至也已被
列为中共最重要的“统战”目标和“有效制衡”特朗普的“反对声音”。

入驻白宫的第二天,特朗普和他的新闻发言人,都不约而同地继续“炮轰”各大媒体,对出席就职典礼的“确切人数的不实报道”,而“怒发冲冠”。

川普的发言人Spicer

川普的发言人Spicer

面对同一地点的“人山人海”,特朗普不是没有“概念”;但却对“Nasty Women”的抗议行动,”大惑不解和反唇相讥”:“我已经在椭圆形办公室了,你们早干什么去了?”

是的,“早干什么去了”?无论你是否“投对了票”但依然心有不甘的美国选民,或者无论你是否依然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坚定支持者,做最“坏”的打算吧!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吗?至少特朗普“总统”和他的“超豪华阵容”,绝对不会认同这样的“定义”,并且同样会对此表示强烈的“不满”。

即使没有所谓“从政经验”的“总统”特朗普,也深知“胜者为王”的道理;这位开过赌场的亿万富豪,一直信奉的就是“赢家通吃”。

作为“总统”的特朗普,尽管还没有颁布任何真正意义的“新政”,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废除”了奥巴马时代的多项“重大成果”,并且将那些堆积如山的文本,彻底扔进了“废纸篓”,而成为名副其实的“政治遗产”。

酷似签发一幢幢“Trump Tower”的商业合同,史无前例的特朗普及其史无前例的白宫团队,正在一个最“好”的时代,用“钢筋和混凝土”,描绘和重建“美国优先”的“铜墙铁壁”?!

美国首都华盛顿,是当之无愧的全球政治中心;在鼓噪喧嚣、“阵痛”纷纷袭来又“忍无可忍”的时候,世界和我们,应该怀抱怎样的最“坏”的打算?

但是,无论如何,中共已经在最“坏”的时代,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因为时间和篇幅关系,博闻社将继续追踪中共在美如何“游说”白宫的详情,并将在全新重磅专栏《华府特快》中陆续独家披露,敬请期待!

“博闻强记,洞察世界!” 有关特朗普的美国以及无论“好怀”的这个时代和世界,敬请持续关注博闻社2017年各大独家专栏和特别报道!

  • 钟明

    不久前读过一篇文章,作者把川普的人格特征,大致总结为三点: Anti Factual,Anti Intellectual,
    Anti Science。翻译成中文就是: 反实,反智,反知。这三点,相当准确地描绘出川普其人,是多么猥琐。

    过去大半年,我对川普使用过不同称呼,用得最多的是“恶棍”。 我其实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因为它没有承载实际内容,更像是表达一种愤怒情绪。以后,在我的文字中,视具体内容而定,我会比较多的使用一个新的称呼:三反分子川普。毛泽东时代,有老三反分子,习近平时代,有新三反分子,如今我们又有了美国版本的三反分子。从而,三反分子川普这个称呼,对于大陆人来说,听起来必然是非常的亲切。

    从易到难,我简单解释一下这三反都是什么意思。读者可以自己判断,川普是不是那么回事:

    1. 我把“Anti Science”翻译成“反知”,因为科学本身,其实就是知识,一个以自然来解释自然的,精确定义的知识系统。本文中,川普对建立在知识基础上的全球变暖趋势的拒绝承认,就是“反知”的典型例子。坦率地说,“科学”二字,对半文盲的川普来说,是太艰深的话题,有些难为他了,本可以一笑置之,但川普如今拥有了践踏知识的权力,那就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了。

    2. 我把“Anti Intellectual”翻译成“反智”,因为川普的整个竞选,都是建立在对教育水平较低的群体的煽
    动之上。比如在一次竞选集会上,川普抱起一位他的支持者的孩子,宣称,这是“我们的下一个建筑工人”,川普这个百亿富翁,还不如干脆高呼:“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马克思比你川普,更懂得如何煽动。最为恶劣的,是川普在对全国人民发表的的就职演说中,仍然以救世主姿态,对蓝领阶层发出露骨煽动。这样的“反智”,已经进入了邪恶的范畴。

    3. 我把“Anti Factual”翻译成“反实”,Factual这个词,含义比较复杂。简单地说,就是奉行“需要至上,需要就是事实”。其特征:事实可以有不同版本,而其本来的真面目,并不重要,也没有追寻的必要。大家知道,川普最大的特点,就是说谎的全然肆无忌惮。川普可以在任何时候,为了当时的需要,随时随机编造谎言,从不去澄清事实。与川普打交道,媒体疲于奔命,因为一个谎言还没有澄清,已经又有五六个跟上来。举个最近的例子,1月21日,川普接手白宫后第二天,川普的新闻秘书斯派塞的首次新闻发布会。

