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侵蝕鄉村:紅白喜事都約一起吸毒 發毒品像發煙

【博聞社】中國官方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吸毒人員總量仍在增長,超過一半的吸毒者濫用冰毒、氯胺酮等合成毒品。

陳敏將自己與毒品的關係形容為「戰爭」。他發現,在過去數年間,毒品這一人們印象中昂貴的物質正變得越來越廉價,並從城市向鄉村蔓延。

陳敏在自己的知乎主頁頂端放了一張圖,純黑的底上是6個白色毛筆字:「與毒品的戰爭」。

自從去年10月回答第一個問題開始,半年時間裡,他在知乎上回答了335個問題,獲得33347次贊同、3204次感謝和7307次收藏。

「我的合租室友在家吸食可卡因,勸阻無效,我該怎麼辦?」「哺乳期吸毒女性,孩子吸食其乳汁後也會染上毒癮嗎?」

這335個問題全部和毒品有關。

34歲的陳敏是湖南一家自願戒毒醫院的行政人員,幫助吸毒人員戒毒、知乎上答題,並不是他的本職工作。

但他和毒品有著「公仇私恨」。公仇是指,在戒毒醫院工作的兩年間,他看見了太多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而私恨,是因為他的一個發小就死於吸毒。

他發現社會對毒品了解太少,決定站出來。

「毒品變得越來越廉價」

2月的一天下午,湖南長沙的一家自願戒毒醫院,陳敏進入封閉式住院區域。

從醫院大廳往左走,打開一道有人日夜值守的鐵門,再用鑰匙開啟電梯,就進入了住院區,病房裡有身價千萬的富豪、法國留學的高知;也有普通的上班族和一貧如洗的農民。

陳敏拿著鑰匙,開門、關門,開門、關門——要進入李劍鋒的病房,他需要穿過5扇帶鎖的鐵門。

陳敏和戒毒者李劍鋒(左)

陳敏想和李劍鋒(化名)聊一聊。他常常和醫院的戒毒患者聊天,除了對他們實施心理疏導,還有一個目的是獲取案例,方便以後在網上遇到情況差不多的求助者時,進行針對性的幫助。

李劍鋒被家人送到這所醫院兩個多月了,即將結束為期三個月的治療,回歸正常生活。

醫生已經和李劍鋒溝通好,他很愉快地接待了陳敏。李劍鋒穿著大紅色的衣服,他個頭不高,身材勻稱,氣色不錯,與常人印象里的吸毒者完全不同。

「大多數人印象里的吸毒者骨瘦如柴,到處是針眼。其實那只是海洛因。這說明我們社會上的許多人並不了解毒品,特別是新型合成毒品。」陳敏對剝洋蔥說。

三十多歲的李劍鋒在長沙經商,生意做得不錯,「一年幾十萬的收入吧。」他的妻子是醫生,孩子乖巧懂事,家庭讓很多人羨慕。

2015年,李劍鋒開始吸毒。「生活太安逸了,朋友說找點樂子,就跟著一起玩這個(毒品)了。」冰毒和麻古進入他的身體,「混起來吸。五六天一次,一次半克冰毒,一粒麻古。」

「一克冰毒200塊,一粒麻古50塊,打個電話就能送到手上,很容易。」在講到毒品來源時,李劍鋒感嘆,「抽得起煙就吸得起毒。」

陳敏說,毒品這一人們印象中昂貴的物質正變得越來越廉價,特別是合成毒品。這讓他憂心忡忡。

一名從事戒毒工作十餘年的醫生介紹,近些年來,中國甚至正成為新精神活性物質輸出地。由於制毒技術的發展,犯罪分子依靠國內良好的化學工業基礎,生產合成毒品越來越容易,國產合成毒品「產量大價格低,打得金三角沒有招架之力。」

國家禁毒委發布的《2015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顯示,2015年,全國破獲製造冰毒晶體案件484起,涉及廣東、四川等26個省份;破獲製造氯胺酮案件118起,涉及廣東、廣西等12個省份。國產毒品繳獲量79噸,佔全國毒品繳獲總量的77.3%。

