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室效應帶來滅頂之災:科學家稱大堡礁三分之二珊瑚已死亡

氣候變暖加劇,過熱的海水導致珊瑚礁大量死亡,繼而影響了其他海洋生物的生存。

【博聞社】澳大利亞的大堡礁一直被認為是世界上最為壯麗的自然奇觀之一。它如此龐大,可以從太空中眺見;又如此美麗,令遊客感動落淚。但是這片礁石以及生活在它周圍的大量海洋生物陷入了巨大的麻煩。

紐約時報報道,因為去年海水過熱,在大堡礁最為原始的北部地區蔓延數百英里的區域里,有相當多的部分最近被發現已經死亡。當時僥倖存活下來的中部更靠南區域現在出現了白化現象,這是又一次大面積死亡的徵兆,可能會讓大堡礁最受遊客青睞的充滿色彩與生命的區域消失。

“我們原以為再過30年大堡礁也不會出現這種程度的毀壞,”澳大利亞詹姆斯庫克大學(James Cook University)一個由政府資助的珊瑚礁研究中心的主任、《自然》雜誌周四將要發表的一篇有關珊瑚礁的封面文章的主要作者特里·P·休斯(Terry P. Hughes)說。“之前我看到北部基本佔到大堡礁三分之二的成百上千的珊瑚礁快要死亡,現在它們真的死了。”

對世界上最大的生命結構大堡礁的破壞,是過去近20年里陸續展現而且似乎在逐漸加重的全球災難的一部分。在這篇論文中,幾十位科學家將最近發生的這場災難描述為自1998年以來第三次全球性的珊瑚礁大規模白化,但它是迄今為止範圍最廣、危害最大的一次。

珊瑚礁的狀況是顯示海洋健康程度的一個很有說服力的指征,但它們的危機與死亡也是全球氣候變化帶來的破壞的另一個標記。

如果世界上的大部分珊瑚礁都死亡——如同科學家們所日益擔心的——海洋中一些最豐富、最 多姿多彩的生命將不復存在,一同損失的還有珊瑚礁旅遊帶來的巨額收入。在更貧窮的國家,人命也受到威脅:有數億人主要依靠珊瑚礁魚類獲得蛋白質,這種食物 供應消失可能會變成一場人道主義危機。

2016年3月,一架飛機的影子落在大堡礁北部白化的珊瑚上。

隨着最近這場全球性白化進入第三年,珊瑚礁科學家表示,他們十分肯定這應該由誰來負責。

幾十年前他就曾發出警告,表示如果人類社會繼續以失控的速度持續燃燒礦物燃料,釋放會讓海洋溫度上升的溫室氣體,珊瑚礁將面臨危險。排放持續增加,現在背景海洋溫度已經高到任何暫時性的驟升都會給珊瑚礁構成重大威脅的程度。

“氣候變化不是未來的威脅,”修斯說。“在大堡礁,它已經存在18年了。”

珊瑚需要在溫暖的海水裡才能生存,但它們也對過高的溫度極其敏感。哪怕只是高出兩三華氏度有時也會導致這種微生物死亡。

按保守估計,全球海洋溫度自19世紀末以來已經上漲了大約1.5華氏度,在熱帶地區還會略微高一些,那裡存在着許多珊瑚礁。另一個打擊來自在2016年達到頂峰的厄爾尼諾天氣模式,它讓星球表面溫度短暫升高,造就了1880年有歷史記錄以來最熱的一年。

許多珊瑚礁有可能死亡的跡象在去年就已經很明顯,但正式的官方科學評估現在出現了。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的那篇論文記錄了2016年澳大利亞東海岸城市凱恩斯北部延續500英里的珊瑚礁群大量白化的情況。

白化表明珊瑚在承受高溫的壓力,但它們並不一定會死亡,溫度更低的海水能幫助它們恢復。在《自然》雜誌那篇論文的統計截止時間過後,於去年年末對大堡礁進行的幾次後續調研顯示,數量龐大的一塊塊珊瑚礁實際上已經死亡,就算能再度恢復,也不會很快實現。

2016年2月26日,可以看到大堡礁的蜥蜴島上一簇簇成熟的無性鹿角珊瑚因海水溫度過高而死亡(左圖),僅僅幾周之後的4月19日便被大片海藻佔據(右圖)。Terry Hughes et al./Nature

修斯教授領導了這些調研。他表示,看到顯示損害情況的地圖時,他和他的學生們都哭了。繪製地圖的數據是他統計出來的,部分依據乘坐小型飛機和直升機低空飛行觀察到的結果。

修斯表示他希望這次的死亡不會像去年那麼嚴重,但“接二連三的白化在澳大利亞是前所未聞的”。大堡礁中部和南部已經被清淤和污染等人類活動損害得非常厲害。

澳大利亞政府一直在竭力應對當地的這些威脅,它制定了《大堡礁2050年計劃》(Reef 2050),限制港口發展、清淤和農田徑流等威脅。但修斯的研究發現,考慮到現在海水溫度比較高,單單依靠這些改善水質的全國性舉措不足以解決問題。

“原始海水裡的珊瑚和渾水裡的珊瑚一樣有問題,”修斯說。“就你可以在地方層面做些什麼來阻止白化而言,這不是什麼好消息——能解決這個問題的答案並不多。你必須直面氣候變化。”

隨着唐納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當選美國總統,最近達成的一項應對這個問題的全球協議《巴黎協議》(Paris Agreement)似乎面臨危險。澳大利亞的保守派政府還在繼續支持礦物燃料發展,包括一項在許多科學家和環保人士看來對珊瑚礁構成最急迫威脅的計劃——提議建造的一座有可能為全世界最大的煤礦,由總部位於印度的大企業集團阿達尼集團(Adani Group)從大堡礁向內陸建造。

“事實是,澳大利亞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國,對於這個國家最寶貴的資產,我們最不應該做的事情就讓情況惡化,”澳大利亞海洋保護協會的宣傳主管伊莫金·扎托文(Imogen Zethoven)說。

大堡礁為澳大利亞提供了約7萬個就業機會和每年數十億美元的收入,目前尚不清楚珊瑚礁退化會給這種經濟帶來何種影響。即便是在退化很嚴重的地區,也仍然有大片大片的珊瑚礁生存下來,導遊很可能會帶遊客前往那裡,避開死亡區。

3月6日在凱恩斯附近的大堡礁區域拍攝的一張照片顯示一塊珊瑚礁正在白化。Getty Images

全球珊瑚礁危機並不一定意味着珊瑚物種的滅絕。珊瑚可以自救,就像很多其他生物試圖做的那樣,地球溫度上升的時候,它們可以向極點移動,在溫度較低的水域形成新的珊瑚礁。

但是,以地質標準而論,人類導致的變化節奏太快,珊瑚物種能否跟上這個速度還不清楚。即使珊瑚確實可以存活下去,也不意味着個別珊瑚礁將在它們現在繁榮生長的地方長存。

珊瑚科學家說,在十年內,某些種類的分叉珊瑚和飛碟珊瑚就可能滅絕,依靠它們避開捕食者的各種小魚也會隨之滅絕。

“我不覺得大堡礁會重新變得像以前一樣壯美——至少在我們有生之年不會,”國家海洋與大氣管理局的礁石專家C·馬克·埃金(C. Mark Eakin)在馬里蘭州銀泉說。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