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楼房5年尚未封顶 业主无奈搬进烂尾楼

【博聞社】国内媒体12月9日报道,河南开封杞县县城东关,两栋烂尾楼主体尚未封顶,工地内杂草丛生。看到买的新房变成了“复活”无望的烂尾楼,加上无钱再买房,55岁的王翠花带着两个儿子,用东挪西凑的6万块钱,把自己买的房子“装修”一番,硬是将只有框架结构的烂尾楼建成了新家。现在,他们成为了住在烂尾楼里的一家人。据了解,该工程因资金问题,从2011年年底烂尾至今。一些本打算买来当婚房的年轻夫妻,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房子还没交工,房子还成为其中不少人婚姻的定时炸弹。还有高龄业主至死未能住进新房,小伙因为无房难娶媳妇…

2

王翠花一家原本住在杞县东关金城大道县政府旁边,独门独院,日子很自在,但现在,老房子拆了,新房子烂尾了,租房都租不起了,愁。在杞县县城东关金城大道上,两栋12层高的烂尾楼格外显眼。两栋楼的楼顶尚未封顶,主体还是框架结构,房屋的内墙尚未建好。外墙林立的脚手架早已锈迹斑斑,安全网大多已腐烂脱落,只剩下一些碎片随风飘摇。工地院内,蒿草满地,一棵椿树已经长到了胳膊粗,树枝儿能够到三楼。北侧的一个塔吊上,一群鸟在上面安了窝,一住就好几年。

王翠花的新家就在鸟窝下面。闪亮的不锈钢窗户,在光秃秃的水泥墙上显得格外扎眼。今年3月,王翠花带着两个儿子,买来水泥大沙、地板、五金等,垒墙、粉刷、贴砖、走水电、装门窗,在这烂尾楼里,一家人忙活了3个多月。两套烂尾房,在他们手里焕然一新。

3

两个儿子随后退掉租的房子,搬进了新家。老大住在东边的房子,老二住在对面。房子里,一开灯,也亮堂堂的。简约装修,看上去很干净。水电是从附近邻居家架一道管线牵过来的,装上水表电表,一月一结账。燃气是用气瓶从大街上灌装来的。

搬家的那天,很多人来看热闹。大家不相信烂尾楼也能住,进去一看,也都很羡慕王翠花一家的魄力。“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王翠花说,拆迁之后没有过渡安置费,租房租不起,只能一狠心搬进来了。王翠花的二儿子说:“也是一时半会儿看不到这烂尾楼的希望了,等不起了。”

4

为了出入方便,兄弟俩拉来土石,将楼道口前填平,能通过电动车和行人。老大家有两个儿子,一个七岁一个五岁,正是淘气的时候,两个孩子总把脚手架当单杠比着练。老大怕孩子捣乱,就和老二从二楼起,把每一层露着的水泥疙瘩和钢筋头之类的东西都清理了,还拿工具将脚手架上的钢管都敲个遍,看看有没有松动的。

但烂尾楼毕竟只有一个框架,缺的东西太多。因楼内的管道都没有安装,卫生间和厨房都没有做防水,一下雨,楼上进的雨水就都流了下来,用水桶都接不过来。

王翠花常说,她烦透了。

“都是这房子给闹的。”王翠花说。大儿子王光辉2008年结婚,那时候老房子还没拆迁,王翠花两口子给大儿子新盖了几间平房,算是给大儿子的婚房。2010年,附近要盖商品房,开发商来拆王翠花家的房子。两个儿子和王翠花两口子都出去各自租房了。

二儿子王光明2014年结婚。媳妇儿是相亲认识的,相亲时,媒人给她说,王家拆迁分了好几套房,不愁吃不愁住。但二儿媳妇根本不知道,这好几套房已经烂尾了。结婚后,两人在县城租了一套90平米的空房子,啥家具都没有。两人买了几件简单家具,算是临时婚房了,想等新房下来了,再好好打扮。

可这一等,就是一年,二儿媳妇有些不耐烦了,时常因为房子吵架。一吵架,王翠花就跑过去劝和。一年后,二儿子的女儿出生了。“孩儿都生了,婚房呢?”二儿媳总质问老二。“就在那儿放着,停工了,我有啥办法啊?”老二很无奈。二儿子两口子热战冷战不停,分分合合,终于在今年9月起诉离婚。一岁的女儿也判给了儿媳妇。老二王光明成了光棍。

见老二在眼前晃悠,王翠花愁得睡不着。她去老大屋里,更发愁了。老大家里也不安生。老大媳妇也经常因为房子和老大拌嘴。有时候吵架不是因为房子,但两句话不到又扯到房子上去了,两人都一头火。“前天刚吵过。”老大媳妇说,房子的事情,知道不怨他,可是心里就是气得慌。两人一吵架,王翠花又气喘吁吁地跑来调停,比当初去给老二哄媳妇还卖力。“我怕她也跑了呀。”王翠花悄声说,“俺这里因为房子的事,跑了好几个呢。”

