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朝信息战:脱北者加大对朝鲜宣传攻势

(金融时报)
(金融时报)

【博闻社】脱北者朴相鹤(Park Sang-hak)领导的“自由北韩斗士”(Fighters for Free North Korea)在过去十年里一直置身于针对这个隐秘的共产党国家的宣传战的前沿。金融时报引述朴相鹤表示:“北韩是个最糟糕的封建社会。就连马克思也会对它感到震惊——北韩人民仍然是金家王朝三代人的奴隶。金氏三代人在北韩的地位比神还高,尽管他们通过饥荒、战争和集中营杀害了数以百万计的北韩人。”

朴相鹤的使命是通过挑战金正恩(Kim Jong Un)对信息的垄断,摧毁围绕这位朝鲜年轻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崇拜。自朝鲜政府1月份实施第四次核试验以来,脱北者已强化宣传攻势,用气球向朝鲜传播各种信息。与此同时,韩国政府也升级了针对平壤的心理战,恢复了通过高音喇叭越境向朝鲜开展的宣传轰炸。

尽管朝鲜挺过了多年的国际制裁,但人权组织相信,他们正在发动的信息战最终会帮助推翻这个高压统治的政权。

报道引述总部位于美国的非盈利组织人权基金会(Human Rights Foundation)的领导人托尔•哈尔沃森(Thor Halvorssen)表示:“我们相信,教育是帮助朝鲜人民的关键。我们不相信军事行动或联合国斡旋对朝鲜的人权灾难会有帮助。随着朝鲜人对外来内容的消化,他们会了解到,他们被灌输的一切都是谎言,边境线的另一边存在更美好的东西。一旦足够多的朝鲜人达成这种认识,朝鲜政权将撑不下去。”

尽管朝鲜政府实施着严格的控制,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近100万人死于饥荒以来,朝鲜人对外界信息的需求已急剧上升。活动人士表示,随着电视、广播、电脑和移动电话的增多,境外信息一直在以各种途径向朝鲜内部传播,信息量也越来越大

哈尔沃森表示:“较年轻的一代并不像其父辈或爷爷辈那样,怀有对金家王朝的宗教般信仰,他们不会容忍这种体制太久。”

在这个全球最极权主义的社会,对人权的践踏依然十分普遍。今年7月,美国国务院将部分参与凌驾司法之上的杀戮、随意逮捕和运营集中营的朝鲜官员列入黑名单——朝鲜的集中营据信关押着多达12万朝鲜人。此外,美国政府还在今年7月首次针对金正恩实施了金融制裁,以惩罚他对人权的践踏。

北韩人权数据库中心(Database Center for North Korean Human Rights)研究人员金仁成(Kim In-sung,音译)表示,自金正恩在2011年底掌权以来,朝鲜的监控日益升级,朝鲜人的政治权利已大大恶化。不过,著名脱北者姜哲焕(Kang Cheol-hwan)表示,国际社会依然对他们的问题漠不关心。姜哲焕曾在逃离朝鲜一座集中营之后,撰写过关于朝鲜人权践踏的文章。

今年3月,在如何对付朝鲜政权的问题上辩论多年后,韩国通过了《北韩人权法》(North Korean Human Rights Act),允许建立基金会研究和记录朝鲜对人权的践踏,并为在这个领域开展工作的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报道说,人权组织对这部新法并未抱多大希望。不过他们相信,流入朝鲜信息的增多正在带来变化,这些变化从最近朝鲜精英人士的叛逃中可见一斑。

根据韩国统一部的说法,今年头七个月朝鲜叛逃人数增加了约15%,达到814人。其中许多人叛逃是出于政治原因而不是经济原因。这些叛逃者包括朝鲜驻英国公使和在中国的13名朝鲜餐馆员工,他们的叛逃给平壤政权带来了打击,令其十分尴尬。

上周,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表示,他们的叛逃反映出朝鲜政权内部的“严重分裂”。不过专家表示,这不一定表示金正恩自己正在丧失对权力的掌控。

并不是所有韩国人都支持升级对朝宣传攻势。自由派人士和边境城镇的居民担心,这种活动可能会引发与平壤方面的新冲突,后者已威胁要炮击投放传单的活动人士

朴相鹤表示:“不过,能够打垮独裁的只有北韩人民。他们应该知道是谁、是什么导致他们处境艰难。由于他们被洗脑,而且北韩社会依然处于严密控制之下,很难指望他们在短期内起来反对金正恩。不过,我们永远都不应放弃把真相告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