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母杀人案:杀人者家捐款不断 死者父亲称杀人偿命

【博闻社】山东辱母杀人案的当事人于欢,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一事持续在网络上发酵。日前,“新浪福建”官方微博发起了“认为判决是否合理”的投票,在近两万名参与者中,认为不合理的比例高达百分之91.5%。这些天以来, 不论是刺死讨债者的被告于家,还是被刺死者的原告杜家,他们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都有什么话要说?

3月29日,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专门前往山东聊城冠县,跟这两家人分别见了面。

于家:获得社会同情 捐款不断

于欢的姑姑于秀荣

23岁的于欢为维护母亲尊严而诉诸暴力,此事在以孝为先的齐鲁大地,获得许多人的同情。

聊城冠县城郊的源大工贸自去年12月份停工,昔日曾有五六十名工人,如今只剩于欢的姑姑于秀荣一人看守厂房。

在于欢案庭审的当日,苏银霞因涉嫌非法集资被聊城警方拘捕看押至今,她丈夫于西明也随即消失。于秀荣称,警方告诉她,于西明正被通缉。

采访当天,于秀荣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让她去公安局谈谈情况,她说自己不敢去,挂了电话就哭了。

近几日,常有本地和外地居民前来,向于秀荣表示关心,有些专程从外地赶来为于欢捐款。在记者采访当天,至少有三拨人找到于秀荣表示要给于欢捐款。

28日上午,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软件行业企业家开车从北京连夜赶到聊城。这位北京的捐赠者不愿透露具体的捐赠数额,只说在1-10万之间。他说一开始想把钱支付给律师殷清利,但殷打算无偿代理此案。“所以我们想不管二审怎么判,肯定会有民事赔偿。如果前期赔偿到位,对二审也有利。”一审判决书显示,于欢需要对死伤者支付八万左右的民事赔偿。“如果赔偿用不完,以后也可以用于于欢的个人发展。”

在采访的过程中,不时有市民进来表示对于欢的同情和对“辱母者”的愤慨。其中一位向于秀荣手中塞了一叠人民币,尽管于秀荣再三要求,他仍拒绝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

被刺身亡者的父亲:“杀人偿命!”

被刺死的杜志浩育有一男三女。杜志浩用侮辱的方式向于欢的母亲苏银霞讨债被于用水果刀捅伤,杜在自行前往医院就医的过程中失血过多死亡。

杜志浩死后,两名7岁的女儿与杜的妻子居住在冠县县城,同为5岁的一男一女由杜志浩的父亲,61岁的杜洪章和老伴照看。

杜志浩的父亲用电动车接送两个孩子

正值下午放学时间,杜洪章骑电动车从幼儿园接回两个孩子。老杜不敢跟孩子说实情。“我就说他爸爸到外边打工了,去外国打工了。”

谈到于欢的案子,杜洪章53岁的老伴情绪很激动,不愿多说,杜洪章则坚持儿子死的冤枉。

“杀人偿命!我相信法律,法律文件都在那摆着,”他说。他说自己的孩子是“好孩子”,对方(于欢)家财大气粗。他对于即将到来的二审,杜说,“不管几审都一样。”

杜洪章的老伴患有心脏病,经常吃药,最近也常不舒服。把放学的孙子孙女接回家后,杜父骑上电动三轮车载着老伴去医务室了。

环球时报等报道综合

  • hyb

    本人见到中共党国所谓【砖家】的【高论】;《高利贷,是市场经济的补充》。
    言下之意,高利贷不用遵循【市场经济】的【道德、市场经济法律】的约束,而可以【黑社会化】?!、显然这位【砖家】,不是吃粮食者所能【理喻】的这类【非人类】的东西!
    欠钱还债,确实【天经地义】!但【讨债】该采取什么【天经地义的方式】呢?!
    一旦【讨债的方式】,超越了人类忍受、共识的前提,那么,这【是讨债】?还是在实施【弱肉强食的黑社会】化?!
    中共党国的司法【选边站、选择性执法】,是习氏标签下的【习痞子法特色】!
    处警不作为,乱作为,是本次恶性事件的【是作俑者】!更是【权钱勾结】的极端腐败而不受习痞子的【选择性打虎反腐】制约与纵容的【必然结果】!这也说明习痞子自打上台至今,为了个人夺权、篡位外,干了些什么?!
    杀人偿命?中华有这句说辞!前提是【无辜者被杀】!这位【只懂操,不懂管】的畜牲父亲,【理所当然】地操出个【畜牲同类的下代】也是【种豆得豆】的事实结果!
    不知这位畜牲的【畜牲父亲】是否懂得中华另一句警句;恶贯满盈、作恶多端必被毙!
    通过案情真相的逐渐显露,中共在习痞子的【黑社会化管制大陆】下,大陆的黑社会化油剂蔓延到大陆各个领域!
    这类人伦丧尽的畜牲,何以能逍遥到【作恶多端】下【必被毙】,而不是通过【司法定罪】下的【被司法】说明什么?
    谁该死?谁该宣布为【正当防卫、无罪释放】?!相信读者都有自己的【定论】!
    顺便说一句,习痞子的【供给端】伪理论,解释一下;这是【供给端】的问题?还是【消费端】问题?恐怕习痞子是【丈二和尚穿旗袍】——摸不到屄!

  • daheimao

    禽兽杜志浩育有一男三女小禽兽杂种.今后报应在他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