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媒體大變局 南方血統《京華時報》《新京報》被收編

20161017_144813【博聞社】來自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信息顯示,北京現有的平面傳統媒體將臨大變局。《京华时报》將停刊,現有採編人员并入《北京晨报》,另一都市报《新京报》也传将划入北京日报集团。值得關注的是,這兩份報紙當年都是由廣東南方日報的“南方系”人員北上主創,此結局意味著南方系“北伐”10多年後,以被當地勢力徹底“收編”而告終。

據微信號传媒狐透露,今日凌晨,《京华时报》在社交媒体上传出停刊新闻,并将人员并入《北京晨报》,结束15年的都市报历史。除了《京华时报》之外,另一都市报《新京报》也传闻将划入北京日报集团。

在很多人心目中,《京华时报》是一份独特的报纸。因为这属于“南报北伐”的产物,《京华时报》的创始总编辑朱德付来自南方报业集团,15年前《京华時報》的出现,曾經搅动了整个京城的报业市场。

紧接着,第二份有南方基因的《新京报》也进入京城都市报市场,今天,这份报纸也同样传来被并入北日集团。两份报纸都在京城报业市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身影。

消息引发了诸多关注。京华和新京曾被认为是“南报北伐”的典范:因为《新京报》的创始人程益中和《京华时报》的创始人朱德付,他们都来自南方报业集团。《新京报》、《京华时报》两家都市报的创办,搅动了京城的都市报格局,令彼此间的竞争更加激烈。

朱德付(左)與程益中
朱德付(左)與程益中

若消息属实,无异于将《京华时报》和《新京报》两大都市报划入北京日报集团,因为《北京晨报》就是北京日报集团旗下报纸。

今早,部分《北京晨报》员工也证实了并入消息。但《新京报》并入北京日报集团的消息却已经被官方否认。

资深媒体人王小山在微博上表示,“京华时报死了,伤感。开心的写作,在京华时报上。2002年写了1000篇文章,200多篇是京华时报的专栏。”但王小山也提到,“好日子早没了,京华也没了,其他纸媒还有多远,转型好能活几天,转不过弯的,都快了。”

《京华时报》曾经有着短暂而辉煌的历史,创刊于2001年5月28日,《京华时报》最早是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新闻类综合性都市日报,作为《人民日报》在北京的新尝试,《京华时报》意外获得了巨大成功。

时任《京华时报》总编朱德付有个“百年京华”的抱负:“其实百年京华的口号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说京华报人希望自己呕心沥血的事业能够成为百年大计,另外一层意思是要京华人时刻勤勉、一日三省。”

新京報曾以報道大膽前衛著稱
新京報曾以報道大膽前衛著稱

2010年,《京华时报》单日达到204版、3000余万元广告刊登额,创下历史性的记录。当时京华时报社社长兼总编辑吴海民认为,他们重新认识传统报业的价值和优势,探索和确立网络时代都市报的竞争优势。

2011年9月2日,《京华时报》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改为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完成了从中央到北京地方的转移。当时恰逢《京华时报》十周年,报纸也在北京有着突出的业绩。

有人认为此举让《京华时报》的报道灵活性下降。但《京华时报》当时是这么评价自己的转换的,“进入北京元年的京华时报社,完成了她的十年的积累和铺垫,笃初诚美,顺利变轨。”

面对媒体转型,《京华时报》也没有闲着,在 2012 年推出云报纸,每天选择关注度较高、可读性比较强的新闻做“云体验”新闻,但依旧挡不住接下来几年的亏损。

有观察人士指出京华的困境,“都市报都在断崖式下滑,京华也不例外”。

《京华时报》在竞争激烈的北京中,一直有着突出表现,但这次传出合并的确切原因引起了不少猜测,有可能北京市场不足以支撑这么多都市报,也有人指出这是主管机关对于报纸的新调整。

资深媒体人刘春也在微博上表示,“京华时报停刊了,好多报刊都停了,为什么没有一家电视台停呢?”

除了《京华时报》,这次传出归入北京日报集团的《新京报》,跟《京华时报》有着相似的历史轨迹。

京華時報雖然規矩,但也有南方系的叛逆血統
京華時報雖規矩但也有南方系叛逆血統

《新京报》创刊于2003年11月11日,晚了《京华时报》两年,由光明日报报业集团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合办,当时的采编部门以《南方日报》为主,骨干采编人员也大多来自《南方都市报》。

《新京报》的出现有着跨时代的意义,它是中国首次两个党报报业集团的合作办报,也是首次正式批准的跨地区经营报纸,连结了北京和广州,一南一北。

《新京报》首任总编辑是程益中,社长是戴自更。《新京报》创报时曾自诩:“一出生就风华正茂”。跟《京华时报》一样,不久《新京报》也成了北京前几名的都市报,时常跟《京华时报》占据销量前三的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程益中後來因為新京報揭露地方當局黑幕,得罪時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以及廣州市委書記林樹森,被當局以經濟罪名查處,一度身陷牢獄,出來後與中共體制分道揚鑣。

2005年,《新京报》改由《光明日报》主管,进入中央,但依旧保留《光明日报》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合办的身分,其中《光明日报》控股占51%,南方日报社占49%,完成了第一次转移。

2011年9月2日,《新京报》也跟《京华时报》一样,改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完成从中央(隶属《光明日报》)到地方的转移,这是《新京报》在主管机关上的第二次转移。

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在2009年曾说过,“曾经都市报在整个报业市场上一枝独秀,也有人说都市报是暴利,但从这几年来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具体到北京市场来说,竞争是惨烈的,都市报洗牌刚刚开始。”

不愿具名的新京报前员工对传媒狐表示,“传了很多年,不知道要跟谁合并,脱离光明日报,由北京市宣传部接管,几家报纸可能会合并,就这样。谁跟谁合并搞不清楚,京华合并的,也说了很多年了。”

即使风声鹤唳,但新京报传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朱学东在微博上否认了消息,“午夜以来,网传新京报并入北日,各路师友纷纷相询,感谢各路师友关心。一句话回之:绝无此事!”

不久,《新京报》官方微博也出面辟谣,“网传新京报将并入北京日报集团,辟谣:绝无此事!”

有趣的是,此前刚传出停刊消息的上海《东方早报》,也在微博上转发了《新京报》的否认声明,跟《京华时报》和《新京报》一样,它都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地方都市报。

根据2012年的一份统计显示,整个上海一共有100种报纸,报纸发行收入与2011年比大跌了3.33%。随着新媒体的冲击,都市报的生存越来越困难。《东方早报》亦不例外。

“关停并转”,也许是未来都市报的结局。

虽然《新京报》并入北日的传闻遭到否认,但有知情人士告诉传媒狐,《新京报》近日可能迎来高层变动。

傳媒狐/博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