像老二家这样,因为“空头房子”看不到希望而离婚的,有好几家。在王翠花家里,提到婚姻,50岁的宋守丽直叹气。2011年,她在这个小区给儿子买了婚房,当时大楼正在施工。儿子早已到了结婚的年纪,托人给儿子说了一门亲事。本来定的2015年3月29日结婚,彩礼都给了,两人婚纱照也照了,结婚前三天,女方把亲事退了,说是房子烂尾了,没希望。宋守丽的儿子今年30岁了,还打着光棍。

虽然只有55岁,但王翠花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将来。因为姐妹李庆芬的经历让她忧心忡忡。今年60岁的李庆芬和王翠花以前是邻居,拆迁时,李庆芬的老伴正在医院住院。开发商在医院劝了很久,他们才按手印。2015年,李庆芬的老伴去世了。去世前,老伴对李庆芬说:“我以为我能死在新房里。”老房拆了,新房烂尾,李庆芬在大街上象征性地办了个丧事,就把老伴匆匆送到了火葬场。

李庆芬实在没钱租房,就回到娘家,在亲戚家轮流居住。“住别人家,你能吃白饭?”李庆芬说,她不想招人烦,在亲戚家特别卖力,下地干活,打扫卫生,做饭,就没闲。一年多住了五家亲戚。有一次,她忍不住去县政府反映房子的问题,接待的工作人员说,我给你寻个老伴吧?“滚一边去吧!”李庆芬骂了一句就走了,回来气了好几个月。

李庆芬和王翠花有时碰到一起,李庆芬说:“我们老了就直接从医院到火葬场,连个丧事都没地方办。”“亲戚就那几家,住个遍了,咋办?”李庆芬一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哭得噎住了。

还有一个业主孔庆丽,46岁的丈夫患尿毒症,住在医院,两人都是下岗职工,靠借钱和贷款维持治疗。这栋烂尾楼里有一套房子,是她丈夫唯一的救命希望,但这套房子变卖不到一分钱。因为房子烂尾,大家聚到一起都很沉默。

2010年,开发商从王翠花和她邻居那儿征收了老房子,拆迁后,这里变成了一片工地。一年的紧张施工,两栋12层的大楼拔地而起。开发商开始以每平方米2700元左右的价格售卖。到了2011年年底,工地突然停工了。

据业主介绍,因房款大部分是分批交付,除了拆迁户外,购房户大部分还没有交清房款。2014年春节后,沉寂两年多的工地复工了,开发商又向购房户催收了最后一批房款。房款缴纳后,工地又立马停工了,复工不到3天。

此后,工地就一直没再施工。业主们找到开发商,开发商称,因为图纸规划是建11层,实际建了12层,是住建局勒令停工。业主们又多次到县政府和住建局反映,要求尽快复工。

李庆芬说,每次去,县政府接待的工作人员都说,“明儿个就有结果”,但一直没有结果。每次找县领导要求解决这个烂尾楼问题,县领导总说“中中中”。

据了解,这个烂尾的项目叫和美家园,是开封正弘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两栋楼共计144套房,涉及拆迁户和购房户有80多户。12月8日下午,记者联系开发商负责人,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曾在售楼部工作的一名置业顾问表示,他们早已联系不上老板,工资已经很久没有发了。

为了解烂尾楼的情况,记者来到杞县县政府,两名接待的工作人员表示,县政府只有监管的权力,具体情况不了解,并称,城关镇政府对此比较清楚。出了县政府,来到城关镇政府,记者被阻止在大门口。一名工作人员在大门口接待时表示,镇政府没有权力管理,只是负责疏导群众思想。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杞县住建局。一名负责人介绍说,该项目手续上没有问题,是开发商经营不善,将资金用于别处的投资,但又投资失败,造成资金链断裂,商品房烂尾。这名负责人表示,两栋烂尾楼主体已经起来,后续投资应该不会太多,如果开发商能够通过贷款等方式取得资金,复工还是有希望的。该负责人表示,住建局一直在督促协调此事,也希望让大家早日入住。

从出租房搬到烂尾楼,虽然居住环境没有太大的改善,甚至有些地方还隐藏着危险,但是孩子们完全意识不到这些,更丝毫不认为这里艰苦。他们倒像是进了游乐园,放学一回到家,就扔下书包玩了起来。一条麻绳拴着个三轮车的旧轮胎,挂在脚手架上,他们轮着荡秋千。横七竖八的钢管成了他们的单杠和双杠,他们还在上边翻跟头和倒挂金钩,这把站在一旁的王翠花吓得不轻,吓唬着说要把他们送少林寺去。

孩子们嬉闹,追逐,欢声笑语在整个烂尾楼里回荡。原本毫无生机的工地渐渐热闹起来了。可能对他们来说,这里不一样的童年记忆,会让他们在长大后也记忆深刻吧。

网友评论:有办法,谁愿意住啊?

东方IC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