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新網:曲靖19人特大殺人案 作案動機仍費解

嫌疑人被抓
嫌疑人被抓

博聞社】以下為財新網就雲南曲靖十九人被屠殺的調查報道。原文已被“和諧”屏蔽。而且據內地媒體人在微信圈透露,出事的會澤縣野馬村至今仍有大批警察便衣封村看守,禁止記者入村採訪。顯示本案內幕遠非已經報道的那麽簡單。——編輯注

一場發生在高山上的深夜血案至今還有很多疑問待解。9月28日晚,雲南省曲靖市會澤縣野馬村背風灣小組發生一起特大命案,村民楊清培殺死包括父母在內的19人。

一夕之間,全村陷入緊張戒備的氛圍之中,而事發之後,楊清培直系親屬以及熟悉他的鄰居均表示至今仍不敢相信其所作所為。根據其親屬及村民的描述,他們未聽說楊清培與被害幾戶的矛盾與糾紛,也未聽說楊清培的賭博欠債問題,作案動機令他們費解。

深夜殺人案

案發地所在的會澤縣野馬村背風灣小組共有30多戶,而遇害的六戶集中居住在二姑娘山的頂端,每戶緊密相隔,最遠不超過六十米,這六戶與其他村民相隔較遠。財新記者9月30日在現場看到,房屋一側的狹窄泥濘道路上,停滿了公務用車以及警車,未下雨時還有不少武警和公安在門外駐紮。

根據警方通報,9月28日晚,楊清培在向父母要錢時,與父母發生爭執,將父母殺死後,擔心其罪行敗露,又將鄰居17人殺死。

被害的19人中,除了楊清培父親楊關穩、母親劉小二外,其他五戶均為楊清培父母雙方的親屬,包括楊清培二伯楊關照、楊關照之子楊清福、楊清培四叔楊關文、楊清培堂伯父楊關金以及母方親屬劉小咬這幾戶,其中遇害者中,年齡最大的是楊清培的堂伯楊關金,今年72歲,最小的年僅三歲,為楊關文孫女。

大批公安到場
大批公安到場

凶殺案開始和持續的時間尚未確定。據楊清福的一位親屬向財新記者描述,楊清福被害應該在晚上十點多鐘,因為被害時他正坐在凳子上洗腳,準備入睡。

據一位接近警方的人士透露,楊清培殺害父母后,四叔楊關文來串門,看見楊清培父母躺在地上,覺得不對轉身就走,楊清培追出並將其用刀子殺害。楊清培的動靜驚擾了隔壁一戶人家的狗,戶主媳婦出門看見楊清培在打狗,楊清培隨後也將其殺害,之後又一路殺害多人。

9月29日早晨,楊清培姐姐和姐夫來看父母時發現慘案現場。據曲靖官方通報,野馬村所在的待補鎮派出所於7點50左右接警,鎮政府和派出所相關人員趕赴現場後初步核實,六戶人家中共有16人死亡,其中7男6女,3人性別不清。後經警方核實,遇難人數增加到19人,11男8女。

一位不願具名的楊清培親叔叔告訴記者,他在將十幾具屍體抬上車的過程中發現,除刀傷外,幾乎每個屍體的腦部都有被傷痕,他推測這些人腦殼被錘了。

武警封鎖出事山村
武警封鎖出事山村

未知的殺人動機

在山頂發生令人震驚的至親凶殺案時,村子裡其他地方還一片風平浪靜。住在村口的一對年邁的楊姓姐妹告訴財新記者:“早上(29日)村子裡來了警車才知道出事了,這樣的事情在村子裡從未發生過。”

日常一片沉寂的野馬村海拔兩千多米,是典型的高寒山區,村裡以種植土豆、蕎麥為主,還有不少未脫貧人口,前幾年村裡種植百合後經濟才有所好轉。財新記者發現,道路上往來車輛稀少,山路上行走的大多為老年人,同時不少房屋房門緊閉。

今年27歲的楊清培小學畢業後即輟學,和村裡的大部分青年一樣在昆明打工,在外打工近十年,很少回村,即使從昆明回來後也很少下山,平時與村裡的老人們也接觸不多。村民口中的楊清培平時話少略孤僻,在昆明打工期間娶妻生女,女兒未滿兩歲。

案發後,警方於9月30日通報,稱該案是一起因家庭矛盾糾紛引發的殺人案。犯罪嫌疑人楊清培平時在昆明打工,9月28日中午回到野馬村家中,晚上向父母要錢時,與父母發生爭執,將父母親殺死,楊培清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但一位接近警方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楊清培供述時情緒很正常,說話很平淡,不太講細節問題。

被害人名單
被害人名單

事發之後,楊清培的叔叔以及其他村民仍不相信楊清培會殺害自己的父母。楊清培的這位叔叔向財新記者透露:“他平時跟爹媽關係好得很,雖然人厲害了點,但到現在我都不相信這事兒是他乾的。”因在外上學逃過此劫的楊清福之子楊明康的姨母向財新記者描述,和其他幾戶親屬,楊清培連日常的爭吵都鮮有發生。距離楊清培家大約百米左右的一戶村民告訴記者,此前未聽說楊清培與其他相鄰幾戶發生過宅基地糾紛問題,他父母性格也很好。

同時,多位村民都表示未聽說過楊清培的賭博欠債問題。楊清培叔叔告訴記者:“平日里他在昆明,也不知道他幹些什麼,不知道他是否賭博欠債。”

案發前不久,以靠打散工、賣松果等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楊清培父親還在昆明為楊清培買了輛車。買車時間不久,但是村裡不少人都知道,目前這輛車已經不知所蹤。

驚魂未定的村莊

9月29日下午兩點多,楊清培在昆明被抓獲,不少村民目前仍心有餘悸。案發當晚,村民們深夜聚在一起不敢入睡,一起討論着案件相關狀況。

年僅八歲的楊明康目前寄住在姨媽家,已知曉父親和爺爺遇害的事,年幼的他面露戚色,在姨媽的撫摸下只是默默低頭沉默不語,目光觸及在旁默默抹淚的老人(楊清培爺爺輩親屬),又立馬跑向遠處。

images10
一名被害者

空蕩的山谷里,失去女兒的楊清福岳母的哭喪聲持續不散,她跪在田頭,面望天空,神情悲傷。

多個村民講述,自29日上午,野馬村村口以及村裡主要道路均有武警人員站崗,每晚都有人通宵值班。案發地除了相關的辦案人員及背風灣組的其他村民,他人均不得進入,在外面上學的孩子都由老師親自送回來了。

目前,關於更多的作案細節,警方仍未公布。財新記者30日離開野馬村時,遇害者的屍體已經先後分批被送往會澤縣火化,一時驚魂的村子又重歸平靜,細雨中的村莊道路空無一人,只見村口一排余煙未熄的紙錢。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