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讀:一個解放軍分區副司令的心聲:我為什麼要提前退休

羅富強在黎巴嫩率部隊宣誓
羅富強在黎巴嫩率部隊宣誓

博聞社】2016年10月28日,新浪微博一個名叫羅富強的博主發表了一篇博文《我為什麼要求提前退休》,曝光不少軍隊腐敗內幕,不少人讀後深感震撼。

資料顯示,羅富強大學畢業從軍,曾是中國赴黎巴嫩維和工兵營營長,帶兵駐守黎巴嫩18個月,是中國外派維和時間最長的軍官,獲黎巴嫩政府授予“軍中勇士”勳章,以表彰他在黎維和期間做出的突出貢獻。

羅富強回國後,官至雲南某軍分區副司令,師職軍官,大校軍銜。本社將羅的博文轉載於下,以饗讀者。

我為什麼要求提前退休?

羅富強新浪微博

2013年底,作為一個軍分區副司令兼參謀長,51周歲的我,我正式遞交了轉業申請,並要求自主擇業。但一年以後收到答覆說總政治部幹部部、國務院軍轉辦、中央組織部的聯席會議否決了我的請求。

但我去意已決,緊接着我馬上遞交了提前退休的申請,當月獲得軍區批准。休息閑置了將近兩年以後,2015年10月正式移交,成為一名“貨真價實”的退休幹部。

回想起來,我從軍三十多年,至今尚聽說過主動要求提前退休的師職幹部。一般人都要干到最後一刻,因為誰也捨不得提前放棄辛苦幾十年好不容易獲得的這麼高的領導崗位。據說在本省軍區系統引發不小震動。

那麼,是什麼促使我這樣決定的呢?歸納起來,主要是以下九個原因:

羅富強駐黎巴嫩期間檢查陣地
羅富強駐黎巴嫩期間檢查陣地

1、失望的日積月累。

那是六年前就萌生的想法,三年前下定決心。2007年10月,我從中國駐黎巴嫩維和部隊指揮長、黨委書記兼維和工兵營營長、黨委書記的崗位上離任回國以後,到早就在2006年9月下達了任職命令的某省某邊防軍分區擔任副司令員。2009年3月,調任另一個邊防軍分區擔任副司令員兼參謀長。

在省軍區系統工作幾年,給我的第一體會是腐敗比較嚴重,師團職幹部是工作再出色也大多要花錢買才能“進步”;第二感覺是清閑,邊防軍分區的工作由於涉及部隊管理和邊境管控,相對較多一些,但無法與野戰部隊相提並論,可想而知內地軍分區的清閑程度。

加之師以上幹部中或花錢買官或會拉關係或照顧過來軍分區任職的比例很大,甚至劣跡斑斑但捨得花錢買官過來任職的幹部也有,因此,“人閑是非多”,一些幹部謀人不謀事,整天熱衷於伸手爭權濫權,搬弄是非,勾心鬥角。

這種工作和生活環境,不是我需要的,因此謀生了走人的念頭,但終歸心有不甘。眼看着省軍區系統一天比一天爛,終於在2013下半年下定決心,年底遞交了申請。

時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與羅富強握手
時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與羅富強握手

2、信心的完全失去。

眾所周知,郭伯雄、徐才厚時代,軍隊以買官賣官為主要代表的一系列腐敗越來越是嚴重,軍中一片亂象讓我最終徹底失去了信心。特別是看到以貪官田修思(成都軍區政委、空軍政委)為代表的上兩級主要領導的將軍們明目張胆卻“婊子立牌坊”地賣官,更是感到這支軍隊徹底完了,革命先烈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江山毀在他們手裡了, 自己卻無能為力。

3、倔強的人生個性。

也許是遺傳了參加過抗美援朝的父親那種倔強不屈的性格特質,正義感和責任感非常強烈,常常容不下那些醜陋的現象,更不願意低三下四花大價錢買官,也拿不出以百萬為單位的大錢。

4、厭惡的形式主義。

在腐敗的大背景下,軍中一大批投機取巧的政客上位,掌控了軍隊大權。他們只有做官撈錢的慾望,沒有做事的動力和能力,投機取巧和形式主義的功夫卻是實在了不得。

他們一切工作的動力就是為了討好上級,讓上級看得見,不惜犧牲軍隊的戰鬥力,犧牲廣大官兵的利益,作為自己往上爬的資本,於是乎形式主義廣泛盛行,逐漸深入官兵骨髓。看看08年汶川地震救援,媒體上宣傳的是一場波瀾壯闊的英勇營救大行動。

