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縣房價瘋長 外地購房者: 好地段兩到三萬都可接受

【博聞社】4月1日新華社的一則設立河北雄安新區消息點燃了多地房地產投資客的搶房熱情。「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成了特區人,然後又發現自己少賺了至少一百萬。有當地人這樣調侃消息給自己帶來的感受。

從當地人口中得知,就在3月31日時,雄縣鑫城項目的售價還在6000~7500元/平方米之間,再早幾天,售價只有每平方米4000多元。4月1日當天,鑫城項目售價達到13000元/平方米。4月2日,項目被查封。很多人的心弦在此刻緊繃起來,當地人突然發現自己的房子價格暴漲,投資客發現無法買房,悄然之間,兩者間心理上的博弈開始展開。

而包括雄縣在內,多地已採取了措施,防止炒房對雄安新區推進的干擾。雄縣政府規劃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昨天上午10點半,縣裡召開了房地產整頓的緊急會議,不管違法還是正規的中介機構都已封停,本地人不允許買賣,二手房也已暫停交易,房產市場全面凍結。

雄縣房產市場全面凍結

雄安新區消息一出,雄安新區下轄的雄縣、容城、安新3縣即刻成為投資者和資本的共同目標。而雄縣成了經典樣本。

據當地人介紹,在4月1日之前,雄縣好一點的房源單價大概在6000元左右,然而消息出來後,房價漲得讓賣家都感覺心裡沒著落。

「我有套120多平米的房子,剛才有人打電話來說要以2.5萬每平米的價格買三套。房價漲這麼快,太瘋狂!」記者在現場接觸到一位雄縣當地居民,話語中帶著驚嘆和不可思議。

新區成立、北京人來買房,成為雄縣街頭巷尾談論的共同話題。

「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外地車在街上跑。」當地人說,下午四點坐在飯館裡吃飯的都是開車從北京來的買房者。

不過當地早已對此有所防範。雄縣政府規劃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昨天上午10點半,縣裡召開了房地產整頓的緊急會議,不管違法還是正規的中介機構都已封停,房產市場全面凍結。新京報記者昨日看到諸多售樓處和中介大門已被貼上了封條,無法提供交易。

4月2日,新京報記者來到位於保定市雄縣雄州路的鑫誠小區售樓處,儘管玻璃大門緊鎖,屋內空無一人,沒有任何辦公跡象。但數十位不甘心的購房者仍在此徘徊,希望能從附近的售樓人員處打聽到最新的房屋資源。

「每個售樓機構門口都這樣。」來自北京的林先生無奈地抱怨稱。他繞著縣城轉了一圈後,卻沒找到任何一家正常營業的樓盤。

記者在當地的鑫誠銷售中心看到了《關於商品房預銷售的預警通告》、《致廣大居民的一封公開信》,兩份文件落款為雄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日期為3月27日。 「預警通告」中稱,消費者在選購商品房時,要認真查驗所售商品房是否已取得有效的《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書》,並查看預購商品房是否在預售許可範圍之內。 住建局稱,「不要以認購、預訂、排號、VIP卡等方式向開發企業和中介機構繳納定金、預訂款等性質的費用,主動規避因購買未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商品房而產生的風險。」

私下協議或使守約者也難以維護權益

「現在要買房,唯一方法就是私下交易。」一位置業顧問表示。自稱姓孫的男士向圍繞在身邊的10多位購房者解釋道,「如今所有樓盤中介交易都被凍結,要買房只能找戶主個人。」

據他介紹,自4月1日開始,當地各個樓盤中介機構已被陸續封停。而此前能正常售房的白溝區域,也在4月2日下午被「叫停」。

「我手上有3套房產,都是自己的,願意以每平方米2.5萬元價格出售。」該男子一句話瞬間點燃現場熱情,數位購房者迅速將其圍住,紛紛要求其出示房屋照片,以及房產證等證件,同時希望其能帶領大家到現場看房。

「2.5萬元,不講價。」在面對部分購房者提出「上午才2萬元價格」的疑惑,該男子神色很是理所當然,「都是我自己準備拿來送父母養老的房子,裝修很好。而且必須全款。」

而當記者問及如何交易時,其坦言稱,現在只能簽訂私下協議,由購房者出全款購房,一旦「限購政策」取消後,再由雙方到公證處簽署協議。

有律師表示,私下協議,違反了房產過戶必須到房產登記機關辦理所有權變更的規定,一旦出現糾紛,會被認定為無效合同,守約方也無法維護自身權益。

專家稱,應防止新區建設走向房地產化

雄安新區樓市封盤後,據記者了解,大量購房者湧向了距離雄縣30公里的文安縣。文安當地項目銷售人員表示,雖然當地項目周邊沒有任何規劃,但其與雄安新區的距離讓開發商有了提價的底氣。

