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特快:最“壞”的時代 最“壞”的打算 中共加大在美“遊說”力度 奧巴馬列為新的“統戰”目標

博聞社編者按:隨着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的正式“上位”,世界似乎沒有為之“歡呼雀躍”,相反卻進入了國際政治的“冰河時期”。

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嗎?靜坐、抗議、謾罵、甚至打砸搶燒,形形色色的街頭“佔領”行動,是“正確”的選項嗎?

美國首都華盛頓,是當之無愧的全球政治中心;在鼓噪喧囂、“陣痛”紛紛襲來又“忍無可忍”的時候,世界和我們,應該懷抱怎樣的最“壞”的打算?

“博聞強記,洞察世界!” 博聞社自即日起陸續推出全新獨家專欄《華府特快》;立足華府,聚焦世界政壇重大風雲變幻,尤其是涉華內幕,作為博聞社重磅報道的必要補充,敬請關注!

華府特快:最“壞”的時代 最“壞”的打算
中共加大在美“遊說”力度 奧巴馬列為新的“統戰”目標

博聞社華盛頓特別報道,隨着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的正式“上位”,世界似乎沒有為之“歡呼雀躍”,相反卻進入了國際政治的“冰河時期”。

川普宣誓就職
川普宣誓就職

在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信誓旦旦”莊嚴就職的時候,就在幾個街區之外,眾多“蒙面人”卻與荷槍實彈的警方,發生了“巷戰”;他們用“憤怒的石頭”,當成了“雞蛋”,紛紛投向了美國銀行的玻璃幕牆。

川普宣誓就職 周邊失控
川普宣誓就職 周邊失控

而當堂堂美國總統“躊躇滿志”正式開始履新的第二天,美國人引以為傲的賓夕法尼亞大道,卻被數以萬計的聲援並且“呵護”她們的男人們,擠得水泄不通;而這場以反對剛剛擁有這顆星球上最大權力的男人為主題的、史無前例的女性運動,不僅在全美各地同步舉行,在世界各主要熱門城市,也都遙相呼應。

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兩天親臨“冰火兩重天”不同現場的博聞社首席記者注意到,在新總統就職典禮的鏡頭前沒有露臉的前國務卿克里,剛剛脫下他那標誌性的“戎裝”,但是依然牽着那條同樣著名的愛犬,“無官一身輕”地大方又高調出現在抗議人群的長龍里;而樂壇天后麥當娜,則用她那“常青”的嗓音,訴說著她“五十如虎”的“不老夢想”:“刺殺新總統並且炸毀白宮!!”

川普宣誓就職 John Kerry出現在抗議人群
川普宣誓就職 John Kerry出現在抗議人群

“意淫“新總統“遇刺”的,並非“娜姐”一人。已經被特朗普“冊封”為“Faked News”的CNN,不知道是否出於“報復”,甚至“教唆”,在就職大典前,竟然“不合時宜”地詳解“特朗普被殺和誰將繼任”的種種可能性;而“百年老店”BBC,又偏偏一再聲稱和辯白,“特朗普就職典禮遭遇槍擊”的推文,完全是“黑客所為”。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突破重重包圍的示威人群,終於回到酒店的博聞社首席記者,儘管曾經“成功”預測特朗普會最終當選,但當回想起遊行隊伍中年幼的女童,高舉“I Can Be President”標語的那一幕,心裡還真“不是個滋味”;在美國真的“誰”都可以當總統嗎?

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嗎?靜坐、抗議、謾罵、甚至打砸搶燒,形形色色的街頭“佔領”行動,是“正確”的選項嗎?

對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政客們而言,“學學”中共的“應急預案”,或許可以調整應對之策;在報道就職典禮和女性遊行的同時,博聞社首席記者通過在華府的暗訪,獲悉了部分獨家重磅內幕。

自從特朗普的“意外”當選,以及其不斷“出位”的言論和“大膽”的用人,中共雖不能說“樂極生悲”,但絕對是“由喜轉憂”。

“白宮說客”,一直在各國駐美使團中廣為流傳,並且日益成為紛紛“拉攏”的對象。博聞社首席記者獨家獲悉,為了“提前掌握特朗普新政府的動態”,中共已經並且仍將陸續派駐高層代表,與美方智庫進行“實質性合作”,以便“架起與白宮之間的高效溝通橋樑”。

在華府的多家高級智庫,儘管沒有回復或者置評博聞社有關“中共幕後是否提供資金資助”的直接詢問;但是至少3個不同高層消息源,均向博聞社首席記者獨家證實,中共希望藉由“白宮的有效管道”,一旦特朗普“越軌”,尤其在台灣問題上“走向深淵”,能夠在“第一時間不惜一切代價進行制衡和施壓”。

博聞社獨家消息源顯示,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議員們是中共的“主攻對象”;要求匿名的華盛頓智庫高層對博聞社首席記者獨家透露,剛剛卸任的美國總統奧巴馬,甚至也已被
列為中共最重要的“統戰”目標和“有效制衡”特朗普的“反對聲音”。

入駐白宮的第二天,特朗普和他的新聞發言人,都不約而同地繼續“炮轟”各大媒體,對出席就職典禮的“確切人數的不實報道”,而“怒髮衝冠”。

川普的發言人Spicer
川普的發言人Spicer

面對同一地點的“人山人海”,特朗普不是沒有“概念”;但卻對“Nasty Women”的抗議行動,”大惑不解和反唇相譏”:“我已經在橢圓形辦公室了,你們早幹什麼去了?”

