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读|王五四:就算老公一个微信公号都没剩下,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的自媒体

【博闻社】这年头,如果你不会写字,最好娶个中文系的老婆,遇到什么困难,老婆还能写篇文章替你出头。今天,微信朋友圈被这篇文章洗刷刷了,《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

一个会写字的老婆狠狠替疑似创业被坑的老公出了一下头,只不过标题有点太长,读起来有知音体的感觉,本文的标题就是以这篇文章的标题为参照,原本的标题很简短:不是所有的狗都靠狗粮活着。身为边缘化的自媒体人,替最近被黑的很惨的自媒体说几句。

非官方自媒体不是国内语境下传统意义上的媒体,它就像刘强东单纯的夫人小天一样,是个单纯的微信公众号,它不是媒体,扛不起你们新闻理想的大旗,也担不起祖 国新闻事业发展的重任,所以新闻行业窘迫的现状,不论是媒体倒闭还是媒体人转行做公关,都不能怪在自媒体头上,跟他们五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又不是自媒体人 束缚你们的手脚,也不是自媒体人下禁令给你们。这篇流传很广也已经10万+的《10万+,正在毁掉新闻行业,毁掉互联网,毁掉年轻人》,哪怕只看标题就知道是篇脑残文,文中说“我最受不了的是不断的有自媒体宣传自己拿了多少多少投资,估值多少多少,是什么让你们那么光明正大的出卖节操?”……

这个,应该是我看到过的智商最低的道德大棒了,很多人也爱抡道德大棒,会吓哭不少人,但从没有一个像你这样蠢哭别人的。自媒体人拿了多少投资,跟出卖节操有什么关 系?你这是侮辱投资人的智商,投资人又不是嫖客,给你钱当然是看重你身上的商业价值,要是出卖节操就能拿到投资,那中国满地的节操早就被人捡光了。

要是出卖节操就能拿到投资,你早就拿到投资了,毕竟你曾经写过《西方不允许中国崛起的真相》、《中国正在发生的100个变化,越往后读越震惊》、《一个误导了中 国人5000年的词》等等那么多出卖节操的文章。

作者在文中痛心地说,“它们宁可把钱花在如何创作出更牛逼的段子上,也不可能把钱花在如何真正的给我们带来真相上。”、“媒体以追求真相为最终目的,而自媒 体以追求利益为最终目的。这才是两者的最根本区别。”我觉得自媒体把钱花在创作段子上,也比媒体把钱花在创作“真相”上要好吧,没有新闻真相或者真相本身 就是禁区,你却在那假装有真相,把舆论引导当成追寻真相,这本身就是个可笑的段子吧?

自媒体涉猎了我们生活的各个领域,并不只有新闻一个行业,用不着哪个行业的自媒体都去追寻你所谓的真相吧?我觉得自媒体把自身领域相关的专业知识学习好发挥 好,就是寻求真相了,如果专业度不够就会闹出笑话。

比如说自称“中国创业与投资第一门户”的微信公号“投资界”,刚发了篇《文章获赏超40万,程序员老公 或将加入阿里,她才是最牛逼的创业者》,作者是Jerry,文中说“截止目前,文章阅读量显示10W+,赞赏人数为8516人,即便以最少的打赏金额5元 来算,总额也超过了40万,她一篇文章顶过不少创业者辛辛苦苦干一年。”

Jerry,你这数学是怎么学的,数学没学好,数字搞错了,怎么寻求真相呢?怪 不得人家要批我们自媒体人浮躁。

在数字方面搞错的还有《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文中老婆说老公只从公司分到一百万奖金,而公司方面却说实际上分了两百万,这一百万的差距足以使老 婆放下手头的事回家好好问问老公。

当然,我不觉得这算是事件的反转,只是信息的补充,让事情变得更加清晰,而很多人把这种变化判定为自媒体的不靠谱,这是 有问题的。自媒体发布的很多信息或许不靠谱或者是造谣,但它们本身是允许外部求证和探究的,真正不靠谱的信息反而是那些说一不二的声音和不容置疑的发声渠道。

自媒体没那么可怕,自媒体也没那么大的影响力,妖魔化自媒体无非是打压不同的声音,压制民间的发声渠道。就像成龙“中国人是需要管一管”的论调一样, 在很多人眼里,自媒体人是需要管一管的,在他们眼中,自媒体人成天就知道追热点博眼球。

为了10万+和涨粉丝无所不用其极,养生大保健,低俗黄段子,你可以从审美上进行驳斥,也可以从道德层面批判,但完全不需要把它们抬到祸国殃民的高度,更不用担心它们会反了天,相关部门盯得很紧,举个例子,延安一网民李 某因被违章停车贴条,在其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日交警娘的,可长时间么吃罚单了。然后被行政拘留七日,所以说,我们的微信很安全,我们的朋友圈很安全。

在很多事情上,越来越多的人只谈自律,避而不谈法律了,天天让自媒体自律,累不累?你能不能先让法律自律一些?不管你认为法律靠不靠得住,一味让人自律就是 耍流氓,前阵子一篇《共享单车,真是一面很好的国民照妖镜》风靡朋友圈。

文中表达的只有一个意思,这届群众素质很低,我觉得这届创业者的业务素质也不高。 考验群众一番,然后批判群众素质低,成了很多人的爱好,以前还真没见过哪个创业者批评自己用户素质低的,更多的是通过严密的产品设计和业务流程查缺补漏规 避风险,与用户进行博弈。

