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斌國家賠償申訴遭最高法院駁回 念建蘭:不能跪着拿這個錢

念斌

【博聞社】最高法院認為,福州中院數次判處念斌死刑,侵犯的是念斌人身自由權非生命健康權,因此不賠償傷殘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醫療費、誤工費等。

三級法院均不支持傷殘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醫療費、誤工費等賠償請求,福建公安依舊將其列為犯罪嫌疑人,2014年8月被宣告無罪的念斌至今仍在維權漩渦中掙扎。

“最高法院三個法官確實做了很多努力,我感謝他們對我們的尊重。但我萬萬沒想到,最高法院依舊認為法院的錯判未侵犯念斌健康權,進而不支持我們 提出的醫療費等賠償請求。”念斌姐姐念建蘭對財新記者說,代理律師丁酉年除夕收到了最高法院賠償決定書,九天後(2017年2月5日),她從律師處得知國 家賠償案申訴有了結果。令姐弟倆失望的是,最高法院駁回了念斌的申訴。

這個決定意味着,念斌案國家賠償數額依舊是此前福州市中級法院、福建省高級法院相繼認定的119萬元,念斌依舊無法得到包括傷殘費、醫療費等在內的540餘萬元賠償數額。念建蘭表示,她和念斌無法接受這一結果。

曾四次被判死刑的念斌,2014年8月被無罪釋放,這起疑罪從無的案件曾引起法律界及輿論高度關注。

念斌

2006年7月27日晚,福建省平潭縣澳前鎮澳前村澳前17號居民家發生中毒事件,公安機關認定念斌有重大作案嫌疑。經檢察機關起訴,福州中院 分別於2008年、2009年、2011年三次一審以投放危險物質罪判處念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經濟損失。2014年8月 22日,福建高院作出終審判決,認為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宣告念斌無罪。當年年底,念斌向福州中院提出國家賠償申請,要求賠償 “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醫療費、精神損失費及其他物質損失等共計人民幣1500餘萬元”,同時要求法院在媒體上公開向其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2015年2月15日,福州中院對念斌案作出國家賠償119萬多元的決定,但未支持念斌“賠償醫療費、誤工費、後續治療費100萬元,八年伸冤 費支出100萬元,房屋被砸毀損失費50萬元,家人在外租房支出36.96萬元,姐姐念建蘭誤工費及兒子心理治療費”的賠償請求。

念斌及姐姐念建蘭對此表示不服,於2015年3月25日向福建高院遞交國家賠償複議申請書。2015年12月30日,念建蘭拿到了福建高院作出的複議決定。福建高院維持了福州中院對念斌案作出的國家賠償決定,同樣不支持念斌提出的醫療費申請。

2014年,艾未未與念斌姐弟合影

彼時,念建蘭接受財新記者採訪,對法院不支持念斌醫療費用申請感到氣憤。念建蘭稱,念斌左下肢的八級傷殘及創傷後遺症、重度抑鬱症等身體傷害與 法院在長達六年半的時間內四次錯判念斌死刑有直接關係,法院應當支付念斌後續治療的醫療費用。“法院的四次死刑判決,使念斌不得不在長達2184天中,每 天24小時夾戴死刑鐐銬,該種殘酷的刑具,將念斌的四肢及身體固定在一個位置上,不能正常行走,更不能伸直腰背舒展身體,醫院也證明,念斌的胃腸、前列 腺、腰椎、腿部肌肉、精神等器官組織受到傷害。”

2016年2月,念斌繼續就國家賠償一事向最高法院申訴。念斌在申訴狀中請求最高法院撤銷先前的國家賠償決定,並提出由福州中院賠償念斌傷殘賠 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共計1047580元,賠償醫療費、後續治療費、誤工費100萬元,同時與念斌就其他賠償事項進行協商並確定協商賠償數額。