是的,“早幹什麼去了”?無論你是否“投對了票”但依然心有不甘的美國選民,或者無論你是否依然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的堅定支持者,做最“壞”的打算吧!

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嗎?至少特朗普“總統”和他的“超豪華陣容”,絕對不會認同這樣的“定義”,並且同樣會對此表示強烈的“不滿”。

即使沒有所謂“從政經驗”的“總統”特朗普,也深知“勝者為王”的道理;這位開過賭場的億萬富豪,一直信奉的就是“贏家通吃”。

作為“總統”的特朗普,儘管還沒有頒布任何真正意義的“新政”,卻已經迫不及待地“廢除”了奧巴馬時代的多項“重大成果”,並且將那些堆積如山的文本,徹底扔進了“廢紙簍”,而成為名副其實的“政治遺產”。

酷似簽發一幢幢“Trump Tower”的商業合同,史無前例的特朗普及其史無前例的白宮團隊,正在一個最“好”的時代,用“鋼筋和混凝土”,描繪和重建“美國優先”的“銅牆鐵壁”?!

美國首都華盛頓,是當之無愧的全球政治中心;在鼓噪喧囂、“陣痛”紛紛襲來又“忍無可忍”的時候,世界和我們,應該懷抱怎樣的最“壞”的打算?

但是,無論如何,中共已經在最“壞”的時代,做出了最“壞”的打算 ;因為時間和篇幅關係,博聞社將繼續追蹤中共在美如何“遊說”白宮的詳情,並將在全新重磅專欄《華府特快》中陸續獨家披露,敬請期待!

“博聞強記,洞察世界!” 有關特朗普的美國以及無論“好懷”的這個時代和世界,敬請持續關注博聞社2017年各大獨家專欄和特別報道!

  • 钟明

    不久前讀過一篇文章,作者把川普的人格特徵,大致總結為三點: Anti Factual,Anti Intellectual,
    Anti Science。翻譯成中文就是: 反實,反智,反知。這三點,相當準確地描繪出川普其人,是多麼猥瑣。

    過去大半年,我對川普使用過不同稱呼,用得最多的是“惡棍”。 我其實並不喜歡這個稱呼,因為它沒有承載實際內容,更像是表達一種憤怒情緒。以後,在我的文字中,視具體內容而定,我會比較多的使用一個新的稱呼:三反分子川普。毛澤東時代,有老三反分子,習近平時代,有新三反分子,如今我們又有了美國版本的三反分子。從而,三反分子川普這個稱呼,對於大陸人來說,聽起來必然是非常的親切。

    從易到難,我簡單解釋一下這三反都是什麼意思。讀者可以自己判斷,川普是不是那麼回事:

    1. 我把“Anti Science”翻譯成“反知”,因為科學本身,其實就是知識,一個以自然來解釋自然的,精確定義的知識系統。本文中,川普對建立在知識基礎上的全球變暖趨勢的拒絕承認,就是“反知”的典型例子。坦率地說,“科學”二字,對半文盲的川普來說,是太艱深的話題,有些難為他了,本可以一笑置之,但川普如今擁有了踐踏知識的權力,那就是非常嚴重的一件事了。

    2. 我把“Anti Intellectual”翻譯成“反智”,因為川普的整個競選,都是建立在對教育水平較低的群體的煽
    動之上。比如在一次競選集會上,川普抱起一位他的支持者的孩子,宣稱,這是“我們的下一個建築工人”,川普這個百億富翁,還不如乾脆高呼:“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馬克思比你川普,更懂得如何煽動。最為惡劣的,是川普在對全國人民發表的的就職演說中,仍然以救世主姿態,對藍領階層發出露骨煽動。這樣的“反智”,已經進入了邪惡的範疇。

    3. 我把“Anti Factual”翻譯成“反實”,Factual這個詞,含義比較複雜。簡單地說,就是奉行“需要至上,需要就是事實”。其特徵:事實可以有不同版本,而其本來的真面目,並不重要,也沒有追尋的必要。大家知道,川普最大的特點,就是說謊的全然肆無忌憚。川普可以在任何時候,為了當時的需要,隨時隨機編造謊言,從不去澄清事實。與川普打交道,媒體疲於奔命,因為一個謊言還沒有澄清,已經又有五六個跟上來。舉個最近的例子,1月21日,川普接手白宮後第二天,川普的新聞秘書斯派塞的首次新聞發布會。

    斯派塞照本宣讀了一個預先準備好的聲明,而後拒絕回答記者們的問題,匆匆離去。聲明反駁了媒體廣泛報道的,參加川普就職典禮的總人數。媒體認為(有充分證據支持),川普吸引的公眾,大約是奧巴馬當年吸引的人數一半多一點,斯派塞宣讀的聲明認為(沒有絲毫證據支持),川普人數高於奧巴馬人數一大截。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斯派塞聲稱,你們應當遵照我聲明中所說的報道。也就是說,從此後,媒體只能講川普當局讓他們講的話。事後,小布什時期的白宮新聞秘書,根據自己的工作經驗,斷定這個聲明,必然來自於川普的直接命令,而斯派塞,則沒有必要的道德勇氣,抗拒川普的命令。

    斯派塞的第一次新聞發布,是個徹底的失敗。還記得奧巴馬的那位風度翩翩叫做厄尼斯特的新聞秘書嗎?人們懷念奧巴馬,不是沒有原因的。這種懷念,隨着兩個行政當局的天地之差的鮮明對照,無疑會越來越強烈。