白洋淀是雄縣西側北京周邊最大的水澤區域。去年房價單價尚未達到1萬元,現如今單價在一萬七左右,且多個項目無房可售。

當地一位開發商表示,他們當天下午已經收到了政府消息,已全部封盤。而樓盤代理則表示,他們在白溝的項目也收到了封盤通知。目前項目可以排卡等待下次開盤,但價格預計將會從現在的8000元/平方米漲至1.3萬元/平方米。

對炒房者的大量湧入,有專家表示,對這種炒房行為應堅決遏制,防止新區建設走向房地產化。

現場1

外地購房者:好地段兩到三萬都可接受

來自北京,居住在河北固安的蔣女士稱,自己上午跟隨「燕郊購房團」來到雄縣,但發現「雄安新區」範圍內已經無房可買,交易全部凍結。

「好地段兩到三萬都可以接受」,蔣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她很看重新區的發展前景,購買房屋一方面為了投資,另一方面也為孩子將來的工作考慮。「如果真如規劃的那樣,那麼在北京工作的孩子有可能會來雄安新區發展,所以我們準備早做打算。」

在鑫誠銷售中心現場,有當地商戶與購房者商量賣房的事情,一棟在雄縣主幹道的2層自建商鋪,每平米2萬起步。雖然只能簽訂私下協議,但依然有不少購房者上前攀談,交換聯繫方式。

中原地產分析師張大偉建議投資者謹慎購房。其中不僅法律風險大,若有人通過違規手段獲得房產,相關部門必將嚴肅查處,做頂格化處理。但若真是當地人買房,當地政府後續可能會有補充說明和解決辦法,減小對真正有買房需求者的影響,不過也需要時間。

現場2

多項目售樓中心被貼上封條

楊帆(化名)為雄縣的房產中介,據他介紹,雄縣的所有項目都有提價,鑫誠項目已經從原來每平米不足萬元漲至1.5萬元,直到4月1日凌晨鑫誠項目還在對外營業,有很多外地客戶拿全款買房,一直持續到深夜。不過當晚交了房款的客戶無法網簽,所交房款也被全部退回。

新京報記者走訪鑫誠、溫泉小鎮、濱河新區、綠港新城等項目售樓中心均被貼上封條,也無工作人員。

中原地產分析師張大偉分析,雄安新區三縣此前作為四級城市,不算人口流入地,產業較少,本身房產的數量也少。一年平均也就幾百套的房產交易。現在下達設立雄安新區的通知,引來蜂擁而入的購房者,99%應該都是為炒房而來。政府要求停止一切售樓行為的措施,算是非常及時。

分析

「雄安將採取不同的房產政策」

新京報訊 (記者金彧)在4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通知,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之後,4月2日,民生證券房地產團隊召開電話會分析,中央對這個新區的房地產政策可能將採取與其他地區完全不同的新的政策,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後續還要等待政策落地。

民生證券副總裁管清友昨日在電話會中提醒稱,雄安新區的定位可能比深圳特區、浦東新區的定位還要高,可能採取與過去完全不一樣的全新的管理體制,雄安新區正站在全新的起點上,相當於在一張白紙上重新規劃,中央對這個新區的房地產政策可能將採取與其他地區完全不同的新的政策,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後續還要等待政策落地。

【專家】

「封盤為正式樓市政策提供緩衝期」

「這個區域被封盤了,目前來看沒有太大動靜。」亞豪機構市場總監郭毅坦言。

「當地採取封盤等措施,也是希望國家級新區在落地時不要被樓市和投資客攪局。」同策諮詢研究部總監張宏偉坦言,接下來這一兩天,相關的限購限貸的樓市配套政策或將相繼落地,執行標準不會寬鬆於一線城市。目前的封盤、暫停交易等行政手段也是為正式的樓市政策提供緩衝期。

易居研究院嚴躍進表示,從穩定此類區域規劃和防範規劃概念被提前透支等角度看,應該管控炒房行為。可以預見後續會出現各類樓市管控的做法,首先是快速啟動限購政策,尤其是對於外來人口的購房,採取禁購的做法。第二是限制後續房產的交易。近期類似福州、廈門等城市的限售做法,或對雄安新區的房地產市場有啟發,對於一些新房的項目來說,要嚴厲查處拋售套現的做法,要限制此類房產銷售,比如五年內不允許交易。此外,對各類房源做普查,要對每一套房源近期的市場交易做全面跟蹤等。

新京報/中國房地產報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