    斯派塞照本宣读了一个预先准备好的声明,而后拒绝回答记者们的问题,匆匆离去。声明反驳了媒体广泛报道的,参加川普就职典礼的总人数。媒体认为(有充分证据支持),川普吸引的公众,大约是奥巴马当年吸引的人数一半多一点,斯派塞宣读的声明认为(没有丝毫证据支持),川普人数高于奥巴马人数一大截。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斯派塞声称,你们应当遵照我声明中所说的报道。也就是说,从此后,媒体只能讲川普当局让他们讲的话。事后,小布什时期的白宫新闻秘书,根据自己的工作经验,断定这个声明,必然来自于川普的直接命令,而斯派塞,则没有必要的道德勇气,抗拒川普的命令。

    斯派塞的第一次新闻发布,是个彻底的失败。还记得奥巴马的那位风度翩翩叫做厄尼斯特的新闻秘书吗?人们怀念奥巴马,不是没有原因的。这种怀念,随着两个行政当局的天地之差的鲜明对照,无疑会越来越强烈。

    稍后,川普的高级顾问,竞选女主管康威,在NBC的穷追猛打下,不慎道出了真相,没错,那份声明是川普的直接命令,康威说,总统认为,应该向公众提供”alternative facts“。”替代事实“?那不就是谎言吗,记者继续追问,康威没有回答,她也无法回答。其实,毫无疑问,川普团队中每个人,都非常清楚川普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个人利益当前,只能捂着鼻子狼狈为奸。

    晚安,三反分子川普。明天是你美国总统任期的第四天。对全美国乃至全世界来说,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你的任期还剩下1457天,我们已经成功地熬过了三天。

    • 钟明

      斯派塞新闻发布会赤裸裸的谎言,迅速引爆社交媒体,美国网民送给斯派塞一个新名字:Baghdad Bob。谁是Baghdad Bob?那是美国人给当年伊拉克萨达姆的新闻官萨哈夫起的绰号。萨哈夫有过什么辉煌业绩?他说谎漫无边际,堪称一绝。比如萨哈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巴格达城内,一个美军也没有,堵在城外的美军,正在成批自杀,事实是,在新闻发布会现场,记者们就能听到几百米外美军迫近的枪声。

      斯派塞能在第一场新闻发布会后,就与当年红遍全球的传奇骗子萨哈夫齐名,可喜可贺呀!

      斯派塞,我知道谎言不是你编造的,我也知道你是在代人受过。奥川二人就职典礼人数的比较,证据确凿,众目睽睽,你当然知道说谎的后果,麻烦是,你没有道德勇气,抗拒你川普主子要你说谎的命令。但我还是要问你一句:既然明知川普是个什么人,为什么还要给骗子当奴才?你难道就找不到一个职业,即便不那么显赫,起码能给你带了一份做人的尊严?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Pbu2Mv2LII

      這些導彈射程是 300 公里,它可以覆蓋大部分的斯普拉特利群島和斯卡伯勒淺灘來自菲律賓。這個消息今天日但明顯的部署和準備工作發生了一些時間在 1 月 20 日之前。這是兩黨的政策.如果你相信有很大區別希拉蕊和對中國的特朗普,有一天你可能會得到一個驚喜。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同樣可以適用于杜魯門、 馬歇爾、 比爾和希拉蕊 · 克林頓。這僅僅是一個開始。你的意思是什麼?

  • 朱仕强

    严防中共【巴拿马文件】$$左派恐怖份子,必须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电邮门,才能从源头制遏制反美卖国势力!!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紅 2/3 知道他們的結局是最痛苦。他們得不到保護。他們必須最後崩潰前逃生 。
    這是和平時間最大逃亡。
    史无前例的整个政党空前的集体大逃亡.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集体大逃亡。中國共產黨員對中國共產黨最極端的仇恨。他们知道这个政权几乎完全崩溃首先历史上是没有任何国家是整个政党,整个政权从事集体大逃亡。海嘯或任何重大災難倖存者講述這個故事。海嘯衝擊前,世界是無聲的。所有的動物,如鳥類、 狗、 豬逃命。這是他們的動物本能。在大陸的中國人也有動物的本能。在經濟、 政治軍事海嘯大災難將很快到來。所有那些可以逃避的人現在必須這樣做。這包括和特別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 中央委員會、 解褲軍等。他們早事先逃走了。

  • 钟明

    康威的“alternative facts”,引起了全美国巨大反响。网上网下,除了讽刺挖苦之外,许多人引用了乔治奥威尔的“1984“来形容川普当局,没错,那本书中描述的极权主义种种技俩,已经开始在美国上演。川普与他周围的恶棍们,上任伊始,就已经对美国民主制度的核心因素,展开全面攻击。好在,终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川普及其同党,对国家构成的致命的威胁。

    我提请博讯,上任第二天,川普就在CIA对整个媒体公开宣战,而他的同党,则开始发出种种威胁,请再回顾一下川普的就职讲话,他以救世主的面目,把自己与人民等同,全面诋毁包括共和党在内的美国政府所有三个分支,他究竟想干什么?