    稍後,川普的高級顧問,競選女主管康威,在NBC的窮追猛打下,不慎道出了真相,沒錯,那份聲明是川普的直接命令,康威說,總統認為,應該向公眾提供”alternative facts“。”替代事實“?那不就是謊言嗎,記者繼續追問,康威沒有回答,她也無法回答。其實,毫無疑問,川普團隊中每個人,都非常清楚川普是個什麼樣的貨色。個人利益當前,只能捂着鼻子狼狽為奸。

    晚安,三反分子川普。明天是你美國總統任期的第四天。對全美國乃至全世界來說,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你的任期還剩下1457天,我們已經成功地熬過了三天。

    • 钟明

      斯派塞新聞發布會赤裸裸的謊言,迅速引爆社交媒體,美國網民送給斯派塞一個新名字:Baghdad Bob。誰是Baghdad Bob?那是美國人給當年伊拉克薩達姆的新聞官薩哈夫起的綽號。薩哈夫有過什麼輝煌業績?他說謊漫無邊際,堪稱一絕。比如薩哈夫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巴格達城內,一個美軍也沒有,堵在城外的美軍,正在成批自殺,事實是,在新聞發布會現場,記者們就能聽到幾百米外美軍迫近的槍聲。

      斯派塞能在第一場新聞發布會後,就與當年紅遍全球的傳奇騙子薩哈夫齊名,可喜可賀呀!

      斯派塞,我知道謊言不是你編造的,我也知道你是在代人受過。奧川二人就職典禮人數的比較,證據確鑿,眾目睽睽,你當然知道說謊的後果,麻煩是,你沒有道德勇氣,抗拒你川普主子要你說謊的命令。但我還是要問你一句:既然明知川普是個什麼人,為什麼還要給騙子當奴才?你難道就找不到一個職業,即便不那麼顯赫,起碼能給你帶了一份做人的尊嚴?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Pbu2Mv2LII

      這些導彈射程是 300 公里,它可以覆蓋大部分的斯普拉特利群島和斯卡伯勒淺灘來自菲律賓。這個消息今天日但明顯的部署和準備工作發生了一些時間在 1 月 20 日之前。這是兩黨的政策.如果你相信有很大區別希拉蕊和對中國的特朗普,有一天你可能會得到一個驚喜。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同樣可以適用於杜魯門、 馬歇爾、 比爾和希拉蕊 · 克林頓。這僅僅是一個開始。你的意思是什麼?

  • 朱仕强

    嚴防中共【巴拿馬文件】$$左派恐怖份子,必須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電郵門,才能從源頭制遏制反美賣國勢力!!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紅 2/3 知道他們的結局是最痛苦。他們得不到保護。他們必須最後崩潰前逃生 。
    這是和平時間最大逃亡。
    史無前例的整個政黨空前的集體大逃亡.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集體大逃亡。中國共產黨員對中國共產黨最極端的仇恨。他們知道這個政權幾乎完全崩潰首先歷史上是沒有任何國家是整個政黨,整個政權從事集體大逃亡。海嘯或任何重大災難倖存者講述這個故事。海嘯衝擊前,世界是無聲的。所有的動物,如鳥類、 狗、 豬逃命。這是他們的動物本能。在大陸的中國人也有動物的本能。在經濟、 政治軍事海嘯大災難將很快到來。所有那些可以逃避的人現在必須這樣做。這包括和特別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 中央委員會、 解褲軍等。他們早事先逃走了。

  • 钟明

    康威的“alternative facts”,引起了全美國巨大反響。網上網下,除了諷刺挖苦之外,許多人引用了喬治奧威爾的“1984“來形容川普當局,沒錯,那本書中描述的極權主義種種技倆,已經開始在美國上演。川普與他周圍的惡棍們,上任伊始,就已經對美國民主制度的核心因素,展開全面攻擊。好在,終於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川普及其同黨,對國家構成的致命的威脅。

    我提請博訊,上任第二天,川普就在CIA對整個媒體公開宣戰,而他的同黨,則開始發出種種威脅,請再回顧一下川普的就職講話,他以救世主的面目,把自己與人民等同,全面詆毀包括共和黨在內的美國政府所有三個分支,他究竟想幹什麼?

    如果在未來四年,美國民主制度的最後守護神媒體,不能有效擊退川普的進攻,那麼美國的民主制度,就會在我們眼皮下完全改觀。在這樣的特殊關鍵時刻,博訊標榜的“中立”,未必是最合適的選擇。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這也是危言聳聽。美國憲法不能以這種方式。總統的力量是有限的。特朗普的力量是有限的因為他並沒有大多數民眾投票。

      • 钟明

        我沒有說川普一定會成功,前提是,媒體與公眾都要睜大眼睛,堅決回擊川普對於民主制度基礎的侵蝕。

        比如,為什麼川普以媒體極不誠實為理由,向媒體宣戰。我舉個例子,你考慮一下。

        大約10天前,川普接受了華盛頓郵報採訪,記者問,你承諾要使美國重新偉大,但每個人可能有不同的感受,美國人民如何知道美國是否已經重新偉大?

