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跑道”被央視曝光是工業廢料 作坊如垃圾場

【博聞社】近一兩年的時間裡,全國多地學校發出“異味跑道、異味操場”的疾呼,學生們深受其苦。央視《經濟半小時》記者深入這場輿論漩渦,揭開了一個驚人黑幕。

北京市平谷區第六小學,全新的塑膠跑道操場已經基本竣工,在陽光的襯托下,鮮紅的塑膠跑道 顯得格外地醒目,體育場規劃得井井有條,一個現代化的教學設施,即將投入使用。但記者在現場只待了幾十分鐘,感受這個操場最大的特點,就是空氣里瀰漫的刺 鼻的怪味,這種味道讓人感到頭暈,而且即使在操場周邊站立,也能感受到明顯的氣味一陣陣地襲來。在整個操場周邊,記者見不到一個學生,並且,學校在操場邊還拉上了醒目的警戒線,禁止人員進入操場,校園裡,隨着新的塑膠跑道的建成,也突然變得冷清了很多,很多學生告訴記者,塑膠跑道的操場 建成之後,散發了很難聞的氣味,很多學生聞了這些氣味之後,身體就出現了問題,已經沒來上課了。

北京平谷區第六小學的校園改造工程,是在2015年10月26日完成招標的,2016年5月工程完工,塑膠跑道鋪設面積1700平方米,從完工到使用,不到10天,學校里就出現部分學生不同程度的流鼻血、過敏、頭暈、噁心等癥狀。記者隨意走進一、二、三年級的五間教室,看到每個教室里,都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座位是空着的。北京市平谷區教委向記者提供了這樣的一份文件,關於平谷六小操作異味處理的進展情況,在這份文件當中,平谷區教委確認,近一個月以來平谷區第六小學出現過流鼻血狀況的學生有25人,到醫院診治過的學生達到了11 人。

按照施工單位的介紹,學校里新建的塑膠跑道基本都是塑膠顆粒混合膠水之後,鋪設而成的,技術含量並不是很高,但為什麼這些塑膠顆粒鋪設的跑道,會散發出這麼刺鼻的味道呢?這些黑色的塑料顆粒究竟是什麼製作而成,原料究竟是什麼呢?帶着這個疑問,記者詢問了多家可以進行塑膠跑道施工的施工隊,幾番打聽,一些施工人員私下告訴記者,在河北的保定、滄州一帶,有幾十家生產這種塑膠跑道原料的企業,這些企業常年向當地的施工單位供貨,施工單位承攬當地、或者省外、以及包括北京在內的學校操場改造工程項目,大多數的塑膠跑道原料,都是保定滄州一帶的企業生產的,6月15日,記者一行前往河北保定、滄州展開了調查。在網上,記者以洽談跑道工程的名義,認識了一位在當地進行塑膠跑道工程施工的施工隊負責人小潘。聽說記者有跑道施工的項目,小潘很熱情地約見了記者,6月15日,記者在保定的一個小飯店,見到了施工隊負責人小 潘,見面寒暄過後,小潘很得意地向記者介紹起了如何修建塑膠跑道工程的秘密。

記者:為什麼保定這麼多?

小潘:保定為什麼多?這邊是白溝,這邊是安新,安新最早就是收廢舊電纜,收完了之後收皮子。然後那邊是文安,出電線電纜,然後這邊主要是幹什麼的?就是回收廢舊的零部件再生。一個這兒一個河南。

小潘是一個不到30歲的年輕人,從事塑膠跑道施工的生意已經有3年多時間,為了攬到記者謊稱的塑膠跑道工程,小潘很神秘地告訴記者,想要掙到錢,關鍵是做塑膠跑道的原料,他做塑膠跑道的塑料原料,就是用廢輪胎、廢電纜打碎之後做出來的,成本很低。

記者:這個東西用肉眼能看出來嗎?你們能看出來嗎?

