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中國生育率低於日本 是否造成人口負增長仍存疑

8

【博聞社】10月出版的《中國統計年鑒2016》公布了2015年全國百分之一人口普查結果:2015年,中國育齡婦女的總和生育率(指某國家或地區的婦女在育齡期間,每個婦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數)僅為1.047。多位人口學者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即使考慮到漏報等諸多因素,這一數據仍然低得出乎意料。並且,這一數據不及人口世代更替水平2.1的一半。

根據《全國人口普查條例》,人口普查每十年一次,在兩次人口普查之間開展一次1%人口抽樣調查,業內俗稱「小普查」。

2015年,約567萬名15歲到49歲的育齡婦女接受了抽查,占育齡婦女總量的1.55%。這些育齡女性去年共生產了175309個孩子,其中9.3萬個一孩,6.97萬個二孩,三孩以上為1.25萬人。按照不同年齡育齡婦女的生育水平,最終計算出2015年育齡婦女的總和生育率為1.047。 這個數據顯著低於此前官方聲稱的1.6左右,令不少人口學者表示意外。

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人口學者對此表示震驚。他認為,在2014年單獨二孩陸續放開之後,不少機構預估總和生育率會有提升,但是沒想到會持續走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顯示,當時中國的總和生育率為1.18。

人口學者黃文政表示,2015年1.047的總和生育率統計結果比他想像得還要低。上個月,湖北宜昌衛計委提倡生育二孩的公開信發出後,黃文政曾經關注過宜昌當地的生育數據。根據2015年8月針對宜昌市生育水平和生育意願的調查,2015年宜昌市的總和生育率僅有0.81。黃文政告訴記者,考慮到宜昌作為一個地區的超低生育水平,那麼全國1.047的總和生育率也不是特別令人驚訝。

此次抽查結果中,一孩生育率的低下特別引起人口學者的關注。根據抽查結果,2015年一孩生育率僅為0.556。

上述未透露姓名人口學者介紹,日本東京的總和生育率多年徘徊在1.06左右,一孩生育率徘徊在0.61左右。從小普查結果看,中國目前的一孩生育率已經低於日本東京,這應該引起政府部門的高度警惕。

他分析,第一個孩子都是符合生育政策的,因此這批孩子應該不存在漏報現象。一孩生育率這麼低,不僅僅是不孕率升高的原因,主要還是因為長期生育限制、生育成本高、生育觀改變導致的民眾整體生育意願走低,這種低生育意願和低生育率的現實很難得到逆轉。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人口學者王廣州認為,一孩生育率低跟晚婚、初育時間推遲、不孕不育比例提高有關係。他同時表示,小普查的數據還需要根據原始數據做認真分析和專業校驗,以檢驗其真實度,可惜的是,由於手裡沒有原始數據,這樣的校驗工作目前沒有辦法展開。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人口學者陸傑華則認為,小普查是抽查1%的人口,可能會存在一定誤差。實際的生育率水平應該不會像抽查結果這麼低,但是也不會有1.6那麼高,估計會在1.5左右。

日本厚生勞動省5月23日公布的2015年人口動態統計數據顯示,日本總和生育率(即平均一位婦女生育的子女總數)為1.46,達到1994年之後最高水平, 1994年日本總和生育率為1.50。

有專家認為,世代更替水平是指女性一生中平均生育一個女兒的生育率水平。假設女性在育齡結束之前沒有死亡,且新生女嬰和男嬰數量相同,則世代更替水平應該是2.0。實際上,由於存在育齡結束前死亡的可能性,而且新生女嬰數目一般少於男嬰,世代更替水平基本總是高於2.0。發達國家的世代更替水平一般是2.1。發展中國家由於死亡率高和男嬰數量畸高,其世代更替水平一般介於2.5至3.3之間。達到世代更替水平是人口維持長期穩定的必要條件。總和生育率長期低於世代更替水平將導致人口以幾何級數萎縮。

但也有專家認為,總和生育率2.1有可能是按照兩代模式計算得出的人口更替水平,因為在百十年前人類的平均預期壽命大概就在50歲左右,沒有等到第三代出世,第一代就已經死去。亞洲四小龍的台灣、韓國、香港和新加坡的總和生育率長期處於1.2以下,人口繼續在正增長之中。以台灣為例,自從1984年起,台灣人口的總和生育率就低於2.1,至2010年降至0.89的最低值,人口都一直呈為正增長。

觀察者網/第一財經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