        川普回答:“到時候我會告訴他們。”

        川普進一步說,為了使人民實際感受偉大,我會加強美國軍事力量,然後舉行大閱兵,讓軍隊在賓夕法尼亞大街遊行,讓戰機在紐約華盛頓間翱翔。

        你還不覺得毛骨悚然嗎?你還看不出川普為什麼要對媒體宣戰嗎?如果不靠無休止地攻擊媒體誠實性,進而毀掉媒體的公眾信用,他川普怎麼可能在他覺得需要的時候,通知人民,在人民救星川普領導下,美國已經重新偉大?川普在就職演說中,把美國過去幾十年形容的如同人間地獄,他的動機是什麼?

        還記得習近平為什麼要閱兵嗎?金正恩為什麼要閱兵嗎?川普對這些獨裁者心儀,早已不是秘密,但起而仿效,他想幹什麼?

        我知道他要幹什麼,他眼睛盯住的,不是未來四年,也不是未來八年,而是打造長期控制至少是影響美國政府的家 族政治王朝。

        順便提一句,川普想要大閱兵,還要有些周折,首先髮型要改一下:

        https://uploads.disquscdn.com/images/8db03edc3fd27cf4511a7c1e859e7cddceceb3e55cfc6fb6c76e602456b89533.png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ZREvulH55Y&t=96s

          不用急。美國人正在尋找真理到七十年的民主黨人,華盛頓郵報 》 和其他媒體的謊言。從開始簡單的部分開始。在 1941年至 1945年美國向中國送790,000 噸物資 (不全是武器)。但只有 5%或小於 40000 噸送給中國。其餘去了美國平民和士兵在中國。包括香煙和威士卡。一個美軍師沒有戰鬥消耗 700 噸一天。強化戰鬥同樣一個師需要 1000 噸一天。4 萬噸不足夠維持一個美軍師在非戰鬥狀態2 個月。但媒體和美國總統杜魯門稱美國支援超過 60 師中國軍隊。是那不怪誕的謊言嗎?這些美國人想要說實話,尤其是關於中國必須歡迎你援助和那些你有價值的朋友。

          • Guest

            列根老布殊的集團的遺留,克林頓小布殊的時候所謂的中間路線,奧巴馬承繼而且無意也許無魄力改變的龐大的建制派利益關係網,盤踞在經濟及外交上的「怪物」,低及中等藍領、白領感到受騙了,產業轉移從低等技術漫延至中等技術,全職的崗位越益減少,競爭加劇,增加的主要是兼職就業,高等技術精英壟斷話語權,貧富兩極分化遭受漠視,於是他們通過無組織但有意識的共同投票意向,建構了改變話語權的選舉結果,川普贏得超過80%郡,受到茶黨顛覆的共和黨所向披靡,票選其慣性標誌的地圖變色了,這個風向將有效預防中等高級、高等初級及中級的就業隨異化的全球化流向那些沒有自由法律的舉國體制的地區,那些高等技術精英是無所謂的,他們可以到那些地區服務當上當地的人上人,平民的選票現在說得清楚,必須重整華盛頓的政治結構,不要不藍不紅的無稜兩可,串通一塊兒漠視平民聲音的「自我中心」,要不紅,要不藍,那麼,才回復到有真正反對派,桑德斯的失敗標誌著川普的不能不勝利,因為希拉莉只代表老舊的利益集團。

          • 钟明

            你提到的這些,我也有一定了解,只是沒有意識到其嚴重程度。

            與另一位網友交流,你大概也注意到了。看來在博訊網這裡出現的分歧,很大程度上起源於各人看問題有不同的側重點。我在這裡抨擊川普,可能有人覺得我是超級自由派,那還真是不對,我相當接近中間。我的側重點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我認為川普對美國民主制度,構成了致命威脅。

          • Guest

            那我就從在博訊裡寫過的一批的跟評裡揀兩個重貼一下,說明我在即使川普當上總統也並不那麼「世界末日」上的看法的理由(這不代表我全無憂慮,但逆向思考、舉一反三是制止自己鑽牛角尖的前提),還有,民主黨是自己敗自己,不趕快正視自身問題,就可能繼續敗,就可能敗得更慘,在大選結束前,我又已這樣寫過,兩黨裡的哪個自己敗自己,大可能促使第三黨崛起,兩黨臭味相投一起自己敗自己,第三、第四黨難免擴充:

            有感於川普的總統就職典禮 /陳維健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7/01/201701220553.shtml
            Guest hyb • 3天前
            現在不相信美國立憲先賢規劃的分權制衡制度了?這制度的邏輯建立的根基真那麼脆弱,又何必嚮往,這個制度成長的方向本來就是主題在於防範掌權力者的,地方的選舉賦予地方政府合法性,不可讓渡的權利因此不會泯滅,美國人那麼好對付的嗎,川普來了,說不定左翼會開始欣賞持槍權了,自由之下常常「此消彼長」,美國的自由不是天掉下來的,是歷來美國人一手掙來的,你不信任美國人民了?但我信,無分左與右,左右都有缺點,左右都會不正確,美國人民不會忘記「鐘擺平衡」的好處,地方上的政治還不止兩黨哩,普通法系統不是說笑的,英國無成文憲法都可實現憲政,這是英、美「例外」的根源,除非美國法律系統歐洲化了,否則歐洲的歷史不在美國起作用,當然,美國的根也可以是死掉的,現在就很多人想美國歐洲化,歐陸法系統一向高效率,方便集權,我擔心歐洲多過擔心美國,美國國內現在這許多勢力要跟川普扯爛污,哪有他天下無敵的份兒,克魯茲就示範過一個人拉倒一個法案,英式議會文化不是說笑的,你看香港,立會半數議席是小圈子選舉,九七後地下黨一直佔據立會多數,特首馬上就要換到第四個人,但十四年了都過不了「廿三條」,香港前立會議員梁家騮醫生一個人憑「點人數」就拉倒一個法案,迫使匪屬地下黨偽港府把議案收回,香港才一院而已,美國還兩院哩,川普有沒有那麼長命玩都是問題。