的的確確,廣大救災官兵視人民為父母,英勇頑強不怕犧牲。但從組織指揮和部隊行動效率方面,在我這個經歷了傳統戰爭和現代化戰爭、擔任過地震救援隊隊長、有過國際視野和閱歷的人看來,完全就是一場失敗和可笑的指揮。

且不說極為低效的部隊開進令人不可思議(震區就在一個經濟發達省會城市附近、在成都軍區機關附近100多公里、在沒有任何敵情威脅、舉全國全軍之力的情況下,第一批救災部隊到達震中居然是震後第三天!),

堂堂皇皇的軍區司令員等等將軍們居然連兵種都不懂得正確運用,某集團軍首先派出的是步兵炮兵裝甲兵部隊,而把救援能力最強的工兵團放到震後一周直到“局外人”提出建議才派去救災。

再看看災區里那彩旗標語比人還多的場面,幹部們出發前想得起上派人街購買彩旗,卻想不起給戰士們購買手套和實用工具,可想而知形式主義早就登峰造極。

羅富強回國後接受媒體訪問
羅富強回國後接受媒體訪問

作為一支軍隊,主要工作不是訓練,而是各種各樣的會議和各種各樣的政治主題教育和專題學習,並且學習筆記一律不許使用電腦必須手抄。

發展到了極致的,是幾乎每個星期必然要召開的電視會議,而且規定一律不許做會議記錄——電視會議期間任何人不許上廁所、必須一動不動地端坐,會議結束後甚至還要講評哪個單位的桌子椅子不在一條線上,頻繁的電視會議完全成了一場場的坐姿比賽。

即便組織演習,也是按照演戲的套路進行,目的就是為了討好上級交差了事。我曾經參加過號稱“首戰用我、用我必勝”的某王牌師的演習,形式主義簡直觸目驚心令人嘆為觀止:野戰訓練場和宿營場地彩旗飄舞,各類政治“泥雕”、“沙雕”、“石雕”讓人感覺置身於藝術世界,甚至帳篷之間還鋪設了華麗的地磚;

但演習的進攻方案卻連左右翼助攻都沒有,只有唯一的主攻方向!結果還是我在預演結束後提出來才改進的。而那個曾經被包裝為軍區科技練兵標兵的師長早已經快速晉陞為堂堂中將。

這一切,對於一心想做實事的我來說,直就是一場場夢魘。

前不久我國駐非洲維和部隊遭遇襲擊造成人員嚴重傷亡,並且發生了嚴重有損我軍形象的損失(此處不便說明)。在電視新聞里,我看到了令人不可思議的畫面——被襲擊的哨位上,居然有一大塊宣傳標語,上書“聽黨指揮”!

我的個天!可見形式主義的危害之嚴重、之深入、之持久,到了今天,我軍居然把形式主義搬到了國外!並且形式主義的水平如此低下,如此不講政治,“黨指揮槍”本來就是國際社會非議中國的主要話題之一,他們居然把這個弄到聯合國維和部隊去!這樣的水平,可想而知哪來的戰鬥力?

5、崇高的入伍動機。

想當年——1983年,大學本科畢業生是全社會公認的“天之驕子”,國家安排工作。我卻為何報名參軍?因為使命感。當初來我們大學裡招收幹部的原昆明軍區幹部部副部長關於“國防現代化需要大學生、你們可以大有作為”的一番言論讓我心潮澎湃,毅然投筆從戎。

不是為了謀生,不是為了找出路,而是為了建功立業。這就是我的入伍動機。所以,當我1984年7月份年從桂林陸院直接奔赴老山戰場——八里河東山一線陣地的時候,心裡沒有絲毫害怕,而是熱血沸騰!希望來一場大大的戰鬥。所以,當我感到在部隊已經不可能做出成就的時候,離開是明智的選擇。

6、成就的高度滿足。

對我來說,一個軍人應有的成就差不多都有了。入伍以後,直到軍分區副司令員之前,一直都是在滿滿的成就感中走過來的。

在軍校是訓練尖子;

當排長,是上戰場;

當參謀,也是尖子,24歲就擔任小小領導,負責全團的作戰訓練工作;