念斌表示,法院作出的錯誤死刑判決是念斌被加戴械具的起因,違法且不合理使用械具是導致念斌八級傷殘的直接原因。因此,念斌八級傷殘的結果系福 州中院、福建高院錯誤判決以及福州市看守所違法使用械具共同造成的,根據《國家賠償法》第七條第二款的規定,三機關應對念斌健康權承擔賠償責任。

艾未未等聲援念斌

申訴期間,北京市大禹律師事務所和北京策略律師事務所曾邀請七位法學家就念斌國家賠償案中法律適用問題進行研討。財新記者了解到,七位專家一致認為,福州中院的審判行為與念斌致殘之間存在法律上的因果關係,福州中院作為適格賠償義務機關,應當對念斌傷殘相關的傷殘賠償金、治療費和後續 治療費等予以賠償;對於念斌案相關的律師費等費用,最高法院可以依據《國家賠償法》第36條第(八)項規定予以支持,或者對此問題進行司法解釋予以明確並在個案中勇敢突破;對於念斌及其家人遭受的其他損失,可以協調有關機關予以合理補償。

但經過近一年的複查,最高法院並未支持念斌提出的傷殘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醫療費、後續治療費、誤工費等賠償請求。

最高法院賠償委員會認為:中國實行法定賠償原則,賠償義務機關、賠償項目必須嚴格依法確定,在刑事訴訟過程中,福州中院雖然數次判處念斌死刑, 但其侵犯的是念斌的人身自由權,而非生命健康權,根據國家賠償法第33條,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應當依法支付人身自由賠償金,而非傷殘賠償金、被撫養人生 活費、醫療費、誤工費等。

申訴期間,念斌還以違法使用械具為由向福州市看守所的主管公安機關級福州市公安局提出國家賠償申請。依據是《國家賠償法》第17條,即:行使偵 查、檢察、審判職權的機關以及看守所、監獄管理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職權時有刑訊逼供或毆打、虐待等情形,侵犯人身權的,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此 外,《國家賠償法》還規定了上述行為造成身體傷害的,應支付醫療費、護理費,以及賠償因誤工減少的收入。

屠夫等聲援念斌

念建蘭向財新記者透露,福建市公安局和福建省公安廳均認為,念斌羈押於福州市第一看守所期間,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依法行使職權,對念斌“依法使用械具”,不存在侵犯念斌人身權的情形,念斌要求賠償義務機關承擔賠償責任沒有法律依據。

最高法院賠償決定書還載明,最高法院賠償委員會根據念斌提出的就其他賠償事項進行協商事宜,在徵得念斌同意後,就有關訴求在念斌與福建有關公安、司法機關之間進行了多次協商,但最終各方未能達成一致。

“法院推給公安,公安又推給法院,我真不知道出路在哪裡?”念建蘭說,她和念斌一度對該案的協商信心滿滿,但 “荒誕”令其感到氣憤。

在念建蘭看來,用“荒誕”來形容這幾次協商並不為過。“傷殘賠付這塊,按道理是法定賠償,不能協商,但我們想儘快恢復正常生活,就同意協商。協 商過程中,法院說把我們之前提的伸冤費用等全部包括進去,再給予100萬元的賠償,但協商的條件是什麼呢?是念斌從此不能再說念斌案,是念斌暫停追責,是 念斌犯罪嫌疑人身份10年解套。”

念建蘭和念斌對上述協商條件感到憤怒。“這是原則問題,我們不能跪着拿這個錢。我們知道底線在哪兒,無罪就是無罪,公安不能以賠償來作為認定念斌是犯罪嫌疑人的籌碼,更不能以賠償來抵消追責。”念建蘭說。

念斌被宣告無罪後,福建公安仍定其為犯罪嫌疑人,進而限制念斌出境。兩年來,念斌一直在打行政官司,但至今未擺脫犯罪嫌疑人身份。

題圖:遭死者家屬100多人打砸的念斌家。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