            歐美左派前路茫 三大問題待解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7/01/201701220553.shtml
            Guest • 3小時前
            既然文中提到「婦女大遊行」,那就順便一提,都不知有多少過去擁護民主黨提倡女權的現任的女孩父親們、母親們,為了反對「超級厠所」、「超級更衣窒」,反對沒有進行變性的「心理女性」男人(實際上也就等如任何男性)可以隨意跑進公共的女性專用空間,就拋棄民主黨了,那他們投靠右翼,就順便支持了右翼的反對同婚,雖然這些父親們、母親們大多數有可能本來抱支持同婚的立場,專注給「小眾圈子」傾斜,離棄主流,你看,他們是如何給自己拆台。

            他批評,左派一大缺點便是只懂要求改變,卻不明白改變/「佔領華爾街」發起人之一懷特(Micah White)上周撰文警告,若缺乏清晰的上台執政策略,大遊行最終只會淪為「自我感覺良好但沒有實效的大龍鳳」——那些年,如果沒有紀德、悉尼胡克等的這些看到左翼裡「狂歡」不可收拾、主流已然異化的左翼分子,沒有他們的出力,以至於不惜聯合右翼裡主流,美歐當時的左翼應該整個的難免被歷史掃進垃圾堆了。現在,左翼的所謂進步,盲目又不顧現實,閉門造車,自說自話,「離地」,鑽牛角尖的進步,全力推動進步前的顛覆,卻根本仍未掌握進步後的如何建設,都成了「分解主義」,過去,民主黨的「基本盤」的「主流」實際也屬於整個社會的「主流」部分,現在民主黨把這些人趕跑了許多,主要靠一大堆的各自之間「共同想像」貌合神離、實際上「張力」相當大的非主流「小眾圈子」充撐場面,正好就是同構它近年在「分解主義」裡打滾的邏輯。現在,民主黨的「狂歡」正在向部分過去的「基本盤」吼叫:我們永遠偉大光榮正確,你錯你錯你錯你錯。

            激進左派經常把職場上的科技改變視為貪婪資本家所為,寸步不讓——別以為「春江水暖鴨先知」的鴨子是傻子,科技升級是一個問題,而催谷科技升級、產業外移是同一個問題,成本的上漲,其中,如果無必要、低必需的無厘頭成本得不到清除,當然殘害就業,工薪階層與資本、資本家具有互相依存的關係,幹死資本、資本家也是等於幹死工薪階層,沒有資本家的貪婪,請看熱德拉斯《新階級》,節制自由資本的繁文縟節超過合理水平,特別是,美國雖然擁有許多大財團、大資本,但提供就業的主力仍是中、小企,中、小企越來越因應支付不起成本,減少提供全職的職位,轉而專門聘請兼職,這不用資本家自己來,工薪階層先起來與之過不去。

            拿自由做交易的儲安平
            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46.html
            羅伯特•諾奇克所說的知識分子指的是文字匠(wordsmiths)包括詩人、小說家、文學評論家、報刊記者以及眾多的教授。這些知識分子都有一種優越感,羅伯特•諾奇克認為,這些文字匠在學生時代因為文字技巧使他們親身感受到了老師給予的褒獎,因此顯而易見,正是這些褒獎在很大程度上使他們形成了這種優越的資格感。那些(未來的)文字匠知識分子在學校這種正式的官方的社會制度中是成功者,而在這種制度中,相關的回報乃是由教師這個中心權威進行分配的。知識分子希望社會也象學校一樣,由一個權威來分配獎勵,可是資本主義社會卻不是這樣一個社會,於是知識分子的失落感導致了他們對資本主義的反感。

            秦暉:列寧堅持專政的理由——民心不在我這邊
            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45856
            顯然,拋開那些意識形態的和雲山霧罩的繁瑣論證,列寧的邏輯其實簡單明了:在俄羅斯,“人民不愛,黨愛”的事很多,所以要“專政”。我們是少數,不能得到、或者說不能保證得到多數票,因此民主對我們構成危險,我們需要“專政”。對手搞暴力我們當然要“專政”之,對手搞和平民主我們同樣要“專政”之。而我們是“先進”的,多數人是落後的,所以我們也有理由對他們實行“專政”。在1920年的一次未發表的談話中,列寧把這個邏輯講得很清楚:“我們從來都不講自由,而只講無產階級專政!我們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是因為它是服務於無產階級利益的政權。因為俄國本來意義上的工人階級,即產業工人階級只是(俄國人中的)少數,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就是為了這些少數人的利益。只要其他的社會成分還沒有服從於共產主義所要求的經濟條件,這一專政就將延續下去。”

  • Guest

    不說團結你的同胞,至少了解你的敵人吧?『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同志們上,斗死他』——這能幫你贏嗎?