小潘:能看出來,掂掂分量。然後捏捏那個粒子,看看它含膠量。咱們同樣買輪胎也好,那個好的輪胎和壞的輪胎,膠性什麼的都不一樣。他裡面加碳量多少,所以說有區別。最簡單的一個辦法,就是一分錢一分貨。

小潘告訴記者,他們承接了很多河北省內的,以及北京的很多學校跑道的工程。廢輪胎每噸的價格現在是1400—1500元左右,但為了掙更多的錢,現在施工隊什麼招都會用上,只要便宜,什麼成分的塑料顆粒都會摻到跑道裡面去。

小潘:顆粒本身,輪胎顆粒。它不一定是好輪胎出來的,它可以亂七八糟的什麼顆粒都有。

這個膠你什麼顆粒都有,在粉碎當中廢舊垃圾之類的,不見得就是光那個顆粒。粉碎完了放在一起。還有甚至用舊跑道鏟掉,回收,用機器粉碎,二次粉碎造出來的。

在學校里鋪設的,給孩子用的透氣型塑膠跑道,真的會像小潘說的那樣,施工單位會用塑料垃圾當原料嗎?在小潘的帶領之下,記者驅車來到距離保定市區70公里以外的一個村莊,這處民宅大門緊閉,當時正值中午,炎熱的氣溫里,夾雜着濃濃的橡膠和化學膠水的味道,和學校塑膠操場散發的氣味幾乎一模一樣,走進大門,空氣里刺鼻的氣味幾乎讓人透不過氣來。

在記者的再三要求下,工廠的這位工人始終拒絕記者進入廠區。在辦公室里,記者注意到,在房間的角落裡,擺放着一台電腦,電腦畫面顯示,這是廠區的監 控畫面。這是第一幅畫面,上面出現了成堆的廢輪胎;這是第二幅畫面,上面顯示着,廠區的工人們正在把一些廢棄物進行晾曬;第三幅、第四幅畫面分別顯示的是,切割橡膠的設備,機器後面堆放着已經切割好的顆粒。

工廠出面接待記者的負責人告訴記者,這裡生產的,就是鋪設學校塑膠跑道最基本原料的黑色塑膠顆粒,鋪設塑膠跑道的必需品—膠水,他們工廠也生產, 記者提出想看一看膠水。工廠的老闆隨即拎起來一個廢棄的洗衣劑塑料桶告訴記者,這裡裝的就是鋪設跑道用的所謂膠水。

在調查中,這家私人作坊的工作人員非常警惕,始終不允許記者進入廠區,為了徹底查明這些黑色塑膠顆粒究竟是什麼物質生產出來的,記者繼續以招攬業務的名義,在網上尋找相同的生產窩點,6月15日,河北滄州的一個塑膠跑道施工單位負責人突然給記者打來電話,他有大量的塑膠顆粒可以給記者供貨。

FmV5-fxtfrrn10162566月17日,記者再度來到了河北滄州市。施工單位的負責人張老闆將記者帶到了距離滄州市區大約20公里外的地方,記者一下車就看到,從馬路旁邊開始,各種散發著臭氣的橡膠垃圾隨處可見。現場氣味刺鼻,記者一行,幾乎就是在垃圾堆里走路。

張老闆把記者帶進了眼前的這個普通的農村庭院,走進大門,廢棄輪胎、廢棄電纜、還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橡膠製品交織在一起,堆起了一座座小山。張老闆告訴記者:就是這些垃圾橡膠製品,打成黑顆粒,就成了跑道最底下的那層配色了。

在這個庭院里,記者注意到,這裡佔地上千平方米,一進大門的右側,200多米長的路上,堆滿了黑色橡膠垃圾。記者隨手拿起一個廢棄的橡膠,張老闆立即走上來,開始給我們進行講解。“這所有的東西,黑的東西,你看他院里所有黑的,都能打成顆粒。”

記者:“這好像是那個工業橡膠的那種東西。”

張老闆:“是,所有都是。”

