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兹别克总统卡里莫夫去世 学者议论中亚证据

2014年5月9日胜利日庆祝活动前夕,市政工人在莫斯科红场上做准备。莫斯科的许多市政工人来自乌兹别克斯坦,在俄罗斯的外国劳工中,乌兹别克人最多,超过其他中亚国家(美国之音)
2014年5月9日胜利日庆祝活动前夕,市政工人在莫斯科红场上做准备。莫斯科的许多市政工人来自乌兹别克斯坦,在俄罗斯的外国劳工中,乌兹别克人最多,超过其他中亚国家(美国之音)

【博闻社】刚去世的乌兹别克总统卡里莫夫生前一直致力于限制俄罗斯在中亚影响。他在世时中国在乌兹别克的投资不断增加。美国之音指出,位于古丝绸之路上的乌兹别克斯坦在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以及中国的中亚能源战略中都扮演关键角色。长期执政的卡里莫夫总统去世后,这个重要中亚国家政局未来将如何发展引起各方、特别是俄罗斯的关注

据报道,俄罗斯最近有许多人呼吁应把握机会拉近同乌兹别克关系。有分析认为,近年来,中国在乌兹别克的经济活动日益活跃,而俄罗斯仍然在中亚国家保持着巨大政治和军事影响,卡里莫夫之后的乌兹别克斯坦将成为中俄两国角力的平台,同时也能将使中俄关系面临新考验。也有分析认为,中国、俄罗斯和西方都不希望乌兹别克等中亚国家陷入混乱,造成当地极端伊斯兰势力壮大,因此中俄在中亚也有共同利益。

美国之音引述哈萨克斯坦政治学者萨特帕耶夫说,卡里莫夫领导的乌兹别克斯坦不像哈萨克斯坦那样与俄罗斯关系密切。不过,哈萨克斯坦权贵阶层在西方国家有许多房地产和各种资产,同欧美联系密切,而乌兹别克权贵阶层的许多生意和资产都集中在俄罗斯。俄罗斯首富乌斯曼诺夫就来自乌兹别克斯坦。他说,这种利益关系可能导致卡里莫夫之后,乌兹别克新领袖在对外政策上做出调整。

萨特帕耶夫:“卡里莫夫一直试图在俄罗斯、中国和美国之间保持平衡。特别是最近乌兹别克斯坦与美国关系转暖。但卡里莫夫之后,乌兹别克权贵集团可能会更多转向俄罗斯。但另一方面,中国现在是乌兹别克经济的主要投资人,这是乌兹别克新领袖必须要考虑的因素。不仅是在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的经济影响在中亚各国正在减弱,而中国却在扩大。”

卡里莫夫因为下令开枪镇压民众示威,以及在国内从事政治迫害遭到人权人士和西方世界的激烈批评。但卡里莫夫执政时非常担心俄罗斯威胁乌兹别克独立,一直致力于限制俄罗斯在中亚影响。乌兹别克斯坦对二次大战的评价与俄罗斯不同。许多与前苏联有关的塑像在他执政期间都被推倒。

报道还引述俄罗斯中亚学者库尔托夫说,乌兹别克社会主要由年轻人组成。他们最近20年来所受到的都是卡里莫夫一手确定的意识形态教育,很难想象乌兹别克斯坦能很快转向俄罗斯。

他认为,乌兹别克对外政策特点是轮流更换主要战略伙伴,避免过于倒向中国、俄罗斯、美国和欧洲任何一家。乌兹别克新领导人可能继续这一策略。但不管怎样,俄罗斯在乌兹别克的利益确实感受到来自中国的挤压。

库尔托夫:“中国的影响客观地讲在整个中亚地区都在扩大,中国影响远超过美国。俄罗斯也因为中国影响的扩大而受到排挤。”

同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俄罗斯政治学者马尔科夫说,卡里莫夫去世后,中国会继续它在乌兹别克斯坦和中亚地区的经济扩张,俄罗斯应利用政治手段限制中国影响,不能让中国影响占据支配主导地位。作为克里姆林宫智囊团成员的马尔科夫曾是国家杜马议员。他特别称赞了普京总统在卡里莫夫去世后试图拉近与乌兹别克关系的举动。普京是唯一一位前往卡里莫夫墓地献花的20国集团领导人。

报道指出,在与中亚各国关系中,俄罗斯与乌兹别克关系波折最多。乌兹别克斯坦不但没有参加普京一手打造的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共同体,还一度退出了由俄罗斯控制的另一个重要组织-独联体集体安全防务条约。但这并没有影响普京在杭州的新闻会上赞扬卡里莫夫。普京凭吊卡里莫夫墓,并与未来将主导乌兹别克斯坦政局的关键人物接触引人关注。

乌克兰著名记者和时事评论人士普洛特尼科夫说,俄罗斯等待着卡里莫夫去世的那一刻。莫斯科期望能把乌兹别克斯坦重新拉入自己的怀抱,让乌兹别克新领袖亲俄罗斯,使他成为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