    有些人到現在了都還不知自己這一邊是怎麼輸的,還在繼續做那時令自己這一邊輸掉的事。

    我見過有這樣的轉貼——資中筠:會怨的怨自己,不會怨的怨別人。

    • 钟明

      我假定你是在間接評論我前面的帖子,那麼就請針對我帖子中陳述的具體觀點或事實,表達你的看法,請不要依靠純粹的臆測,或者依靠轉移話題,來批評他人,這不是討論的合適態度,也沒有任何價值。

      持客觀態度的網友,我想都會同意,我前面的帖子,與競選期間發生了什麼,一點關係沒有。我談論的是美國今天面臨的嚴重局面,你能否認嗎?請不要以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是在誠實地考慮更大的問題,請切莫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

      PS:

      你既然轉移話題,那我順便回答你幾句,但這是最後一次回答:沒有美國敵人俄國的幫助,川普贏不了,沒錯,下次俄國還會幫助他,他還回贏,但這是你引以為自豪的勝利嗎?再說,如果在任何其他民主國家,300萬票的差距,川普都是輸家,你不承認嗎?

      我預料,川普的支持率將繼續下跌,當他的支持者中一半人明顯拋棄他的時候,你願意承認自己錯了嗎?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這不是完全對的。民主黨由於 TPP 失去了很多的支援。希拉蕊應該已有 45%的關稅。但她沒有。從工會的角度來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促進無煙產業損害的傳統藍領工作。希拉蕊被視為虛偽因為民主黨領袖反對 TPP 最初提議的布希 Jr。

      • Guest

        你假定我就你的話題中的甚麼甚麼說了甚麼甚麼,然後要我回答?挺喜感的。這算不算自我中心主義。

  • 啊啊啊

    很久沒上網了,原因是我這幾個月在華府到處遊說訪問,太忙了。本來,我是期望海外民運來做這個事情的,最後我還是親自出馬了。美國的“一中”政策,我以前在博訊留言,呼籲美國重新考慮。現在這個問題已經不在話下了。我以前還在博訊留言,呼籲美國以強大武力,迅速摧毀中共政權!這個遊說工作,我目前還正在緊張進行當中。今後幾個月,我都要忙這個事情,沒有時間上網,請大家不必挂念。我也希望大家跟我一樣,有條件的話,都來做這個工作。讓我們大家一起努力,爭取2017年,堅決徹底結束中共政權!

    • Joan

      支持!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Pbu2Mv2LII&t=1s

      你的好消息。已經開始。此外,特朗普想與蔡英文討論什麼?是關於部署 LRMS 南沙太平島上的嗎?那是絕對合理的。

  • Joan

    凡是中共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中共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

    • 钟明

      那你必然是投的希拉里的票。因為大選前,中共一直在資助川普後援團。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中國共產黨是OSS/CIA 培訓出二類蠢蛋。奧巴馬八年不造事。在期限結束了他答應工會所有免費午餐。作為賄賂來支援 TPP. 那是選舉毒藥。他威脅共和黨人如果他們選舉將不得不付出巨大的免費午餐,結果他們攪出特朗普。他 45%的關稅是大膽的。是政治自殺,但他不會付奧巴馬的免費午餐。取消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他政治自殺失敗。但相反希拉蕊被奧巴馬政治自殺。

        • Guest

          工會的老建制派早已成了民主黨建制派的寵物,工人也不夠力量顛覆工會的老建制派組成新建制派,於是工人自動分散,憑個人身份,集體投靠共和黨,這的確是這本次選舉的特色,現在民主黨建制派大反特反這個他們過去的基本盤部分。

      • Joan

        請不要自以為是好不啦,我慶幸投票給了川普,這也是美國人民的選擇。你應該知道克林頓基金會,就有中共國的金主,還把希拉蕊勝選,作為第一預案,現在又要統戰奧巴馬,中共到底支持誰,已經一目了然。。。羅宇被統戰了;法輪功也被統戰了;難不成你也被統戰了??身在美國,何必杞人憂天。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絕對不會因哪個政黨而改變。川普組成的班底,已然說明一切,你沒必要耿耿於懷。當然,如果因為貿易戰,讓你的生意受損,則另當別論。。。

  • 揭示真相

    真是: 奧軟蛋 — 奧使壞 — 奧辛格 三步曲 ?
    奧軟蛋, 你就不能爭點氣, 別被我說中?

    • 钟明

      你想要奧巴馬做什麼?犧牲百萬美國人生命,與中共開戰?

      我是美國公民,我首先效忠的,是美國的國家利益。

      如果你是同樣情況,請不要忘了你宣誓時,對接收你的這個國家的承諾。

      • 揭示真相

        好的, 明白我們的分歧了.
        你更關心美國, 而我更關心中國.
        由此, 也知道了為什麼你對川普的的厭惡程度遠遠超過對習魔頭的.-

  • 揭示真相

    我前兩天曾經表達過, 無論你對川普如何看, 他現正在對中華民族最大的敵人—-中共專制邪惡政權施加壓力, 如果你這個時候攻擊川普, 就是事實上和中共站在了一起.