    如果在未来四年,美国民主制度的最后守护神媒体,不能有效击退川普的进攻,那么美国的民主制度,就会在我们眼皮下完全改观。在这样的特殊关键时刻,博讯标榜的“中立”,未必是最合适的选择。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這也是危言聳聽。美國憲法不能以這種方式。總統的力量是有限的。特朗普的力量是有限的因為他並沒有大多數民眾投票。

      • 钟明

        我没有说川普一定会成功,前提是,媒体与公众都要睁大眼睛,坚决回击川普对于民主制度基础的侵蚀。

        比如,为什么川普以媒体极不诚实为理由,向媒体宣战。我举个例子,你考虑一下。

        大约10天前,川普接受了华盛顿邮报采访,记者问,你承诺要使美国重新伟大,但每个人可能有不同的感受,美国人民如何知道美国是否已经重新伟大?

        川普回答:“到时候我会告诉他们。”

        川普进一步说,为了使人民实际感受伟大,我会加强美国军事力量,然后举行大阅兵,让军队在宾夕法尼亚大街游行,让战机在纽约华盛顿间翱翔。

        你还不觉得毛骨悚然吗?你还看不出川普为什么要对媒体宣战吗?如果不靠无休止地攻击媒体诚实性,进而毁掉媒体的公众信用,他川普怎么可能在他觉得需要的时候,通知人民,在人民救星川普领导下,美国已经重新伟大?川普在就职演说中,把美国过去几十年形容的如同人间地狱,他的动机是什么?

        还记得习近平为什么要阅兵吗?金正恩为什么要阅兵吗?川普对这些独裁者心仪,早已不是秘密,但起而仿效,他想干什么?

        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他眼睛盯住的,不是未来四年,也不是未来八年,而是打造长期控制至少是影响美国政府的家 族政治王朝。

        顺便提一句,川普想要大阅兵,还要有些周折,首先发型要改一下:

        https://uploads.disquscdn.com/images/8db03edc3fd27cf4511a7c1e859e7cddceceb3e55cfc6fb6c76e602456b89533.png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ZREvulH55Y&t=96s

          不用急。美國人正在尋找真理到七十年的民主黨人,華盛頓郵報 》 和其他媒體的謊言。從開始簡單的部分開始。在 1941年至 1945年美國向中國送790,000 噸物資 (不全是武器)。但只有 5%或小於 40000 噸送給中國。其餘去了美國平民和士兵在中國。包括香煙和威士卡。一個美軍師沒有戰鬥消耗 700 噸一天。強化戰鬥同樣一個師需要 1000 噸一天。4 萬噸不足夠維持一個美軍師在非戰鬥狀態2 個月。但媒體和美國總統杜魯門稱美國支援超過 60 師中國軍隊。是那不怪誕的謊言嗎?這些美國人想要說實話,尤其是關於中國必須歡迎你援助和那些你有價值的朋友。

          • Guest

            列根老布殊的集團的遺留,克林頓小布殊的時候所謂的中間路線,奧巴馬承繼而且無意也許無魄力改變的龐大的建制派利益關係網,盤踞在經濟及外交上的「怪物」,低及中等藍領、白領感到受騙了,產業轉移從低等技術漫延至中等技術,全職的崗位越益減少,競爭加劇,增加的主要是兼職就業,高等技術精英壟斷話語權,貧富兩極分化遭受漠視,於是他們通過無組織但有意識的共同投票意向,建構了改變話語權的選舉結果,川普贏得超過80%郡,受到茶黨顛覆的共和黨所向披靡,票選其慣性標誌的地圖變色了,這個風向將有效預防中等高級、高等初級及中級的就業隨異化的全球化流向那些沒有自由法律的舉國體制的地區,那些高等技術精英是無所謂的,他們可以到那些地區服務當上當地的人上人,平民的選票現在說得清楚,必須重整華盛頓的政治結構,不要不藍不紅的無稜兩可,串通一塊兒漠視平民聲音的「自我中心」,要不紅,要不藍,那麼,才回復到有真正反對派,桑德斯的失敗標誌著川普的不能不勝利,因為希拉莉只代表老舊的利益集團。

