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營救周恩來 中共最美女諜過世享壽110歲

傳奇女諜黃慕蘭

【博聞社】曾經營救中共元老周恩來的女諜黃慕蘭今天過世,享壽110歲。

黃慕蘭出身書香世家,1926年投入共產黨後,隱瞞黨員身分轉入地下工作,2004年她曾出版自傳,去年再版。

書中大篇幅講述了她的四段婚姻與革命工作密不可分的關係,也記敘了她與周恩來、鄧穎超、董必武等中共革命元老交往的經歷。

至於營救周恩來大功,鳳凰網指出,1931年6月,黃慕蘭嶼人喝咖啡時,聽見友人的朋友說:「南京國民政府派人來抓了一個共產黨的頭頭,湖北人,六十歲左右,鑲一口金牙齒,酒槽鼻子,只有九個手指頭,是懸賞了十萬塊錢才抓獲的……這個傢伙真不中用,一坐上電椅,就吃不消,招供了。」

黃慕蘭聽到消息後緊張地琢磨,酒槽鼻子,九個手指頭,忽然腦中閃過一個人——中央政治局主席向忠發。黃慕蘭藉故頭痛脫身,回家後立刻將消息傳給了通知高層,周恩來立刻轉移住居。

當晚,向忠發被國民黨的人押著闖進周恩來轉移前的住所撲空。第二天周恩來召見黃慕蘭,一見面就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說:「慕蘭,慕蘭,你真不錯呀!」曾有歷史學者批評黃在自傳內誇大。

黃慕蘭30年代初以學生形象從事地下工作

黃慕蘭曾自述說:「好在我生性好強,對中央的信賴從未動搖,一貫迎著困難上,從不消極頹喪,處逆境而能堅持革命樂觀主義的人生觀,所以這點個人情感生活方面的波折是壓不垮我的。這是我一生的長處,也是我得以健康長壽的唯一保健妙訣。」

黃慕蘭於1907年7月18日(農曆六月初九)出生在革命老區湖南省瀏陽縣。

黃慕蘭的父親黃穎初是當地有名的文人,與譚嗣同、唐才常一同在名儒歐陽中鵠門下受教。辛亥革命以後,黃穎初任長沙嶽麓書院主任教習,是黃興、蔡鍔等人的老師。

黃穎初思想開明,對長女黃慕蘭十分寵愛,從未讓她受纏足之苦。幼年的黃慕蘭展現出極強的記憶和語言天賦,三四歲時,就能把新學的唐詩倒背如流。她還十分善於學各地的方言,到長沙學會了長沙話,到武昌又很快學會了講湖北話。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前的春天,黃慕蘭進入進步教育家朱劍凡夫婦創辦的周南女校讀書,所用的學名是父親在她出生時取的名字,名彰定,字淑儀。

周南女校培養了許多傑出的人才,其中如向警予、蔡暢等,都是中國婦女革命運動的先驅。黃慕蘭說,有幸在那裡接受了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啟蒙教育。

2009年12月,攝於黃慕蘭在家中

五四運動爆發後,黃慕蘭和周南女校的同學們積極參加運動。然而,當時周南女校的教導主任思想保守,在通過民意測驗了解到贊成罷課的同學姓名後,就分別給這些學生的家裡寫信,含糊其辭地請學生家長把自己的孩子接回家去教育。黃穎初收到信後,不知女兒發生了什麼事,又因妻子病重,於是以「母病速歸」為由,將女兒接回家。

雖然在周南的學習生活只有半年,但在那裡所接受的啟蒙教育卻對黃慕蘭日後走上革命道路產生重大影響,她說:「七年以後,我正式成為中國共產黨的一員,決心在中國革命的道路上奮鬥終生。所以,飲水思源,不能不歸功於五四運動的啟蒙。」

離開周南女校後的黃慕蘭,之所以會走上革命的道路,還要緣起於她的第一段婚姻。

1923年,年僅16歲的黃慕蘭遵循父母意願,包辦完婚。對方與黃慕蘭從小訂婚,是位嬌生慣養、脾氣很大的公子少爺。嫁過去後,黃慕蘭忍受不了對方抽鴉片、打丫環的惡習,於是,請求父親接自己回家。

1925年,歸寧的黃慕蘭開始在家中自修,這段時間裡,她閱讀了《列女傳》,其中最喜歡的就是花木蘭的事跡,非常欽佩花木蘭的孝友智勇,所以,參加革命後,她為自己改名「慕蘭」。

其時,恰逢北伐大革命高潮,提倡婦女解放,黃慕蘭父親很是推崇婦女革命先烈秋瑾,而秋瑾就是因為對包辦婚姻的不滿而投身於民主革命中。

以秋瑾為榜樣的黃慕蘭,在北伐戰爭前讀了大量與革命有關的文章、傳單、簡報,與父親一起學習孫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義學說和《總理遺囑》:「深知欲達到革命之目的,必須喚起民眾,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於是,帶著對革命的憧憬,和擺脫封建包辦婚姻的束縛並求得自身解放,黃慕蘭離開武昌的家中,到漢口的英美菸草公司去支援女工們的罷工鬥爭。

2010年,104歲的黃慕蘭在寫作

在工會,黃慕蘭結識了領導罷工的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湖北省委組織部長李子芬,和領導婦女運動的中國國民黨武漢特別市黨部的婦女部長杜韞章。在這二人的引領下,黃慕蘭加入了共青團,1926年11月轉入共產黨,之後以跨黨的中共黨員身份,在國民黨特別市黨部第二次黨員代表會上當選執委兼婦女部長。

1926年12月,國共兩黨在漢口的臨時中央決定派黃慕蘭去蘇聯學習,在上海候船時,董必武從武漢給在上海的黨中央委員瞿秋白打了一個電報:「因工作需要,說服黃慕蘭放棄赴蘇聯學習,轉回武漢。」當時的黃慕蘭不願放棄這個學習的好機會,但瞿秋白夫婦再三婉言勸導,告訴她如果不是革命工作的迫切需要,組織上也不會輕易改變派她赴蘇留學的決定。黃慕蘭最終服從組織的決定,返回武漢繼續革命工作。

後來回憶起自己參與革命歷程的黃慕蘭說:「如果家裡給我包辦的婚姻稱心如意,我就不可能那麼堅定地走出家庭參加革命,而且又適逢其會地立即投身到迎接北伐的大革命高潮中去。當時有很多知識分子,尤其是知識女性,大半是為了反對包辦婚姻的封建壓迫而走出家庭投身革命的,這就是那個時代的潮流。」

澎湃新聞網、每日頭條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