    複製下前兩天的貼:

    —大家來博訊, 這個以中國為主題的中文網站, 就是因為關注中國, 對不對?
    大家也都同意中國最大的關鍵問題是中共把持的邪惡的專制制度.
    現在, 在對川普的判斷上, 大家有了尖銳的分歧. 但是, 這個分歧不應該轉移焦點—-對中國問題的關注. 我們對其他議題的各種觀點, 其實也都是圍繞這些議題與中國的相關性.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和中國的相關性在那裡? 目前看最突出的就是他會對中共在很多方面施加壓力, 會在事實上對中共專制政權造成損害. 這就是中共喉舌不停負面評價川普的原因.
    既然川普很可能對中共專制政權帶來打擊, 我們就應該支持他. 這不是最根本的道理嗎?
    如果你堅持認為川普就是一個惡棍, 現在川普要打擊中共了, 你是否應該支持川普的行為, 至少這次?
    如果你認為川普根本不會打擊中共, 會和中共同流合污, 目前還沒有明顯的證據. 而且這個判斷與中共對川普的態度相矛盾. 當然, 可能未來會證明你的判斷正確, 但至少現在, 請你不要配合中共的策略, 不要用實際行動支持中華民族最大的敵人—–中共!
    如果你不在意實際行動會幫助中共, 一定要堅持自己的”正確”觀點, 你已經做了最錯誤的事情—–幫助了中華民族最大的敵人!
    如果你不認為幫助中共是什麼大錯, 此文不適合你.
    如果你認為不能為了反共而支持一個”惡棍”, 給你個例子: 如果習近平現在宣布解散共產黨, 中國實行民主制度, 我們會100% 支持他這個行為, 即使他是十足的惡棍!
    如果你更關注其他國家而不是中國, 回到第一句話, 可能有其他更適合你的網站.
    確實, 我的文字能揭示我的狹隘——-太關注中國.—-

    最後再舉個例子:
    共特及一些被中共蒙蔽的人們, 經常有這樣的話:
    我雖然不喜歡中共, 但是贊同它鎮壓法輪功(核平日本, 武力奪取台灣, 舉辦奧運會, 強力反腐, 南海填島…………等等等等), 難道現在括號里又加上了—討伐川普—?
    用實際行動支持中共, 是智力問題還是本身就是共特?
    即使你認同中共流氓的某些觀點, 但決不應該公開與中共同流合污. 中共是中華民族最大的敵人! 遂了自己的私念, 卻幫助了中華民族的敵人.
    再重複個例子: 即使你對猶太人有再多了負面看法, 也決不應該在希特勒種族滅絕的時候公開附和希特勒!
    不能為了私念違背最大的公義!

    • 钟明

      與我討論問題,請直接跟帖。真誠地討論問題,從來都是有益的。

      我在以前的發言中,已經多次回答過你的這個問題–川普實質上是在幫助中共,而不是在打擊中共。中共不懼怕貿易戰,因為美國的民主制度,決定會比中共,更承受不起貿易戰後果。中共最懼怕的,是TPP,其次懼怕的,是美國構築的軍事政治包圍圈。TPP已經被川普廢掉,軍事政治包圍圈,隨着美國亞洲盟友,首先是日本,對美國新政權的絕望,封鎖中共的包圍圈,也勢必分崩離析。你可知道TPP對日本意味着什麼?對於這個美國最忠實最重要的盟友,川普的蔑視甚至敵視,終將迫使日本也向中共屈服。TPP消失後,中共將成為亞洲經濟的主宰,美國將在亞太事務中被邊緣化,並最終把世界政治經濟主導權,拱手讓給中共。

      川普是個奸商,對於他,所有的東西,或者是他的籌碼,或者是他餐中魚肉。川普對民主價值沒有絲毫興趣,實際上是非常仇恨。他在美國已經開始侵蝕民主體制,是不爭的事實,要他去促進中國大陸民主,豈非天方夜譚。川普是唯一的總統,在就職演說中,隻字不提繼續維護美國價值觀念。

      我再重複一遍我的預言;川普與習近平,經過磨合,最早今年底,最遲明年某個時候,會徹底和解,睡到一張床上,而上床前的那盤魚肉大餐,就是中國海內外民主運動。你儘管拭目以待。

      我百分之百相信,如果能選擇,習近平此時此刻,仍然是選擇川普而不是希拉里。

      • 揭示真相

        重複我前文的一段話

        —–如果你認為川普根本不會打擊中共, 會和中共同流合污, 目前還沒有明顯的證據. 而且這個判斷與中共對川普的態度相矛盾. 當然, 可能未來會證明你的判斷正確, 但至少現在, 請你不要配合中共的策略, 不要用實際行動支持中華民族最大的敵人—–中共!——

        現在滿屏幕都是中共流氓政權喉舌對川普的負面報道.
        不要加入中共的行列.

        • 钟明

          如果你留意,那麼你會看到,我的所有的與川普有關的帖子,極少提到中美關係。我憂慮的是川普執政後美國的前途,實在太可怕了。還是那句話:關心中國大陸,只是我附帶的嗜好;我首先效忠的國家,是美國不是中國。

          鑒於我對大陸許多海外民運人士言行的失望乃至反感,我今後關心中國會比過去少得多。

          • 揭示真相

            好的, 明白我們的分歧了.
            你更關心美國, 而我更關心中國.
            由此, 也知道了為什麼你對川普的的厭惡程度遠遠超過對習魔頭的.

          • 钟明

            也對也不對,不對的是,我恐怕是中文媒體上最早也最連貫一致剝習近平底褲的人。對的是,我對習近平的憤怒,沒有多少”personal”的成分。形象地說,假定有機會,我想直接站在川普面前,對他豎起中指,但我並沒有對習近平有這樣的願望。習近平是一個無恥政權的最邪惡的代表,如此而已,但他沒有直接傷害到我什麼。川普對我心理上的傷害,是太嚴重了。

      • 無離頭九大種乞兒習小丑

        LOL TPP 仍然需要由美國國會通過。它將至少一年。民主黨人的支援是弱的。這就是為什麼奧巴馬 8 年沒有碰它。 中國共產黨為什麼怕?