          • 钟明

            你提到的这些,我也有一定了解,只是没有意识到其严重程度。

            与另一位网友交流,你大概也注意到了。看来在博讯网这里出现的分歧,很大程度上起源于各人看问题有不同的侧重点。我在这里抨击川普,可能有人觉得我是超级自由派,那还真是不对,我相当接近中间。我的侧重点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认为川普对美国民主制度,构成了致命威胁。

          • Guest

            那我就從在博訊裡寫過的一批的跟評裡揀兩個重貼一下,說明我在即使川普當上總統也並不那麼「世界末日」上的看法的理由(這不代表我全無憂慮,但逆向思考、舉一反三是制止自己鑽牛角尖的前提),還有,民主黨是自己敗自己,不趕快正視自身問題,就可能繼續敗,就可能敗得更慘,在大選結束前,我又已這樣寫過,兩黨裡的哪個自己敗自己,大可能促使第三黨崛起,兩黨臭味相投一起自己敗自己,第三、第四黨難免擴充: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陈维健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7/01/201701220553.shtml
            Guest hyb • 3天前
            現在不相信美國立憲先賢規劃的分權制衡制度了?這制度的邏輯建立的根基真那麼脆弱,又何必嚮往,這個制度成長的方向本來就是主題在於防範掌權力者的,地方的選舉賦予地方政府合法性,不可讓渡的權利因此不會泯滅,美國人那麼好對付的嗎,川普來了,說不定左翼會開始欣賞持槍權了,自由之下常常「此消彼長」,美國的自由不是天掉下來的,是歷來美國人一手掙來的,你不信任美國人民了?但我信,無分左與右,左右都有缺點,左右都會不正確,美國人民不會忘記「鐘擺平衡」的好處,地方上的政治還不止兩黨哩,普通法系統不是說笑的,英國無成文憲法都可實現憲政,這是英、美「例外」的根源,除非美國法律系統歐洲化了,否則歐洲的歷史不在美國起作用,當然,美國的根也可以是死掉的,現在就很多人想美國歐洲化,歐陸法系統一向高效率,方便集權,我擔心歐洲多過擔心美國,美國國內現在這許多勢力要跟川普扯爛污,哪有他天下無敵的份兒,克魯茲就示範過一個人拉倒一個法案,英式議會文化不是說笑的,你看香港,立會半數議席是小圈子選舉,九七後地下黨一直佔據立會多數,特首馬上就要換到第四個人,但十四年了都過不了「廿三條」,香港前立會議員梁家騮醫生一個人憑「點人數」就拉倒一個法案,迫使匪屬地下黨偽港府把議案收回,香港才一院而已,美國還兩院哩,川普有沒有那麼長命玩都是問題。

            欧美左派前路茫 三大问题待解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7/01/201701220553.shtml
            Guest • 3小时前
            既然文中提到「妇女大游行」,那就順便一提,都不知有多少過去擁護民主黨提倡女權的現任的女孩父親們、母親們,為了反對「超級厠所」、「超級更衣窒」,反對沒有進行變性的「心理女性」男人(實際上也就等如任何男性)可以隨意跑進公共的女性專用空間,就拋棄民主黨了,那他們投靠右翼,就順便支持了右翼的反對同婚,雖然這些父親們、母親們大多數有可能本來抱支持同婚的立場,專注給「小眾圈子」傾斜,離棄主流,你看,他們是如何給自己拆台。

            他批评,左派一大缺点便是只懂要求改变,却不明白改变/「占领华尔街」发起人之一怀特(Micah White)上周撰文警告,若缺乏清晰的上台执政策略,大游行最终只会沦为「自我感觉良好但没有实效的大龙凤」——那些年,如果沒有紀德、悉尼胡克等的這些看到左翼裡「狂歡」不可收拾、主流已然異化的左翼分子,沒有他們的出力,以至於不惜聯合右翼裡主流,美歐當時的左翼應該整個的難免被歷史掃進垃圾堆了。現在,左翼的所謂進步,盲目又不顧現實,閉門造車,自說自話,「離地」,鑽牛角尖的進步,全力推動進步前的顛覆,卻根本仍未掌握進步後的如何建設,都成了「分解主義」,過去,民主黨的「基本盤」的「主流」實際也屬於整個社會的「主流」部分,現在民主黨把這些人趕跑了許多,主要靠一大堆的各自之間「共同想像」貌合神離、實際上「張力」相當大的非主流「小眾圈子」充撐場面,正好就是同構它近年在「分解主義」裡打滾的邏輯。現在,民主黨的「狂歡」正在向部分過去的「基本盤」吼叫:我們永遠偉大光榮正確,你錯你錯你錯你錯。

