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诗人发布“正能量”救灾诗

006DD28779E1350B7EB4F076264CF132【博闻社综合】天津港爆炸事故发生不到48小时,《滨海时报》高级编辑陈丽伟就按耐不住,写了首《第二声是冲锋的号令》的“正能量”救灾诗。

陈丽伟亲历了这场灾难。他告诉记者,爆炸发生时,他正在事故发生地三公里开外的家中休息。陈丽伟说:“作为滨海新区诗人、作家,我有义务拿起笔来,为这场向灾难斗争的战役提供支持,传播正能量。”

全诗以危化品仓库的后两次剧烈爆炸为线索,赞颂了党中央、国务院的果断决策,讴歌了消防官兵的舍生忘死、医务工作者的废寝忘食和志愿者的大公无私。

作者赋予这两声爆炸以多重意义。他写道,对于百姓,“第一声从耳朵震到心里,第二声从心灵震到魂灵”;对于消防官兵、医务工作者和志愿者,“第一声是灾难无情的进攻,第二声是奋起迎敌的号令”;对于党中央、国务院,“第一声炸响在渤海湾边,第二声回荡到天安门前”。

文末,作者写下这样的诗句:“灾难压不倒滨海人,雨后的树木会更加葱茏。心贴着心就有不灭的希望,手拉着手就是钢铁的长城!”

可惜大多数读者没有感受到“正能量”,倒是感受到歌功颂德。

“马屁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

“中國的悲哀正在於中國文人的道德淪喪,在於士大夫的趨炎附勢,元朝以後這個階層就沒了風骨。”

“奇葩!把灾难当作歌功颂德的跳板!”

附:《第二声是冲锋的号令——写在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之后》

第一声从耳朵震到心里,

第二声从心灵震到魂灵……

夜静更深的巨响发聩振聋,

碎裂的玻璃刺进孩子的哭声!

晃动的楼宇驱赶着慌乱的脚步,

掉落的门窗砸碎了多少人的梦境……

满院子的人们惊魂未定,

满大街的人们惊魂未定,

他们刚刚还素不相识,

此刻渴望劫后余生的相拥。

突如其来的灾难,

让人与人多了亲情,

短暂的惊慌之后,

他们很快就拧成一股绳!

第一声是灾难无情的进攻,

第二声是奋起迎敌的号令!

最先冲进火海的,

依然是可敬的消防官兵。

最危险的地方,

总少不了他们矫健的身影。

逆风而行的雄鹰搏击长空,

逆水而行的帆船驾驭长风。

当人们匆忙地逃离危险的中心,

你逆行的身影成为最美的风景!

滚烫的青春搏击着滚烫的火舌,

顽强的意志抵制着凶残的灾魔。

瞬间的爆炸瞬间照亮天地,

生命的哀歌恰是一曲生命的颂歌!

邵俊强、尹艳荣、田宝健、

袁海、甄宇航、杨纲……

请让我们记住这些年轻的姓名,

为了我们活着的,

他们刚刚牺牲了最宝贵的生命!

有人说名字就是一个符号,

你可知简单的符号其实意义无穷?

就像鲜艳的团徽庄严的党徽,

他们这些名字,叫作英雄!

第一声是灾难的进攻,

第二声是冲锋的号令!

已经下班的医生,

又立即全部回到岗位。

那一袭袭忙碌的白衣,

给伤者和家属天使般的安慰。

有一种威胁叫死亡,

有一种战场无硝烟。

有一种迎敌叫迅速,

有一种奉献叫无言。

当病魔向伤者张牙舞爪,

你严阵以待的矛戈豁然出现。

当伤者病情稳定好转,

你已疲惫如风中的叶片。

没有人记得你的姓名,

没有人记得你的容颜。

人们只记得你处置熟练,

人们只记得你白衣翩翩。

第一声是灾难的进攻,

第二声是冲锋的号令!

一下子,

那么多志愿者涌现出来;

那么多物资堆积起来;

那么多爱心车开出来;

那么多献血者排起长队来……

昨天还在顽皮嬉闹的少年,

今天正紧张有序地运送伤员。

昨天还撸串慢摇的少女,

今天正井井有条地分发盒饭……

在安置点,在受灾户,在封闭路段,

在医院,在病房,在病床前,

引导行人,接送物资,护理伤员,

到处有志愿者的身影出现。

在电脑,在手机,在平板,

在微信,在微博,在朋友圈,

梳理信息,屏蔽谣言,传递温暖,

到处有志愿者的头像忽闪……

第一声炸响在渤海湾边,

第二声回荡到天安门前。

今夜的滨海不孤单,

全国人民都在关注咱。

今天的滨海请放心,

高精尖的设备上阵前!

第一声从耳朵震到心里,

第二声从心里震到魂灵!

灾难压不倒滨海人,

雨后的树木会更加葱茏。

心贴着心就有不灭的希望,

手拉着手就是钢铁的长城!手拉着手就是钢铁的长城!

  • 韩尚笑

    哈哈,谁是最可爱的人?中国文人!谁的正能量?执政者?破坏者?还是受害者???

    中国文人,也只能有这种功能,这种王沪宁式的食客,才是中国文人的正能量,也是所真正追求的中国梦!

  • tchicho7

    [黄俄诗体裁]

    本想通湿细品完
    冒着勇气看一半
    黄俄湿歌沫若体
    令人恶心倒胃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