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建華被挾回國因其欲逃歐美 涉案複雜機密或復出無望

【博聞社】中國億萬富商肖建華突然從香港酒店中被離奇帶走,北京方面一直保持沉默。博聞社從知情人士獲悉,肖建華之所以在春節年卅晚被帶回去,因當局得悉他正打算從香港逃亡歐美,當局遂先下手為強。北京方面在香港對敏感人士的監控超過外界想像。

消息人士指,自2013年底肖建華提前收風逃離中國內地,躲過中共因要調查高層貪腐而要抓他「協助調查」,就一直滯留香港,長期包住港島五星級四季酒店的服務式公寓,在那裏遙控國內的生意王國,發號施令,指揮交易。

但是隨著習近平王岐山反腐打貪進一步深入,肖建華越來越感覺到香港已非太平之地,特別是香港發生銅鑼灣書店事件,以及跟他有關係的中共太子黨、高官家屬相繼被調查,黨內內線向他發出危險信號,加上香港媒體曝光了他在四季酒店的行蹤,肖建華決定農曆新年後離開香港,逃往歐洲。

不過,肖建華還是晚了一步,他的打算和具體行程已被內地當局掌握,於是在年卅晚發生了他「被回去」的事件。

肖建華外逃晚了一步

消息人士指,儘管關押在北京的肖建華十分配合專案組的調查,而且向當局強調他持有中美洲島國的外交護照,以及他的加拿大公民身份,但是當局視若無睹,他被押回去後曾通過明天系官方微信發佈「很快與媒體和公眾見面」,已經沒有可能。

而且知情人士說,以目前肖建華所涉案的複雜情況看,以及中共黨內鬥爭的複雜性看,「他能不能活著出來,都成了疑問」。據悉,肖建華剛回去時,還能夠跟外界通聯,但是現在當局已經完全斷絕肖建華與外界的一切聯繫。

肖建華事件對中國商界財富階層的影響,正在發酵。美國之音引分析人士說,這使投資者和商業界產生疑問和恐懼。事件凸顯了政治關係網對在中國大陸從商的必要性和一系列隨之而來的政治風險。

報道指,肖建華是在房地產公司、保險公司、煤礦公司和水泥公司均有股份的「明天系」集團的實際操控人。他個人影響力地位的攀升始於他1980年代晚期進入北京大學。在1989年民運期間,肖建華對中國共產黨保持忠心,並擔任北大學生會幹部。

畢業之後,肖建華地位逐漸上升。近幾年,他曾為中國大陸處於政治網路核心的富裕家族打理財務。2014年,肖建華告訴紐約時報,他還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家族處置資產。

然而,肖建華的公司在同年否認上層關係是他公司成功的關鍵,並且說,他們只是採用了沃倫·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策略。這份聲明是為了反駁紐約時報關於這位億萬富豪的報道。

肖建華雖被中美洲島國委以外交代表但當局拒認

關鍵時機

一些報道說,肖建華在香港被擄事件發生在一個關鍵時機。他的消失距離中國五年一次的權利更替只有幾個月。對於習近平主席來說,更是個很關鍵的時期。因此,有些人認為,肖建華從香港被帶走實質上是一個政治行動。

「他是個富豪,住在香港。人脈關係廣,但很神秘。大家都想多接觸了解這個人,因為都知道他的人脈網裡有中國政府官員,」一位因為此報道的敏感程度而不願意透露身份的風險投資者說。

這位消息人士還說,儘管很多事情還不明了,但很明顯,這背後是政治利益在驅動。

這位人士還說,在中國,「金錢和政治不分家。他們互相滲透影響」。

中國當局還未說明肖建華現在在哪,或者解釋為什麼他被從他公司實際上設在香港的總部(他的公司實體坐落於北京)匆忙帶走。這促使關於肖建華的消失的揣測繼續增加。

據悉,他之前在北京,並可以和家人和朋友通話。但近幾日,這些聯絡渠道也被切斷。據紐約時報報道,這周早些時候,他公司的員工已經被禁止離開中國。

考慮到共產黨內部的權力將要交接,有一些人猜測,反對習近平的派系是幕後主謀。另一些人說,習近平自己參與了這個事情,為了盡量減少變化的可能。

然而,沒有官方對這一事件的說明,要得出一個明確的結論,十分困難。

「不論是哪一個派別想要利用肖建華來削弱反對派,都會有一大批人被牽連。他的逮捕不會是事情的結局,」一個在香港的政治學家說,「越多人被牽扯進去,事情的發展就越多,變數也就越多。」

環境風險

肖建華不是陷入這種境地的第一人,這種處境也並不新鮮。但和大多數情況不一樣的是,他積攢了大量資產。根據胡潤百富榜關於中國億萬富豪資產數量的報告,肖建華身價大約60億美元。

經濟學家說,在中國經商如果想要盈利,沒有政客的人脈關係會是非常困難的。而且隨著政局的變化,商人也總是處於風險之中。

「不管你把賭注押在哪一派,當不同政派之間風水輪流轉的時候,你會處於一個尷尬的位置,」一為中國經濟學家告訴美國之音,「也就是說,你所扮演的角色會影響你的生意。」

中共表面平靜,地下風起雲湧

一國兩制?

在香港,肖建華的消失製造了疑雲和恐懼,而且有些人據報已經在準備將資產轉移。但問題是,習近平掌權下的中國政局越來越緊張的時候,為什麼肖建華決定留在香港,而不是搬到別的地方。

香港,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一直被視為躲避中國大陸的避風港。1997年香港從英國回歸中國之後,這個港口城市在「一國兩制」的保證之下,享有一些在內陸不常見的基本權利。但是,在過去的幾年中,這些基本權利被侵蝕的顧慮和擔心開始遍地開花。

就在去年,香港的五名書商被綁架劫走。其中三個是在中國大陸被帶走,但另外兩個被強行帶走。一個是在泰國被抓,另一個在香港。這幾名書商和一個專門關注中國國家領導人流言的出版社有關聯。

因為此次事件沒有任何線索可尋,那些認為這有可能會是個積極的舉動的人也開始質疑中國的法制以及中國政府如何對待異己者甚至「一國兩制」。

「只要現在沒有確鑿證據能夠解除關於這個事件的疑團,溢出效應之會越來越糟,因為很多人會任意發揮他們的想像力,」香港的一位分析人士說。

流動資產或轉為實物資產

一個風險投資家告訴美國之音,可以清楚看到的是,肖建華的消失很有可能會進一步加速資產外流。

「我認為這會引發一些全球資產重新配置,」風險投資者說,「更多的錢都會轉移到管理規範、流動性強而又透明度高的地方去。」

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國的資金外流速度急劇加快。這個風險投資者說,雖然要面對關於美國總統川普的一些言論,美國和英國這些國家將會迎來更多的投資。

過去,富人們都認為瑞士和盧森堡這些國家是他們財富的避風港,但現在,更多人看到,投資實物資產更好,比如投資英國的基礎設施、美國公司或者是澳洲的房地產。

「肖建華一案表明,即使你坐在香港的四季酒店裡面,你也不是那麼安全的,」這位風險投資家說。

博聞社/美國之音

5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