            激进左派经常把职场上的科技改变视为贪婪资本家所为,寸步不让——別以為「春江水暖鴨先知」的鴨子是傻子,科技升級是一個問題,而催谷科技升級、產業外移是同一個問題,成本的上漲,其中,如果無必要、低必需的無厘頭成本得不到清除,當然殘害就業,工薪階層與資本、資本家具有互相依存的關係,幹死資本、資本家也是等於幹死工薪階層,沒有资本家的贪婪,請看熱德拉斯《新階級》,節制自由資本的繁文縟節超過合理水平,特別是,美國雖然擁有許多大財團、大資本,但提供就業的主力仍是中、小企,中、小企越來越因應支付不起成本,減少提供全職的職位,轉而專門聘請兼職,這不用資本家自己來,工薪階層先起來與之過不去。

            拿自由做交易的储安平
            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46.html
            罗伯特•诺奇克所说的知识分子指的是文字匠(wordsmiths)包括诗人、小说家、文学评论家、报刊记者以及众多的教授。这些知识分子都有一种优越感,罗伯特•诺奇克认为,这些文字匠在学生时代因为文字技巧使他们亲身感受到了老师给予的褒奖,因此显而易见,正是这些褒奖在很大程度上使他们形成了这种优越的资格感。那些(未来的)文字匠知识分子在学校这种正式的官方的社会制度中是成功者,而在这种制度中,相关的回报乃是由教师这个中心权威进行分配的。知识分子希望社会也象学校一样,由一个权威来分配奖励,可是资本主义社会却不是这样一个社会,于是知识分子的失落感导致了他们对资本主义的反感。

            秦晖:列宁坚持专政的理由——民心不在我这边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45856
            显然,抛开那些意识形态的和云山雾罩的繁琐论证,列宁的逻辑其实简单明了:在俄罗斯,“人民不爱,党爱”的事很多,所以要“专政”。我们是少数,不能得到、或者说不能保证得到多数票,因此民主对我们构成危险,我们需要“专政”。对手搞暴力我们当然要“专政”之,对手搞和平民主我们同样要“专政”之。而我们是“先进”的,多数人是落后的,所以我们也有理由对他们实行“专政”。在1920年的一次未发表的谈话中,列宁把这个逻辑讲得很清楚:“我们从来都不讲自由,而只讲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是因为它是服务于无产阶级利益的政权。因为俄国本来意义上的工人阶级,即产业工人阶级只是(俄国人中的)少数,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就是为了这些少数人的利益。只要其他的社会成分还没有服从于共产主义所要求的经济条件,这一专政就将延续下去。”

  • Guest

    不说团结你的同胞,至少了解你的敌人吧?『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同志们上,斗死他』——这能帮你赢吗?

    有些人到現在了都還不知自己這一邊是怎麼輸的,還在繼續做那時令自己這一邊輸掉的事。

    我見過有這樣的轉貼——資中筠:會怨的怨自己,不會怨的怨別人。

    • 钟明

      我假定你是在间接评论我前面的帖子,那么就请针对我帖子中陈述的具体观点或事实,表达你的看法,请不要依靠纯粹的臆测,或者依靠转移话题,来批评他人,这不是讨论的合适态度,也没有任何价值。

      持客观态度的网友,我想都会同意,我前面的帖子,与竞选期间发生了什么,一点关系没有。我谈论的是美国今天面临的严重局面,你能否认吗?请不要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在诚实地考虑更大的问题,请切莫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

      PS:

      你既然转移话题,那我顺便回答你几句,但这是最后一次回答:没有美国敌人俄国的帮助,川普赢不了,没错,下次俄国还会帮助他,他还回赢,但这是你引以为自豪的胜利吗?再说,如果在任何其他民主国家,300万票的差距,川普都是输家,你不承认吗?

      我预料,川普的支持率将继续下跌,当他的支持者中一半人明显抛弃他的时候,你愿意承认自己错了吗?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這不是完全對的。民主黨由於 TPP 失去了很多的支援。希拉蕊應該已有 45%的關稅。但她沒有。從工會的角度來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促進無煙產業損害的傳統藍領工作。希拉蕊被視為虛偽因為民主黨領袖反對 TPP 最初提議的布希 Jr。

      • Guest

        你假定我就你的話題中的甚麼甚麼說了甚麼甚麼,然後要我回答?挺喜感的。這算不算自我中心主義。

  • 啊啊啊

    很久没上网了,原因是我这几个月在华府到处游说访问,太忙了。本来,我是期望海外民运来做这个事情的,最后我还是亲自出马了。美国的“一中”政策,我以前在博讯留言,呼吁美国重新考虑。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在话下了。我以前还在博讯留言,呼吁美国以强大武力,迅速摧毁中共政权!这个游说工作,我目前还正在紧张进行当中。今后几个月,我都要忙这个事情,没有时间上网,请大家不必挂念。我也希望大家跟我一样,有条件的话,都来做这个工作。让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争取2017年,坚决彻底结束中共政权!

