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川普上台后的第一挑战是债务上限

9310250925868176783_0

【博闻社】金融时报专栏作家Alexandra Scaggs、Matthew C Klein以及Cardiff Garcia撰文指出,若川普延续此前提出的税收方案,将导致联邦债务在十年间飙升7.2万亿美元:

在债务发行方面,财政部的前景不确定。川普曾暗示将会再次针对美国债务问题进行商讨,但此后则表态称将回购廉价证券,或许特朗普指的是将回购已经发行了一段时间的国债。

根据美国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川普税收计划的最新版本“将削减所有收入水平的税收”,预计在计入增加的利息成本之前,联邦收入将在第一个十年中下滑6.2万亿美元。包括利息成本在内,联邦债务可能在第一个十年中飙升7.2万亿美元,到2036年则将大增20.9万亿美元。

当然,川普是否将制定竞选期间提出的税收计划仍未可知、川普经常摇摆不定,或许国会中担忧赤字进一步扩大的共和党人将阻止特朗普的行动。

美国负债总额分别在2011年和2013年两度逼近法定债务上限,去年10月,美国将债务上限延长至2017年3月15日。花旗分析师Steve Kang在报告中指出,到明年3月15日之前,债务上限不太可能提升或是再度暂停,解决该问题仍需时日:

……如今高水平的现金余额可能会限制财政部发行票据……下一任政府的行动仍具有不确定性,如果历史可以借鉴,预计财政部到明年3月15日将恢复现金余额水平。一旦债务上限在暂停之后恢复,财政部将会再次采取“非常措施”,并可能将现金余额迅速增至1500亿美元的底线。

在明年3月15日这一“软”期限到来之前,债务上限是否可能提升或是再度暂停适用?我们认为这不太可能,因为该日期距离1月20日的总统就职仪式仅有54天。鉴于新政府的日程将极为繁忙,我们认为只有在接近“硬”债务上限时,这一问题才可能解决。根据两党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的估计,这一时点位于2017年夏季中期。预计本次将重演2015年的情形,当年3月的现金余额水平一直维持到了10月。

Kang提出了债务上限在保持和提升两种情况下的后果:

当保持债务上限,而且美国政府决定冒险时,现金余额将低至230亿美元。如果政府逐渐削减明年第一季度的债务票据金额,短期国债的收益率将被进一步压低。

如果债务上限得以提升,对于短期国债的极高需求将能够满足。这种需求在货币市场基金改革过后大幅提升,该改革导致投资者从商业票据转投短期国债,因为投资政府债券的基金面临的监管异于商业票据。

Kang还指出,为了保持现金余额的低水平,到2017年3月之前财政部可能无法发行较多票据,即便其有能力这么做。在债务上限提升或是暂停之后,只有票据供应在明年下半年开始急速攀升,其收益率面临的下行压力才可能减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