當連長,帶領全連囊括全團比武全部項目的冠軍亞軍;

當股長,贏得上下好評,團長參謀長在業務方面幾乎完全授權;

當營長,親手編寫了全軍工程兵訓練大綱和訓練成績標準(解放軍的軍事訓練法規之一);

當團參謀長,組織了全團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演習;

當副團長,帶領部隊執行多項任務受到上級首長和機關高度評價;

當集團軍司令部的處長,也被參謀長評價為“亮點工作”最多,組織了多次全軍性的任務與活動,還親手策劃和組建雲南地震救援隊(現在已經升級為中國地震救援隊),並擔任第一任隊長。

擔任中國第一、第二任駐黎巴嫩維和部隊指揮長和營長,帶領中國軍隊首次進入號稱“世界火藥桶”的中東地區。獲得了中國軍人在國際上的崇高榮譽:兩任聯合國秘書長接見、意大利總理宴請答謝,獲得了聯合國授予的三級維和勳章,被聯合國評價為“最好的指揮官、非凡的外交家,為聯合國帶出了一支榜樣部隊”,獲得了黎巴嫩政府首次授予外國軍人的唯一榮譽勳章(軍中勇士)。

一個軍人,經歷了邊境戰爭,經歷了中東戰爭,贏得了崇高榮譽,為國家爭了光,為解放軍爭了光,為所在軍區和部隊爭了光,卻沒有一個手下陣亡和殘廢,自己也是毫髮未損,還有什麼成就可以相比?

還有什麼不滿足的?還要追求什麼官位?

當大環境不再需要我這樣的人的時候,選擇離開才是明智之舉。

當然,也有個別領導或因為我不送禮,為了掩蓋自己意圖提升行賄人的目的,故意要誇大甚至無中生有地編造我的不足;或因為工作理念的不同,做人做事方式的不同,說我是個“有爭議的人”,不足為奇。

因為人無完人,毛澤東、鄧小平都是“有爭議的人”,何況小小的我?

7、強烈的作為慾望。

我屬於那種“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人,不是依靠部隊才能過下去的人,參軍不是為了索取的人。

更重要的是,我是那種有所作為、大有作為慾望特彆強烈的人,也感覺自己屬於創新型的人,心中還有很多在部隊無法去做的事,只有離開部隊才有時間和精力去實現內心的另外若干個“春秋大夢”

8、務實的退休利益。

我也算了一筆自私的小賬:花費上百萬買一個更大的官當,不僅沒有成就感只有屈辱感,一生正氣毀於一官,還會逼迫自己“撈回來”,說不定就“撈進牢房”了。

還有,假如陞官離開服役所在地,必須“投資”不說,工資反而減少,以後的每月退休金少了幾千,完全就是嚴重的“虧本生意”,從哪方面講都划不來!呵呵!大實話!

9、很淡的官位慾望。

回想起來,本人“做官”三十年,真的沒有別人那種強烈的官癮,不像很多人那樣是為了獲取更多的金錢財富而謀官。也從來沒有什麼“官架子”意識和表現。

問心無愧地說,本人做官的主體動機是使命感和責任感,是想獲得更大更高的平台,更重的話語權,去改變不良的現狀,促進部隊建設和發展,做出一番事業,獲得美美的成就感。所以,我才會捨得提前放棄養尊處優的官位。

時至今日,最為欣慰的事情總體上在於三個方面:

一是感到天佑中華。

在中國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中國上來一個習近平!大力反腐,糾正作風。我深愛的中國有救了,我付出了青春和激情的解放軍、培養了我的部隊有救了。

二是感到大快人心。

十八大以後看到中央開始強力反腐,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買官,要不然提籃打水一場空,“投資”回不來了不說,還會“一有風吹草動就會膽戰心驚”,日食不香夜不能寢。看到那些被抓的數百個將軍和大校,想想那些暫時還沒被查處的貪腐將軍和大校們的懊悔和憂慮,的確大快人心,甚至有點幸災樂禍。

呵呵!還是大實話!

三是感到非常欣慰。

提前退休,悠閑自在。我對得起黨和國家,黨和國家更對得起我。

提前退休,還在路上。我的“春秋大夢”正在實現,馬上可以看到新的成果,以後還會獲得更多更大的成就。

來源:新浪博客

6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