    • Joan

      支持!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Pbu2Mv2LII&t=1s

      你的好消息。已經開始。此外,特朗普想與蔡英文討論什麼?是關於部署 LRMS 南沙太平島上的嗎?那是絕對合理的。

  • Joan

    凡是中共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中共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

    • 钟明

      那你必然是投的希拉里的票。因为大选前,中共一直在资助川普后援团。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中國共產黨是OSS/CIA 培訓出二類蠢蛋。奧巴馬八年不造事。在期限結束了他答應工會所有免費午餐。作為賄賂來支援 TPP. 那是選舉毒藥。他威脅共和黨人如果他們選舉將不得不付出巨大的免費午餐,結果他們攪出特朗普。他 45%的關稅是大膽的。是政治自殺,但他不會付奧巴馬的免費午餐。取消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他政治自殺失敗。但相反希拉蕊被奧巴馬政治自殺。

        • Guest

          工會的老建制派早已成了民主黨建制派的寵物,工人也不夠力量顛覆工會的老建制派組成新建制派,於是工人自動分散,憑個人身份,集體投靠共和黨,這的確是這本次選舉的特色,現在民主黨建制派大反特反這個他們過去的基本盤部分。

      • Joan

        請不要自以為是好不啦,我慶幸投票給了川普,這也是美國人民的選擇。你應該知道克林頓基金會,就有中共國的金主,還把希拉蕊勝選,作為第一預案,現在又要統戰奧巴馬,中共到底支持誰,已經一目了然。。。羅宇被統戰了;法輪功也被統戰了;難不成你也被統戰了??身在美國,何必杞人憂天。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絕對不會因哪個政黨而改變。川普組成的班底,已然說明一切,你沒必要耿耿於懷。當然,如果因為貿易戰,讓你的生意受損,則另當別論。。。

  • 揭示真相

    真是: 奥软蛋 — 奥使坏 — 奥辛格 三步曲 ?
    奥软蛋, 你就不能争点气, 别被我说中?

    • 钟明

      你想要奥巴马做什么?牺牲百万美国人生命,与中共开战?

      我是美国公民,我首先效忠的,是美国的国家利益。

      如果你是同样情况,请不要忘了你宣誓时,对接收你的这个国家的承诺。

      • 揭示真相

        好的, 明白我们的分歧了.
        你更关心美国, 而我更关心中国.
        由此, 也知道了为什么你对川普的的厌恶程度远远超过对习魔头的.-

  • 揭示真相

    我前两天曾经表达过, 无论你对川普如何看, 他现正在对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中共专制邪恶政权施加压力, 如果你这个时候攻击川普, 就是事实上和中共站在了一起.

    复制下前两天的贴:

    —大家来博讯, 这个以中国为主题的中文网站, 就是因为关注中国, 对不对?
    大家也都同意中国最大的关键问题是中共把持的邪恶的专制制度.
    现在, 在对川普的判断上, 大家有了尖锐的分歧. 但是, 这个分歧不应该转移焦点—-对中国问题的关注. 我们对其他议题的各种观点, 其实也都是围绕这些议题与中国的相关性.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和中国的相关性在那里? 目前看最突出的就是他会对中共在很多方面施加压力, 会在事实上对中共专制政权造成损害. 这就是中共喉舌不停负面评价川普的原因.
    既然川普很可能对中共专制政权带来打击, 我们就应该支持他. 这不是最根本的道理吗?
    如果你坚持认为川普就是一个恶棍, 现在川普要打击中共了, 你是否应该支持川普的行为, 至少这次?
    如果你认为川普根本不会打击中共, 会和中共同流合污, 目前还没有明显的证据. 而且这个判断与中共对川普的态度相矛盾. 当然, 可能未来会证明你的判断正确, 但至少现在, 请你不要配合中共的策略, 不要用实际行动支持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中共!
    如果你不在意实际行动会帮助中共, 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正确”观点, 你已经做了最错误的事情—–帮助了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
    如果你不认为帮助中共是什么大错, 此文不适合你.
    如果你认为不能为了反共而支持一个”恶棍”, 给你个例子: 如果习近平现在宣布解散共产党, 中国实行民主制度, 我们会100% 支持他这个行为, 即使他是十足的恶棍!
    如果你更关注其他国家而不是中国, 回到第一句话, 可能有其他更适合你的网站.
    确实, 我的文字能揭示我的狭隘——-太关注中国.—-

    最后再举个例子:
    共特及一些被中共蒙蔽的人们, 经常有这样的话:
    我虽然不喜欢中共, 但是赞同它镇压法轮功(核平日本, 武力夺取台湾, 举办奥运会, 强力反腐, 南海填岛…………等等等等), 难道现在括号里又加上了—讨伐川普—?
    用实际行动支持中共, 是智力问题还是本身就是共特?
    即使你认同中共流氓的某些观点, 但决不应该公开与中共同流合污. 中共是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 遂了自己的私念, 却帮助了中华民族的敌人.
    再重复个例子: 即使你对犹太人有再多了负面看法, 也决不应该在希特勒种族灭绝的时候公开附和希特勒!
    不能为了私念违背最大的公义!

