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拼音之父”、中共专制独裁坚定批评者周有光去世 终年112岁

周有光去世
周有光去世

【博闻社】被外界尊称为「汉语拼音之父」的中国语言学家、一生经历了晚清、北洋、民国和中共政权的传奇知名学者周有光,1月14日在北京去世,享寿112岁。周老昨天刚刚庆祝112岁生日,不料旋即仙逝,令人唏嘘。

澎湃新闻报导,周有光去世的消息,后浪出版公司和人民文学出版社皆予以确认。周有光生于清光绪31年(西元1906年)。周有光就在昨天刚刚过了112岁生日。

周有光是作家沈从文的连襟,妻子张允和为「张家四姐妹」(合肥四姊妹)中的二姐。

周有光的一生分几个阶段:50岁以前是银行家;50岁到85岁,是语言文字学家,精力都倾注在语言文学领域;85岁以后,是思想家,专注时事政治。

更为特别的是,周老一生经历了四个不同的朝代,晚年对中共的专制独裁持强烈批评态度,他更指中国若不能向自由民主和平过渡,将会有革命暴动,「那是迟早的事情」。

新婚燕尔的周有光
新婚燕尔的周有光

根据百度百科,在抗日战争期间,周有光曾在国民政府经济部农本局任重庆办事处副主任,主管四川省合作金库。

周有光1955年从上海去北京参与文字改革会议,结束后就决定留在北京,改行语文。由于参加制订汉语拼音方案、参与设计、推广汉语拼音体系,被人尊称为「汉语拼音之父」。

周有光身上的标签实在太多:作家沈从文的连襟、才女张允和的丈夫、经济学家、语言学家。

周有光一辈子活出了别人几辈子。他的一生分了几个阶段:50岁以前是银行家;50岁到85岁,是语言文字学家,精力都倾注在语言文学领域;85岁以后,是思想家。

周有光晚年家人为他贺寿
周有光晚年家人为他贺寿

周有光晚年接受境外媒体访问时,怒批中共拒绝政改,直言共产党应该退出中国的政治舞台,中国将来必须放弃共产主义,「只要一天离不开共产主义,中国就无法摆脱黑暗」;他更指中国若不能向自由民主和平过渡,将会有革命暴动,「那是迟早的事情」。

「只要中国一天离不开共产主义,中国的前途就无法摆脱黑暗。」周有光接受英国广播电台( BBC)专访时,神情严肃地说道。被问言论会否令当局不快,周又掷地有声说:「他们能怎么样?把我带走?」

周老在受访中,回顾了自己坎坷的一生,尤其是1949年中共建政后,他所蒙受的人生苦难,访谈中对共产党有诸多批评。

周老坦承自己是因相信共产党和毛泽东,所以才和很多有识之士一样,在中共建政后回到祖国,「我们都相信他(毛泽东),都相信毛泽东的话,要搞民主的,但不知道他上台以后,搞了最最坏的专制。」

周有光与夫人
周有光与夫人

被问是否因为后悔回国,周老笑了:「我没有后悔过。后悔干嘛?」

2013年,周有光接受香港《苹果日报》采访时,疾呼中国必须告别专制,他对「习李新政」期待不大,比喻为小媳妇难当家:「即使有改革不会很快,新的领导后面有『婆婆』控制住的。我没有看到甚么重要的变化!」

「中国不适合民主?这等于说中国人不适合吃西餐一样荒谬。」周有光一开口就是民主,他认为民主是社会必然的道路,不存在要不要的问题。「为甚么苏联垮台?因为违背了民主道路,你看本来有41个社会主义国家现在只剩3个!」

「专制下必然有贪官」

「网上说中共在习近平领导下想慢慢改。但他背后有人控制,所以他今天只能小改,比如像提倡吃饭不要浪费。」

说到十八大习上场后掀起的肃贪风暴,周有光认为是隔靴搔痒:「贪官当然要抓,但抓了贪官不等于政府就好了,问题在于专制,不是贪官。专制下必然有贪官,民主制度下贪官少,因为人民可以讲话,你做坏事我下次不选举你,专制就不行!」

他还直指现在由党控制军队、军队控制国家的制度不合理,军队应该属于国家不属于党:「我发表这些话当然是冒风险的,不过我都108(虚岁)了,就算他把我抓去了、把我枪毙了,我不枪毙也要死了嘛!」

周有光晚年
周有光晚年

「名义上没皇帝,实际还有」

「现在中国名义上没有皇帝了,实际上还有。」周有光生于清朝末年,经历满清、北洋政府、国民党和当今中共四个朝代:「我讲老实话呢,最好的是国民党时代,不是共产党时代。」

上世纪四十年代,周曾任职国民政府经济部旗下的农本局,管理四川省合作金库,通过金融帮地主和农民维持农业生产,确保抗日战争期间后方粮食棉花等必需品供应;

战后他被派驻英美学习办银行的经验,其间共产党夺取政权,仍选择回国,但最终从经济学改行从事语言学研究,他说:「我们搞的英美经济学跟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矛盾的。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死了8,300万人,人吃人,还搞甚么经济学!」

周有光晚年多论时政
周有光晚年多论时政

周有光认为,自邓小平上台以来,共产党执政是有别于毛泽东时代,但至今不改专制、没有言论自由,「我们的宪法规定得很清楚,人民有很多自由,但现在一样都没有;宪法上有民主条文,但是空的,没有真的东西。大家希望它能够慢慢开明。网上说它会改的,你要慢慢等,5年后可能有小改,15年、20年会慢慢有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周老被誉为中国「汉语拼音之父」,同时是坚持讲真话的知识分子。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他退出中共政协,更与出席政协会并升官的一些好友绝交。

他曾公开表示,六四惨案「必有一天公义得直」。近年他屡发表针砭时政大胆言论,对所谓中国发展模式嗤之以鼻说:「中国一切都要改,假如不是和平过渡,就会闹革命暴动,那是迟早的事情。」

周有光夫妇
周有光夫妇

虽然内地当局给予周老很多荣誉,包括「汉语拼音之父」、吴玉章人文科学奖,官方《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曾多番对他报道,但因他的敢言成为中共的忌讳,他的一些文章书籍因此被内地当局查禁。

他的《朝闻道集》在内地出版,被中宣部下令查禁,他的文章书籍不能在大陆面世,只好转到香港发行。

周家人透露,周老对新事物非常感兴趣,爱发表感想,尤其是对时政,从阿拉伯世界的民主运动到全球一体化能随口点评,但对于中共十八换届、近日薄熙来下马等权斗新闻则毫不关心,他称:「那有甚么好看,斗来斗去,个个朝代看得多了!」

周有光提出“终身教育,百岁自学”,从关注语言学到世间万象,他对百年洞见加以提炼和诉说,无疑更透彻。100岁出版了《百岁新稿》、104岁出《朝闻道集》、105岁出《拾贝集》、108岁出《周有光文集》,110岁时又有《逝年如水——周有光百年口述》问世。

 

3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