全國絕大部分省份都有冰毒製造窩點,這也讓李劍鋒等人獲得毒品變得容易。

我國實際吸毒人數有多少?超過1400萬。這是國家禁毒委副主任、公安部反恐專員劉躍進兩年前對媒體給出的數字,他參照的是國際上通用的吸毒人員顯性與隱性比例。

李劍鋒說,吸食冰毒後,人會變得很興奮,「可以玩幾天幾夜不睡覺」,欲罷不能。

「海洛因害自己,而冰毒是害身邊的人」

「吸冰毒後,想問題地時候會偏執,會鑽進去。」李劍鋒說,「比如說賭博,我沒吸毒時可能輸個十萬塊錢就不玩了。但吸完後,輸二三十萬我都不會走,一直賭到藥效過去。」

妻子下班晚回來幾十分鐘,他就會懷疑妻子有外遇;孩子不聽話,他就會懷疑孩子是不是自己親生的——他甚至帶孩子去做了親子鑒定;他懷疑手機被人裝了監控軟體,換了七次手機,從蘋果換到老式黑白屏諾基亞。

「那種狀態就是,只要你腦子裡出現一個念頭,就會一直想下去,最後當成事實。」

這是冰毒吸食者的普遍狀態。陳敏介紹,冰毒等新型合成毒品的吸食者一般會經歷四個階段:偶爾吸食、成癮依賴、毒品濫用、精神障礙。

「明顯的精神障礙一般在吸食兩年左右時出現」,陳敏說。李劍鋒做親子鑒定、頻繁換手機等一系列異常行為引起了妻子的懷疑。

作為醫生,妻子很快確認丈夫在吸毒,她把夫妻兩方的至親召集起來,將李劍鋒綁到了戒毒醫院。

「剛來的時候我覺得他們都瘋了,要害我。」李劍鋒對剝洋蔥說,「治療一個多月後,我才慢慢意識到,瘋的是我,我以前做了很多荒唐事。」

陳敏介紹,許多剛接觸冰毒的人覺得,冰毒吸了之後身體的癮很小,所以吸起來沒問題。但實際上,冰毒對神經系統的傷害非常大,但傷害的是人的精神,不像海洛因會讓人身體潰爛,所以吸食者自己察覺不到它的傷害。直至患上「苯丙胺精神病」。

「苯丙胺精神病」是反覆使用中等或高劑量苯丙胺導致出現以妄想為主的精神障礙,可在用藥過程或之後出現,常伴有聽或觸幻覺、情感不穩、活動增多、敵意,甚至非理性和突然的暴力行為。

「我疑神疑鬼,如果不是被送進來,繼續下去肯定會出事。」在聊天中,李劍鋒多次重複這句話,後怕不已。陳敏知道他後怕的原因:前年,湖南一名男子在吸食冰毒後,精神失控,將親生兒子摔死在地上。「海洛因等毒品更多地是害自己,而冰毒是害身邊的人。」

根據《2015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2015年,全國報告發生因濫用毒品導致暴力攻擊、自殺自殘、毒駕肇事等極端案件事件336起,破獲吸毒人員引發的刑事案件17.4萬起,占刑事案件總數的14%。

「有些農村辦紅白事,都會約著吸個毒」

陳敏兩年前從一家互聯網公司跳槽到戒毒醫院,他圖的是醫院的工作更規律、穩定。

但隨著與吸毒人員接觸越來越多,一個隱秘的世界慢慢向他拉開帷幕。

進入醫院的吸毒人員,幾乎人人家裡都有一部血淚史:有人與至親拔刀相向,有人家破人亡,有人妻離子散。

他總想起發小劉元(化名)。劉元與陳敏都出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湖南嶽陽,兩人從小一塊上學,一起玩耍。

與陳敏按部就班讀書、工作的白領生活不同,劉元很早就去了深圳的「道上混」。陳敏還記得十年前自己去深圳看望劉元,那時劉元已經染上了毒癮,每天都要注射海洛因。

「他那個時候偷、搶,還拉皮條,只要能弄到錢,什麼都做。」陳敏說,在深圳時自己既震驚又心痛,沒想到當初的好哥們兒會變成這個樣子。勸說無果,陳敏慢慢就和劉元減少了聯繫。

