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馬路上小便被碾死司機擔主責 家屬索賠120萬

【博聞社】2017年1月31日,江西贛州寧都縣一小女孩在路邊小便,中巴車靠邊停車時,直接從其身上碾過。小女孩送醫後死亡。司機涉嫌交通肇事被刑拘。寧都縣交警大隊隊長諶能中表示:事發時中巴正在下客,小女孩蹲著巴士車前方,中巴下完客後準備出發,小女孩蹲的位置屬於司機的視線死角,司機確實看不到那個位置。

1月31日,是小馨(化名)5歲的生日。這天的江西省寧都縣洛口村十字路口,車來車往。小馨離開大人,獨自走向馬路邊,蹲下小便。一輛中巴客車駛來,車頭右側邊緣撞到小馨背部。小馨一頭往前栽倒,被卷進車底,客車前輪從她身體上碾壓而過。小馨再也沒能起身。

兩個家庭因此遭逢巨變。事後,雙方互相指責,司機一方埋怨小孩無人監護,「小馨蹲下的位置是絕對的司機視線盲區」。孩子家屬指責司機未安全駕駛,家屬稱「不可能一直牽著小孩,總也有放手的時候」。

雙方的指責最終以這起交通事故的認定書收尾,司機被認定負主要責任。

女孩被獨自留在店面門口

1月31日,大年初四,李阿嬌帶著5歲的女兒小馨去娘家拜年。下午兩點半,娘倆經過洛口村路口時,李阿嬌帶著小馨去了路邊的肯德基店吃東西。吃完東西後,李阿嬌去附近一家酒店裡面找衛生間方便,小馨獨自留在馬路邊的店面門口。

店門口雜亂停放了自行車、電動車,還停了一輛黑色轎車,幾名路人來往行走,大馬路上車水馬龍。雙向兩車道從一片空曠的水泥地面中間穿過,路兩邊顯得空曠,排列著的店面距離機動車道超過10米。

這個路口,是東韶班線城鄉客車的必經路口,該班線全程76公里。司機李仁龍駕駛客車駛來,遠遠看到路邊兩名路人在招手示意客車停車,他們準備搭乘客車前往縣城。

李仁龍停車準備載客。同一時間裡,小馨因內急想找地方方便,從沿街店面的門口徑直跑向馬路邊。監控拍下的一段視頻顯示,小馨一邊跑一邊脫下了褲子,跑的時候兩腳相拌了一下,差點摔倒。小馨跑到馬路邊上,蹲在那裡小便,低著頭,背對著李仁龍的客車,相距約1米左右。

上客後,李仁龍抬頭向車前看了看,又扭頭向後面看了看車門,然後掛擋起步。

李仁龍的客車起步後幾秒的時間內,車頭右側邊緣撞向小馨的背部,小馨一頭往前栽倒,卷進車底,緊接著客車前輪從她身上碾壓而過。待後輪快要再次碾壓到小馨時,客車停了下來。

感覺客車像是壓到了什麼,李仁龍鬆開安全帶,起身從駕駛位跨到副駕駛位走向車門查看情況,乘客們紛紛扭頭看向車窗外。

家屬稱不可能一直牽著孩子

一段記錄小馨被客車碾壓的視頻被上傳到網路上,這起現實中的個案引發了輿論的爭鋒。對這件事的看法,也讓網路留言區出現了「分裂」,有的網友認為監護人沒看護好孩子,也有網友指責司機未能觀察到行車視線盲區。

「小孩子監管肯定是要的,但也不可能一直牽在手裡,總也有放手的時候吧」,對於小馨在大街上出現無人看管的空檔期,家屬宋柏林這樣表示。

李阿嬌說:「小孩子(在馬路邊小便)是不懂事,但司機開車不要看清楚路況嗎」。李阿嬌哭著說,難以接受慘劇的發生。但她拒絕介紹為何將小馨獨自留下,且無人看管。

2月5日,宋柏林說:「我是小馨爺爺的哥哥,小馨喊我也是爺爺,她從小也是我帶大的。她很聽話,在幼兒園上了兩年學,平常在幼兒園都不需要接送,她自己來回。小馨還有一個小她兩歲的妹妹,兩個孩子都很乖。」

對於小馨的生活常識教育,宋柏林稱,「幼兒園肯定會教育,我們也會教育她不要隨地大小便,她自己也很懂事」。

而關於小馨為何前往馬路邊小便,宋柏林稱,「她媽媽當時去上廁所了,小馨一時尿急,你沒看到(視頻畫面中)嗎,她當時急得跑起來了,還一邊跑一邊脫褲子,褲子脫下來了還在跑。她沒有隨意蹲下來小便,而是跑到一輛車的旁邊去,當時那輛車(李仁龍駕駛的客車)就停在路邊,小馨肯定以為車不會走的」。