你弄个漂亮的大姑娘洗得白白净净的扔在用户床上挤眉弄眼,是在考验用户的忠贞不硬吗?用户勃起还击一点毛病没有。得承认,朋友圈 里很多群众的素质不高,主要体现在审美上,审美水平不高,其实主要是见识不够,见识不够跟以前只能看传统媒体的东西有很大关系,现在有了自媒体,选择更灵 活多样了,审美一定会逐步提升,素质也会越来越高,所以传统媒体人要反思,不要动不动就欺负我们自媒体人。

创业者避开自己的业务素质和创业大环境不谈,一味指责用户素质低,跟一些媒体人避而不谈自己的业务能力和新闻管制,指责自媒体人破坏了新闻环境、新闻真相一 样荒诞。

《当每个自媒体都想从帽子里变出兔子,已经没有记者在赶往新闻现场的路上了!》一文中说,“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2015年夏天,天津滨海爆炸 案。当时也是各种自媒体纷纷推出猜测和分析,唯独来自一线的新闻报道显得非常稀缺。我不免暗想:记者都到哪里去了?”

作为资深媒体人,李方老师的这个发问 还真挺让人错愕,再想一下,其实也在意料之中。虽然李方老师自谦地说自己是在装外宾,但这事其实已经不是在装外宾了,是在装外星人,记者还能去哪,都被现场的警戒人员和相关部门的命令挡住了呗。

当然,作为资深媒体人和腾讯网总编,李老师肯定是清楚这些小儿科的东西,所以真没必要把“记者都到哪里去了?”的答案定义成“其实他知道,我们都知道,大多数记者都转行做自媒体了,或者投身大企业和互联网公司做企业公关去了。”

这只是表面现象,而不是问题的根本原 因。虽然很多媒体人喜欢谈真相,但他们却挺不愿意谈传统媒体衰落的真相,倒不是非得让你们点破说透,不说也没问题的,大家都能理解,只是希望你们也理解一 下,不要总是一方面喋喋不休地谈着新闻理想和新闻专业主义,一方面却又避而不谈关键问题,这样挺没劲的,如果再站出来指责自媒体让自媒体人背黑锅,就更没 劲了。

知耻是自爱的表现,有些媒体人就不太能知道什么叫羞耻,趁现在说体制内的媒体人无耻还不会被行政拘留,我说两句中青报评论员曹林老师,曹老师在一次访谈中 说,“还是身份的焦虑吧,不像那些野生评论员,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碰,顾忌的东西很少,只单纯考虑阅读量就行了,大不了被封号后从头再来。

我不一样,我有自己体制内的单位,即使是自媒体,别人还是会用“中青报评论员”这个身份来看我的公号,我自己写作时也脱不开这个身份,一旦产生负面影响,会给单位惹事。虽然是自媒体,仍然会戴着很多镣铐在跳舞。以自媒体的身份和半职业的表达,却要与那些毫无顾忌的野生自媒体竞争阅读量,自己感觉挺难受的。”

这番话真是有点不要脸了,作为一名野生评论员,除了给朋友打广告(免费)时我挺在乎阅读量的,平时真的挺无所谓,倒是很多媒体出身的人整天纠结于阅读量,不要觉得阅读量不如他人,就是别人玩野路子,“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碰”。不知道曹林老师是真单纯还是装傻,有些事你说说看,有些事你碰碰看,删文、封号、传 唤……

“大不了被封号后从头再来”,说得轻巧,从头再来的成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传统媒体时代,曹林老师们坐享体制内媒介资源,写点什么东西发表都具有天然传播优势,自媒体时代不同,用户不爱看你的东西自然就不买你的账。野生评论员怎么了?自食其力,总比吃主人狗粮的圈养评论员好。

一边说着“身份焦 虑、有所顾忌、负面影响”,一边谈着“新闻真相、新闻理想、新闻专业”,还有比你们再分裂的人吗?呼吁资深传统媒体人士,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分裂,这年头 连骗子都走真诚路线了,前天我朋友接了个电话,对方表示自己是人民银行的,朋友说“你是骗人的吧?”,对方回答“对”,然后主动把电话挂了,挺让人感动 的。

我是李方老师的微信级好友,所以能看到他的朋友圈,他朋友圈里发过这么一条,“其实新闻事实稀缺是世界性的媒体结构性趋势,据说米帝也苦恼不已……”,现状 是对的,但程度不同层级不同,米帝稀缺的是诸如新任总统到底有没有精神病,大家一直在追寻,而我们稀缺的是诸如这个人在派出所里到底是怎么死的,大家一直 在等通稿。

以上就是我想对几位传统媒体人说的,也是为边缘化自媒体人说的,主流自媒体人是不屑为这个发声的,他们眼里都是大事,比如主流自媒体人“周小平同志”,他今天就香港审判前特首曾荫权一事发文称:“或许是时候结束当初权宜的一国两制了!”小平同志,真牛逼!

本文来源微信公号“王伏井” 原标题《就算老公一个微信公号都没剩下,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自媒体》

相关消息

网传《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一文中所指的创业公司是创新工场投资的游戏公司展程科技,作者的丈夫是展程科技联合创始人、前 CTO 韩冬辉

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评论说,每次出现被刷屏的事件,按照历史经验有 80% 概率会出现剧情反转,所以需要把火候看老,等待更全面的信息。事出反常必有妖,不因同情做定论。

腾讯科技说,据知情者透露,陈羽翔没有给韩冬辉股权一事的确属实,但当初公司分红的额度也不像韩冬辉妻子的文章中说的 100 万那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