  • 东方来

    廢話!奧巴馬還用統戰?他這8年把一個東方小流氓養肥成了自己都害怕的大流氓,還統什麼戰,早就站過去了,他那同父異母的弟弟不是在深圳大發橫財嗎,多餘再讓統戰部廢銀子費力,請好就齊了。

    • Guest

      他向全球化大餐食客政治勢力妥協了,換到他喜歡的醫改及移民政策等,他擺脫了國務卿希拉莉,但沒有擺脫多少她背後的勢力,基於這方面他才落得「猶豫不決」的評價,他任期的上半部的個人表現明明態度親普京,卻受到跟歐洲有龐大利益關係的政治勢力影響,在一定的程度上,他相當於放棄當總統,他甘當傀儡。

  • zhiyanwuji2013

    看着“博聞”社這篇語病頗多、華而不實的文章,很明顯的是這個社已經失去了以“聞”為業的媒體操守,你既然“獨家獲悉”了中共統戰奧巴馬總統的內幕,為什麼不敢亮出消息來源?起碼CNN在發表英國情報人員對川普的負面消息時還敢於這樣做吧。與這個重磅消息不對稱的是對人民抗議的冷嘲熱諷(其實很低級),對奧巴馬政治遺產“踏上一隻腳”的強烈快感。
    對博訊嚴重失望。

    • 钟明

      你的觀察很敏銳。我讀了兩遍這篇報道,有些地方,感覺與你完全一致,也有些地方,好像在讀朦朧詩,搞不懂記者究竟想表達什麼。考慮到過去博訊的報道,我覺得他們不像是直接倒向了川普陣營。我願意理解為,這是博訊在實踐他們標榜的“中立”,把自己放在高椅裁判者位置上,試圖把嚴肅的話題幽默化,以顯示自己的超然。這也是為什麼我在跟帖中,特別提醒博訊記者關注目前的政治局面。說到底,川普對媒體宣戰,其中也包括了博訊,此時,“中立”完全是空話,覆巢之下無完卵,我想博訊不會不了解這一點。

      • zhiyanwuji2013

        我覺得,如果以報道政治動態為職志(這麼說大概不辱沒博訊吧),而且與中國、中國人相關的動態為其重點,那麼在一個爭議空前之大、參與者立場尖銳對立的話題上,這個媒體平台發論時理應立場持平,尤其是這個議題的中心乃是一個宣稱獲得了大多數民意的執政者,那麼作為媒體就更要注重自己的傾向性,趨炎附勢或能得意一時,對自己價值的危害卻會長久。現在被右翼極口謾罵的主流媒體,如果當年在克林頓醜聞時期仍然偏向他說話,而不是如實報道一切細節,他們恐怕就撐不到川普上台這一天了。所有在這個平台上表現出對奧巴馬的深仇大恨者,不知想過沒有:奧巴馬是美國人民用多數選票選出來的總統,他所做到的、在兩院多數掣肘下沒有做到的,都是在憲政框架內的博弈結果,如果仇恨那麼大,首先要仇恨的就是美國的民主制度,不是嗎?
        其實“博聞社”的東西,一向就顯得躁動、淺薄,在重大議題上,屢屢發表力不從心之論。沒有金剛鑽,就先別攬瓷器攤,平實報道不是很好嗎?

        • 钟明

          CNN也好,紐時也好,他們版面的精彩,很大程度上是高水平專欄提供的。想在華人圈子職業寫手裡,找到一些能夠接近美國主流媒體專欄水平的作者,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博訊還算不錯了,起碼我不覺得他們直接聽命於哪個勢力。就這點操守,在中文媒體中,已經算很不容易了。

        • 钟明

          回過頭看,這次競選,民主黨宣傳策略之愚蠢,真虧了他們有那麼多年競選經驗。比如奧巴馬的政績,經濟上,奧巴馬上台就接手了美國歷史上僅次於300年代大蕭條的最嚴重的衰退,到下台時,美國是全世界一枝獨秀的經濟實體;不錯,收入增加不夠快,但仍然是一枝獨秀;反恐上,川普口口聲聲問選民,你們比八年前是不是更不安全了?問題是,the whole fucking world is now more dangerous than 8 years ago! 美國不安全,但卻是相對最安全的;國際聲譽上,今天美國在世界上受到的尊重,與奧巴馬接手時,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從2017年1月20日開始,美國又成了全世界嘲弄的對象),所有這些,在整個競選中,提都不提,what a bunch of morons!

          • zhiyanwuji2013

            問題在於,自由世界媒體的傳統一向是報憂不報喜,給哪怕是一個茶黨綁架了兩院的弱勢總統評功擺好,也是媒體大忌。
            那些罵奧巴馬總統對共黨軟弱的人,從來就不提“重返亞洲”“TPP”是奧巴馬總統提出並付諸實行的,而他們川大大卻公然以縮回美國、背棄盟友為號召,在後真相時代,人們根本就不在乎實情如何了。

  • 民国万岁

    克林頓當年轟炸共匪南斯拉夫使館,大快人心,希望川普也給共匪一點顏色看看。奧巴馬不敢背叛美國的,就算他和川普有不同意見,也會認為共匪是最大敵人,否則奧巴馬任內的重返亞太、制衡中共的戰略是幹什麼來的?
    奧巴馬卸任前還簽署的《2017國防授權法案》要求「改進美台軍事交流」,加強台美資深將領與官員互訪,還禁止美國國防部採購來自中國大陸的軍需物資。說得明白一點,這相當於突破了目前美國現役將官以及助理國防部長不得訪台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