宋柏林指著監控視頻稱,馬路中間有兩輛轎車先後駛過,能清楚分辨機動車道的位置,而小馨所蹲下的位置是在機動車道以外的人行道上。並且沒有緊挨著客車的車頭,相距有一米以上的距離,「為什麼司機(李仁龍)看不到」。對於平常如何教育小孩及看管監護的細節,宋柏林以及小馨其他家人不願作過多介紹。

司機稱事發時女孩位於視線盲區

「他(李仁龍)說當時就是莫名其妙,也是飛來橫禍。」李仁龍的兒子李先生說。李仁龍在事發後被刑事拘留,他的兒子李先生在拘留所看他時,他對兒子回憶道,當時路邊有客人要搭車,從停車到啟動開車,他多次查看了後視鏡,也查看了客車前後情況,並未發現蹲在車頭前面的小馨。「小馨蹲下的位置是絕對的司機視線盲區,根本看不到」。

「我爸爸開車一向很謹慎,還經常叮囑我和妹妹,開車要慢,要注意觀察視線盲區,總是用他的多年開車經驗教導我們。」

李先生說,李仁龍開了二三十年的車,以前開過大貨車,也開過大客車,從未出過重大交通事故。「所以事發前他和平常一樣,多次查看了車前車後的情況,甚至還兩次扭頭看車門旁邊的情況。但小馨所蹲下的位置是司機的視線盲區,除非下車才能看到。」

李仁龍所駕駛的客車隸屬寧都縣長途汽車運輸有限公司東韶班線。「李仁龍是個老司機。」該公司的負責人張先生表示,李仁龍是該公司正式聘用的司機,「李仁龍以前自己買過中巴客車跑班線,但是後來當地施行公車公營,就應聘到我們公司來開車了。他應聘的時候開了三年無重大事故的相關證明,他是A2駕照,在公司也擁有上崗證等相關證件,包括客車本身都經過相關安全檢測。」

宋柏林稱李阿嬌當時是上廁所去了,但處理這起交通事故的當地交警介紹,「據我們調查,當時小馨的媽媽是去拿紙去了,但小馨內急憋不住,就直接跑了。小馨可能感到害羞,就跑到一輛車的旁邊去方便,以為那裡隱蔽一點,沒想到發生慘劇。」

該交警表示,「小馨的監護人肯定有監護責任,司機也有行車安全方面的責任,但小馨所在的位置當時確實屬於那輛客車司機視線的盲區」。

李先生表示,「我爸爸一直在拘留,這次事故給我家裡造成很大的影響,本來我爸爸已經快50歲了,開了半輩子的車,應該安享晚年。這次事故以後,他不可能再會開車了」。李先生不願多談這次意外給他們家庭所帶來的影響。

警方認定司機「疏忽大意」負主責

李先生稱,「我們認為這起事故主要責任是,小馨的監護人沒有看管好自己的孩子,在事故責任方面,我爸爸最多是負同等責任」。

但當地交警部門出具的事故認定書中稱,「李仁龍注意路面動態不夠、疏忽大意,未按照操作規範安全駕駛,其過錯行為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認定書還稱,「小馨未在其監護人的帶領下在道路上停留,其過錯行為是造成此事故的次要原因」。

對認定書的結果,李先生表示,「交警部門認定了,也就這樣了,畢竟法律上還是同情弱者。但對方(小馨家屬)監管失職,並沒有任何悔過的意思,一味地指責我們,這一點我們感到很遺憾」。

宋柏林稱,他們(小馨的家屬為主)曾到事發地點堵過客車,「(李仁龍方面)沒有人來道歉,也不管不問,我們接受不了,我們後來確實到事故現場堵過車」。

東韶班線的負責人稱,他們的態度很明確,一切按照法律途徑處理,「2月4日我們第一次和受害者家屬協商的時候,當時就先拿出了兩萬元錢給家屬,作為預付賠償款,也算是安撫一下家屬情緒,我說不管賠多少錢,我們都會按照法律程序來,該負的責任堅決不逃避。我們的車子保險額是100萬元,賠償方面肯定是有保障的」。

李先生稱,「家屬要我們賠120萬元,我們說按照保險賠付,另外我們再出於人道主義同情受害者再付10萬元,對方都不答應」。

截至發稿當事雙方尚未達成一致意見。處理此事的交警表示,「還在協商處理當中,按法律程序走」。

北京聖運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優銀認為,「交通肇事致人死亡、負主要責任以上的,按交通肇事罪追究刑事責任,一般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雙方達成民事賠償協商一致的,也有判處緩刑的可能」。

網友評論:

我把一古董臨時放鄰居家門口,鄰居開門把我古董打碎了,鄰居負主責任嗎?

先說自己不可能一直看住孩子,再指責司機沒有一直看好盲區的小孩,這不是雙標么?你失誤就是失誤可以原諒,別人失誤就賠你120萬?

暴風眼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