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区城镇化受质疑 被中国当局驱赶进村镇定居的西藏牧民正面临经济文化冲击

西藏【博闻社】中国政府表示,藏区的城镇化会推进工业化和经济发展,改善游牧民的生活条件,还能更好地保护环境。 同意搬迁的居民将获得城镇户口,在住房、医保和就学方面,政府免费提供或给予高额补贴。

但批评者指出,这是一种一刀切式的办法,许多牧民没有像官方许诺的那样过上好日子。2000年代初,政府曾推行自愿的部分定居,即让老人和孩子进城,青壮年牧民则继续保留传统的游牧生活方式。而目前的城镇化政策则没有这么灵活。

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Erasmus University)社会学研究所的菲舍尔(Andrew Fischer)对法新社说:”现在对牧民采取一概搬进移民村的政策,认为这对他们有好处。”他指出,这会带来失业、酗酒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法新社记者走访了一个移民村。居民们抱怨自己没有就业和获得一技之长的机会。42岁的卓嘎(Dolkar)对记者说,他现在还没有找到固定工作,很后悔两年前卖掉了最后两头牦牛。”本来觉得这是一大笔钱,可没想到城里的东西都这么贵。”

报道说,牧民在城里能找到的工作收入都很低,比如作建筑工和清洁工 。但不少以前生活自足、拥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牧民不愿干低三下四的工作。

菲舍尔指出,只有在有足够就业机会的情况下,让牧民进城才会给他们带来好处。”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市场上摆摊卖饺子。如果没有工作,进城后生活也不会有改善。”

批评者认为,藏区城镇化的目的之一是便于政府控制管理。2000年以来的统计数字显示,藏区城镇居民的人口增长了近60%。5年前,官方开始推广所谓的”干部驻村”。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曾表示,每个村庄都应成为抵御、打击分离主义渗透的”堡垒”。

人权观察组织的中国分部主任里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城镇化使得原先分散的牧民集中起来,而居民对政府的依赖性更大,总之变得更易于控制。

环保专家也指出,定居政策不能有效保护草场,反而破坏了当地的生态平衡。”停止使用草场的做法是行不通的”,内蒙古农牧科学院草原研究所的专家孙杰说,在草场上放牧是一种自然的生态循环,土壤和植物的健康生长需要有吃草的牲畜。否则会有外来草种入侵,改变土壤的自然特性,加速水土流失。

住进新房、用上自来水的牧民的民族认同感也受到挑战。有人抱怨孩子在学校里只有汉语教学。” 我的孩子以后就不会知道我们的历史、不会了解西藏的传统”,6年前搬进新居的牧民多杰(Dorje)说:”我的孙子辈大概不会知道我曾是个受人尊敬的富裕的人,他们将只见识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