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内幕:习贺电乌龙實為美媒誤讀 習近平先普京與川普通電話有乾坤

川普當選後中俄元首已分別和他通電話
川普當選後中俄元首已分別和他通電話

【博闻社特别报道】本社獲悉,因为川普最终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的意外惊喜,专程赴美的中共高级观察团可谓不虚此行;在结束了华盛顿、纽约和洛杉矶等地的“观察”后,即将离开美国本土飞赴拉美。

博闻社获悉,中共高級觀察團自本月初抵达华盛顿,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在纽约密切跟踪美国大选投票和计票的全过程;而因为希拉里的“惨败”,随后便按中共“B计划”预案,马不停蹄地前往宾夕法尼亚和佛罗里达以及加利福尼亚州。

博闻社记者了解到,在确认川普胜选后,中共观察团重点关注的是以下3个方面:民主党的票仓何以倒戈?“摇摆州”何以“摇摆”?“愤怒州”何以“愤怒”?

博闻社获悉,为配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展开的拉美之旅,觀察團在完成对加州等地的反川普游行示威和抗议活动实地考察之后,一行9人又以“252”阵容,分赴厄瓜多尔、秘鲁和智利3国,加入迎接习近平到访的“先遣部队”;同时也将当面向习近平的核心幕僚们,详细汇报此次“美国大选观察”的情況。

博闻社还独家瞭解到,中共官媒在11月9日川普當選的“第一時間”誤報习近平“电贺”川普当选,成為美國媒體箭靶的的相关内幕。

按惯例,當與中國建交的世界大國新領導人當選,中国国家主席和副主席都会向對方的正、副職首先致贺电;为体现中国的大国地位和尊严,并视對方的“反应”后,稍晚再决定是否应该“亲自打电话”进行祝贺。

博闻社获悉,為此次美国大选,中南海無論是A计划还是B计划,均提前做好了功课;而且重点准备的A计划中,对希拉里的贺电,原本应该在北京时间11月10日才发出。

博闻社瞭解到,因为时差,美国大选之夜的结果正式出炉,正是北京时间本月9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按原定计划,最重要也是唯一的“通话”,是与在天宮二號上的航天员“天地对话”。

博闻社在此前已披露,在听取了在美國的前方观察团的汇报后,中共紧急启动了B计划;并且由习近平的御用笔杆子王沪宁与外交智囊杨洁篪,共同对B计划中的中共贺电,进行了部分微调。

博闻社还了解到,尽管习近平已经听取了其核心幕僚们的汇报,在进行“天地对话”前就已提前得知川普应稳操胜券;但中方还是出于稳妥考虑,在习近平“天地对话”后,确认川普成功当选后,一致同意“第一时间”正式向川普发出贺电,中共官媒也随即发出相关报道。

至于川普在一天後接受美媒采访时,暗示“he hadn’t yet spoken with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博闻社也指出,川普非常明确地告知美媒,他收到了很多国家元首的“来电和来信”,但是“hadn’t yet”与习近平“spoken”,这样的表述“完全准确”。

博闻社從接近中共高层的知情者獲悉,即使在中共B计划中,习近平也只是同意提前发出贺电,而非直接与川普通话;

在中文表述中,“致电”可以有多种理解。按照官媒当天的实际报道原文,没有明显的乌龙问题,更没有提及习近平与川普本人“进行了通话”,外界不应过度解读。

接近中共高层的知情者向博闻社透露,中国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贺电,确实已在北京时间9日下午就已发出。

至于川普团队是否已经及时查阅,并且在川普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专访前,是否已经及时告知其本人;或者是否认为中共色彩太浓的中式英文贺电,无法媲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俄式英文的溢美之词而不值一提,仍然有待确认。

另一方面,博闻社还获悉,习近平与川普具体通電話的时间,原本至少应该在俄罗斯普京总统之后才进行;但因中共赴美观察团同样在第一时间得知美媒的报道和海外的误读后,经向北京的中共最高层汇报后,才某种程度上倒逼了习近平与川普的提前跨洋通话。

川普是當地時間星期一(11月14日)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進行了電話會談的。而習近平是13日晚間,與川普通電話的。

不过,博闻社注意到,即使如此,仔细推敲中美对此次通话的不同解读,中共官媒还是惯用了其利用中英文差异,而自说自话和添枝加叶的技巧。

大概俄罗斯总统普京似乎也没有料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抢先一步与川普通電话,于是第二天也不甘落后地拿起了话筒;一直惺惺相惜和相见恨晚的“二普”,双双煲起了“电话粥”。

迄今为止,无论是中方還是川普团队,仍未对引起外界誤讀的习近平的“贺电”表态;或许暂时不再对希拉里邮件门展开调查的川普和FBI,应该率先查一查,习近平的“贺电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中美之间早已架设的领导人热線,是否也要等到明年1月20日才正式移交?

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最近一次白宫记者会上,称赞川普是一位“爱交朋友的实干家”;但是他同时特别提醒其继任者,要注意未来的“方向感”。

正是因为“川习电”的离奇笑话,让未来“川习会”和“川普会”也充满想象空间;川普到底爱交怎样的朋友?是中文名里拥有同一个汉字的普京,还是意欲“套近乎”的习近平?

毫无疑问,这位亿万富豪总统,绝对不会沿着中国国家元首无论是在贺电还是電話中,为其指明的“方向”勇往直前。

“川习”贺电虽然小闹乌龙,一时沦为笑谈,但并未酿成外交风波,甚至上升为国家事件或事故;不过,在美中俄大国关系上,川普与普京和习近平,到底能擦出什么样的火花,谁才能真正“笑到最后”,值得觀察。

博闻社即将推出2017年新年特刊《川普时代的大国博弈》;而即将举行的2016年末最重要的国际会议利马APEC领导人峰会,博闻社也将全程跟踪。敬请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