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欠下高利貸 發200多萬元微信紅包

Tl9m-fxsqxyc1713205【博聞社】22歲的大四女生木子(化名)是武漢一所高校的學生。父母對她十分寵愛,每個月給她3000元生活費,大學生活原本簡單快樂。一年多前,她在同學的推薦下加入了一個微信紅包群。剛開始,她以為只是搶紅包的遊戲,後來她才意識到這有可能是賭博時,卻已陷入太深。

去年一年木子總共發了206萬餘元微信紅包,搶了196萬元紅包,輸了10萬餘元。為了還債,她還借了「高利貸」,去年12月間找一家公司借了8萬元,半年不到,債務竟莫名變成17萬元。為了幫女兒還債,木子的父親賣掉了愛車,可依舊不夠。

去年1月,同班同學拉她進了一個微信紅包群,稱群里每天都有人發紅包,只不過需要接龍。好奇之下,她發現:群友很少聊天,幾乎只發紅包,發的都是拼手氣紅包,發紅包前會有規定,例如搶到紅包最少的人繼續發。剛開始,大家都只是30元、50元的玩,慢慢上癮後,木子加的專業搶紅包群越來越多,發的紅包也越來越大。

「看到紅包就想點,簡直停不下來。」為了搶紅包,木子甚至整晚不睡覺。她慢慢摸出門道,除了最小紅包接龍,還有很多玩法。比如,一個500元紅包發出去後,搶到紅包的人,將紅包金額小數點後兩位數字相加比大小,俗稱「牛牛」。搶到110.26,就是「牛八」;如果是120.61,就是 「牛七」。「牛八」比「牛七」大,「牛七」繼續發500元紅包。

每人每天發的微信紅包金額有上限,達到一定限額後,就不能再發紅包了,但有人早就想好對策。每個微信紅包群都有群主,群主手下有「車隊」,車隊里有「車一」、「車二」、「車三」……等一批「車友」代發紅包,在群里只發不搶。每次木子達到限額,又需要發紅包時,就會通過微信「AA付款」的方式轉賬給群主,再由群主請「車隊」代發,群主會從中抽取10%的傭金作為提成。高峰時期,木子加了40多個微信紅包群,平均每個群里有100多人,多數是武漢的群,也不乏外省的群。

2015年,木子發出紅包總計136萬餘元,收到紅包總計196萬餘元。為何收到的紅包金額還多一些?木子表示,這與紅包限額有關。一般每天發出的微信紅包,總金額不能超過5000元,因此,她經常採用「AA付款」的方式,找群主幫忙代發。通過其轉賬記錄,記者看到,她每個月轉賬數萬元,多的時候, 一個月達到26萬餘元。她自己統計了一下,2015年,她找人代發紅包的金額其實高達70多萬元。相當於發了206萬餘元紅包,收回196萬餘元紅包。木子算過賬,在微信紅包上,她共輸了10萬餘元。

木子說,從一開始,就經常輪到她發紅包。那時,她只是覺得「點子背」,搶得少,發得多,木子就更加不服氣,玩得更頻繁了。記者問,輸了的群友若不接龍發紅包怎麼辦?木子說,這個人就會被群主從群里「踢」出去。因為群里都有熟人,也還想繼續玩,所以不發紅包的情況會非常少。

因越玩越大,每個月3000元的生活費已不能滿足木子的需求,她2.6萬元的積蓄也全部花在搶紅包上,家人送的金項鏈等首飾,也被她典當了6000元錢。可這些依舊不夠,她只好利用節假日出去兼職,辛苦賺來的兩三萬元,又被她投進了紅包接龍,又有去無回。為了翻本,她還找同學借了2萬多元。

去年12月,正在木子一籌莫展之際,紅包群一名群友陳某主動聯繫上她,自稱認識借貸公司的。木子彷彿看到了希望,和陳某一起,來到了武昌漢街附近的一家借貸公司。木子表示,她只想貸款2萬元,把欠同學的錢還了。在考察木子家庭狀況後,借貸公司業務員王某當即表示,可以貸款8萬元。木子不同意,對方又表示,貸得越多利息越低。木子心動了,簽字貸款8萬元,月息2.55%。扣除手續費等費用,木子拿到手的借款僅5萬多元。木子將同學的欠款還了,還剩3萬多元。抱着想「趕本」的心態,她又開始玩微信搶紅包了,很快,3萬元又打了水漂。

借來的錢沒了,可每個月必須還9000多元,木子跟父親撒了謊,說是借了同學的錢玩微信紅包。責罵過後,父親畢竟還是心疼女兒,將愛車賤賣,5萬多元賣車款給女兒還錢。

今年4月下旬,當時負責借款的業務員王某跳槽到中北路同成富苑另一家公司後,木子又被迫在他那裡簽了2萬元的借款合同,但尚未拿到錢,第一家借貸公司又出現了,指責木子違約找其它公司借款,需要給違約金,第二家借貸公司稱會幫木子處理。木子後來得知,雙方處理好後,她的餘下欠款金額變為12萬元。

期間,木子多次遭到威脅,對方稱5月30日前需先期還款4萬元,否則就找她學校。現在,木子後悔不已,馬上要畢業了,同學們都在準備工作的事,只有她還在擔心,不知道哪天會被借貸公司的人盯上,不知道如何面對為她操心的父母。

木子介紹,她聽說有人使用安卓手機,可以用「紅包外掛」作弊,這可能是她輸多贏少的原因,但具體如何操作,她尚不知情。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有各種「微信紅包外掛」軟件出售,賣家宣稱:自動搶、搶最佳、不搶最少、避免搶到最小點數、保證搶到「牛牛」……五花八門,售價從1元到上萬元,真假難辨。在某購物網站上,一款名為「微信紅包必贏」的商品,售價100元,月銷16筆,有9個評價。買家多評價稱,軟件真實有效,很好用。記者嘗試購買了另一家售價10元的外掛商品,賣家卻沒回應。記者致電微信客服得知,微信後台有專門的技術人員,對違規使用微信紅包賭博的行為進行監測,一經發現馬上處理。用戶若發現此類行為,請立即舉報。

木子的一名同學告訴記者,學校玩微信紅包接龍的並非個例。木子輸得不少,但還有一名男同學輸得更多,前不久,為幫他還40萬元的債務,家裡把房子都賣了。

2015年11月30日,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對首例微信群組織網絡賭博案進行了開庭審理。該群對外打着售賣面膜的名義,實則一直在玩「紅包接龍」。法院經審理後認為,四人結夥以營利為目的開設賭場,組織多人採用向微信群內發放並搶奪紅包的方式進行賭博,其行為已構成開設賭場罪,分別被判刑。

如何界定微信紅包「娛樂」和「賭博」的界限?辦案法官表示,親友間互發紅包、不涉及營利目的不違法。但如果是以營利為目的的搶紅包群,群主或組織者在其中抽成獲利,就可能涉嫌賭博。

網友評論:

不得不說,現在的騙術還是有技術含量的。

智商是硬傷。

有車每個月父母還供着三千塊,十幾萬都還不起,誰信啊!

動向新聞、楚天都市報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