    • 钟明

      与我讨论问题,请直接跟帖。真诚地讨论问题,从来都是有益的。

      我在以前的发言中,已经多次回答过你的这个问题–川普实质上是在帮助中共,而不是在打击中共。中共不惧怕贸易战,因为美国的民主制度,决定会比中共,更承受不起贸易战后果。中共最惧怕的,是TPP,其次惧怕的,是美国构筑的军事政治包围圈。TPP已经被川普废掉,军事政治包围圈,随着美国亚洲盟友,首先是日本,对美国新政权的绝望,封锁中共的包围圈,也势必分崩离析。你可知道TPP对日本意味着什么?对于这个美国最忠实最重要的盟友,川普的蔑视甚至敌视,终将迫使日本也向中共屈服。TPP消失后,中共将成为亚洲经济的主宰,美国将在亚太事务中被边缘化,并最终把世界政治经济主导权,拱手让给中共。

      川普是个奸商,对于他,所有的东西,或者是他的筹码,或者是他餐中鱼肉。川普对民主价值没有丝毫兴趣,实际上是非常仇恨。他在美国已经开始侵蚀民主体制,是不争的事实,要他去促进中国大陆民主,岂非天方夜谭。川普是唯一的总统,在就职演说中,只字不提继续维护美国价值观念。

      我再重复一遍我的预言;川普与习近平,经过磨合,最早今年底,最迟明年某个时候,会彻底和解,睡到一张床上,而上床前的那盘鱼肉大餐,就是中国海内外民主运动。你尽管拭目以待。

      我百分之百相信,如果能选择,习近平此时此刻,仍然是选择川普而不是希拉里。

      • 揭示真相

        重复我前文的一段话

        —–如果你认为川普根本不会打击中共, 会和中共同流合污, 目前还没有明显的证据. 而且这个判断与中共对川普的态度相矛盾. 当然, 可能未来会证明你的判断正确, 但至少现在, 请你不要配合中共的策略, 不要用实际行动支持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中共!——

        现在满屏幕都是中共流氓政权喉舌对川普的负面报道.
        不要加入中共的行列.

        • 钟明

          如果你留意,那么你会看到,我的所有的与川普有关的帖子,极少提到中美关系。我忧虑的是川普执政后美国的前途,实在太可怕了。还是那句话:关心中国大陆,只是我附带的嗜好;我首先效忠的国家,是美国不是中国。

          鉴于我对大陆许多海外民运人士言行的失望乃至反感,我今后关心中国会比过去少得多。

          • 揭示真相

            好的, 明白我们的分歧了.
            你更关心美国, 而我更关心中国.
            由此, 也知道了为什么你对川普的的厌恶程度远远超过对习魔头的.

          • 钟明

            也对也不对,不对的是,我恐怕是中文媒体上最早也最连贯一致剥习近平底裤的人。对的是,我对习近平的愤怒,没有多少”personal”的成分。形象地说,假定有机会,我想直接站在川普面前,对他竖起中指,但我并没有对习近平有这样的愿望。习近平是一个无耻政权的最邪恶的代表,如此而已,但他没有直接伤害到我什么。川普对我心理上的伤害,是太严重了。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LOL TPP 仍然需要由美國國會通過。它將至少一年。民主黨人的支援是弱的。這就是為什麼奧巴馬 8 年沒有碰它。 中國共產黨為什麼怕?