堆放橡膠垃圾的盡頭,就是黑色顆粒的生產車間,黑乎乎的屋子裡,擺放一台設備,這台設備由進料口、刀片和出料口組成,設備的長度大約2米,張老闆告訴我們,這就是生產黑色塑膠顆粒的機器。學校里的塑膠跑道用的塑膠,就是在這裡生產的。“扔到槽裡面然後弄一點,打碎了,在這裡面,再打碎了抽上去。從這個管就抽上去了。從這裡面看到了吧,兩層篩子,一震動,把顆粒就篩出來了。用這個的話一平方米能省兩塊錢。”張老闆道出了令人震驚的製作黑幕。

這樣的一台設備,究竟能夠生產多少塑膠跑道使用的黑色塑膠顆粒呢?這個工廠里回收橡膠垃圾、加工、銷售黑色塑膠顆粒的,是一個瘦小的當地農民,見到張老闆這樣的熟人,他打開了自己的倉庫,記者看到,這個倉庫大約500平方米左右,裡面堆滿了已經生產出來的黑色塑膠顆粒,每一袋是25公斤。粗略在現場估算了一下,這個倉庫大約堆放了有500袋,也就是有10噸多的黑色塑膠顆粒。

帶着記者在工廠里轉悠,張老闆介紹說,目前市場上做塑膠跑道的原料,都是這些由各種橡膠垃圾打成黑色塑膠顆粒,在學校鋪設塑膠跑道的時候,施工隊會用膠水混合這些黑色的塑膠顆粒,顆粒與膠水的比例,沒有什麼標準,他們施工的時候,憑得都是感覺,膠水添加少了,粘度不夠,添加多了,這些黑色塑膠顆粒就會結成塊。但張老闆告訴記者,現場施工的時候,他基本不去,都是交給工人干,因為這些黑色的塑膠垃圾和膠水混合在一起,他認為是有毒的。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第十三條規定,可能危及人體健康和人身、財產安全的工業產品,必須符合保障人體健康和人身、財產安全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未制定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必須符合保障人體健康和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同時第二十七條規定,產品要有產品質量檢驗合格證明;有中文標明的 產品名稱、生產廠廠名和廠址;同時,要根據產品的特點和使用要求,需要標明產品規格、等級、所含主要成份的名稱和含量的,用中文相應予以標明;需要事先讓 消費者知曉的,應當在外包裝上標明,或者預先向消費者提供有關資料。

但是,央視記者在調查時發現,這種大量使用在校園內透氣型塑膠跑道的主要原料—黑色塑膠顆粒,既無廠名廠址、也沒有相關使用說明,更沒有對產品質量的檢驗合格證。

廢舊輪胎、廢棄的電纜、以及各種說不清來源、說不清品種的橡膠垃圾,就這樣經過簡單地粉碎,簡單地粘合之後,就成為了學校塑膠跑道的主要原料,廢舊 輪胎是國際上公認的有害垃圾,有着“黑色污染”之稱,對環境會產生嚴重的污染,2009年,我國環境保護部、國家質檢總局等多部委就聯合發布環境保護部第36號公告,明確將“廢舊輪胎及其切塊”列入《禁止進口固體廢物目錄》。而廢棄的電纜,更是由多種重金屬構成,即使拋棄在自然環境里,也是對環境的破壞。

《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明確規定:“收集、貯存、運輸、利用、處置固體廢物的單位和個人,必須採取防揚散、防流失、防滲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環境的措施。”節目中的這些生產窩點明知這些廢棄物存在有毒成分,卻將它不加任何處理地做成了所謂的塑膠跑道原料,這樣的原料鋪設而成的塑膠跑道,又怎麼可能不出現異味,不污染環境呢?小學生在這樣的塑膠跑道上運動奔跑,其後果是可想而知的。

網友評論:

不太理解為什麼難解決,難道不是誰承包誰負責,誰招標誰負責賠償嗎?

還不如大土場。

良心記者,得贊一個!

央視《經濟半小時》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