  • 东方来

    废话!奥巴马还用统战?他这8年把一个东方小流氓养肥成了自己都害怕的大流氓,还统什么战,早就站过去了,他那同父异母的弟弟不是在深圳大发横财吗,多余再让统战部废银子费力,请好就齐了。

    • Guest

      他向全球化大餐食客政治勢力妥協了,換到他喜歡的醫改及移民政策等,他擺脫了國務卿希拉莉,但沒有擺脫多少她背後的勢力,基於這方面他才落得「猶豫不決」的評價,他任期的上半部的個人表現明明態度親普京,卻受到跟歐洲有龐大利益關係的政治勢力影響,在一定的程度上,他相當於放棄當總統,他甘當傀儡。

  • zhiyanwuji2013

    看着“博闻”社这篇语病颇多、华而不实的文章,很明显的是这个社已经失去了以“闻”为业的媒体操守,你既然“独家获悉”了中共统战奥巴马总统的内幕,为什么不敢亮出消息来源?起码CNN在发表英国情报人员对川普的负面消息时还敢于这样做吧。与这个重磅消息不对称的是对人民抗议的冷嘲热讽(其实很低级),对奥巴马政治遗产“踏上一只脚”的强烈快感。
    对博讯严重失望。

    • 钟明

      你的观察很敏锐。我读了两遍这篇报道,有些地方,感觉与你完全一致,也有些地方,好像在读朦胧诗,搞不懂记者究竟想表达什么。考虑到过去博讯的报道,我觉得他们不像是直接倒向了川普阵营。我愿意理解为,这是博讯在实践他们标榜的“中立”,把自己放在高椅裁判者位置上,试图把严肃的话题幽默化,以显示自己的超然。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跟帖中,特别提醒博讯记者关注目前的政治局面。说到底,川普对媒体宣战,其中也包括了博讯,此时,“中立”完全是空话,覆巢之下无完卵,我想博讯不会不了解这一点。

      • zhiyanwuji2013

        我觉得,如果以报道政治动态为职志(这么说大概不辱没博讯吧),而且与中国、中国人相关的动态为其重点,那么在一个争议空前之大、参与者立场尖锐对立的话题上,这个媒体平台发论时理应立场持平,尤其是这个议题的中心乃是一个宣称获得了大多数民意的执政者,那么作为媒体就更要注重自己的倾向性,趋炎附势或能得意一时,对自己价值的危害却会长久。现在被右翼极口谩骂的主流媒体,如果当年在克林顿丑闻时期仍然偏向他说话,而不是如实报道一切细节,他们恐怕就撑不到川普上台这一天了。所有在这个平台上表现出对奥巴马的深仇大恨者,不知想过没有:奥巴马是美国人民用多数选票选出来的总统,他所做到的、在两院多数掣肘下没有做到的,都是在宪政框架内的博弈结果,如果仇恨那么大,首先要仇恨的就是美国的民主制度,不是吗?
        其实“博闻社”的东西,一向就显得躁动、浅薄,在重大议题上,屡屡发表力不从心之论。没有金刚钻,就先别揽瓷器摊,平实报道不是很好吗?

        • 钟明

          CNN也好,纽时也好,他们版面的精彩,很大程度上是高水平专栏提供的。想在华人圈子职业写手里,找到一些能够接近美国主流媒体专栏水平的作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博讯还算不错了,起码我不觉得他们直接听命于哪个势力。就这点操守,在中文媒体中,已经算很不容易了。

        • 钟明

          回过头看,这次竞选,民主党宣传策略之愚蠢,真亏了他们有那么多年竞选经验。比如奥巴马的政绩,经济上,奥巴马上台就接手了美国历史上仅次于300年代大萧条的最严重的衰退,到下台时,美国是全世界一枝独秀的经济实体;不错,收入增加不够快,但仍然是一枝独秀;反恐上,川普口口声声问选民,你们比八年前是不是更不安全了?问题是,the whole fucking world is now more dangerous than 8 years ago! 美国不安全,但却是相对最安全的;国际声誉上,今天美国在世界上受到的尊重,与奥巴马接手时,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从2017年1月20日开始,美国又成了全世界嘲弄的对象),所有这些,在整个竞选中,提都不提,what a bunch of morons!

          • zhiyanwuji2013

            问题在于,自由世界媒体的传统一向是报忧不报喜,给哪怕是一个茶党绑架了两院的弱势总统评功摆好,也是媒体大忌。
            那些骂奥巴马总统对共党软弱的人,从来就不提“重返亚洲”“TPP”是奥巴马总统提出并付诸实行的,而他们川大大却公然以缩回美国、背弃盟友为号召,在后真相时代,人们根本就不在乎实情如何了。

  • 民国万岁

    克林顿当年轰炸共匪南斯拉夫使馆,大快人心,希望川普也给共匪一点颜色看看。奥巴马不敢背叛美国的,就算他和川普有不同意见,也会认为共匪是最大敌人,否则奥巴马任内的重返亚太、制衡中共的战略是干什么来的?
    奥巴马卸任前还签署的《2017国防授权法案》要求「改进美台军事交流」,加强台美资深将领与官员互访,还禁止美国国防部采购来自中国大陆的军需物资。说得明白一点,这相当于突破了目前美国现役将官以及助理国防部长不得访台的限制

- 博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