2013年,陳敏回老家村裡,才再次聽到劉元的消息。原來,2011年,劉元就去世了,留下了年邁的父母和一個不到十歲的女兒。

「村裡人說,2011年廣東的警察發函讓老家的警察調查他,他在廣東犯了事。當時劉元躺在床上,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的地方,渾身散發著一股惡臭,警察看了一眼就走了,從此再沒有過問。警察知道他時日無多,抓了也沒用。」警察走後不久,劉元就去世了。

「在他生命中的最後一段時間,他父母帶著他到各戒毒醫院和強制戒毒所戒過多次毒,但由於他的身體各器官已經被海洛因嚴重損害,完全不能適應沒有毒品的生活,都以失敗告終。生命的最後,像一具木乃伊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難得一塊好皮肉,到處是潰爛的傷疤。」陳敏回憶。

發小慘痛的經歷與工作中接觸的慘劇,讓他開始留意毒品蔓延的軌跡。

他慢慢發現了一個讓他震驚的事實:一些地方毒品的泛濫已經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有些農村辦紅白事,都會約著一起吸個毒,發毒品就像發煙一樣。」

尤其讓陳敏感到難以置信的是,在某些農村地區獲取毒品相當容易,「打個電話,半個小時就有人送到,比外賣軟體還快。」

「毒品下鄉」正成為一種趨勢,陳敏工作的戒毒醫院院長李江紅給剝洋蔥提供了該醫院的統計數據。「醫院住院病人原來以城市人為主,2015年之後,鄉鎮及以下農村病人佔據病人總數的50%以上,並有加速擴大的趨勢。」

陳敏認為,目前社會對合成毒品的認知不足,是農村「毒品下鄉」的重要原因。「海洛因時代,國家對毒品的宣傳很到位,海洛因等傳統毒品的危害已經深入人心;但對越來越流行的化學合成毒品,國家卻是少有宣傳,這也造就了民眾對於毒品的概念還停留在海洛因年代。尤其是農村人口,對合成毒品的認知存在極大的誤區,認為其不上癮,對其危害、預防及成癮後治療等根本沒有概念。」

戒毒醫院院長李江紅介紹,2009年以前,該院住院病人傳統毒品成癮者由與合成毒品成癮者的比例為9:1,2015、2016年的數據則剛好相反,合成毒品成癮者佔全部戒毒病人的90%以上。

與毒品的戰爭

陳敏將自己與毒品的關係形容為「戰爭」,而戰場,在網路上。「我的想法是,用業餘時間讓更多人了解毒品的危害與治療,也許能救回許多家庭,社會對毒品了解太少了。」

去年10月,他開始在知乎答題,他發現,知乎上對於毒品的問答,大多極不專業。

比如有人問關於毒品的問題,上面的回答大多是「毒品沾上就沒救了」「吸了毒就骨瘦如柴」「吸毒的人都是人品有問題,活該」等等。

「這和以前對毒品進行『恐怖教育』的內容是一樣的。」陳敏說,國外對吸毒的專業描述是「藥品濫用」,沾上後可以經過治療痊癒,不能放棄治療。「毒品不是戒不掉的,戒掉了就是正常人。」

在知乎上,關於毒品的問題,陳敏幾乎有問必答。

他每天會接到四五條關於戒毒的私信,裡面大多是家人吸毒怎麼辦,怎麼戒毒的內容。他總會給出各種建議,然後再留下一句,「如果有條件,建議送到專業的治療機構戒毒。」

向他諮詢的,絕大部分是年輕人。甚至有些是「孩子」——未成年人。

一個15歲的留守少年,染上海洛因長達兩年。父母在外地打工,小男孩與家中老人在一起,缺乏父母的關心和教育,對讀書也沒什麼興趣,在義務教育期間中途輟學。他整日在家鄉遊盪,結識了吸毒者,被引導誘惑吸上了海洛因。

毒品「下沉」得越來越厲害,這最讓陳敏憂心。《2015年毒品形勢報告》顯示,在全國現有234.5萬名吸毒人員中,不滿18歲的有4.3萬名,佔1.8%;18歲到35歲的有142.2萬名,佔60.6%。

陳敏醫院的數據也顯示,來住院戒毒的病人原來多數為社會高收入人群,現在逐漸向中低收入者,甚至向貧困家庭蔓延。病人的年齡也從10年左右的30歲以上為主,逐步低齡化,到現在平均年齡約25歲,年齡最小的住院者僅13歲, 初中在讀。

而有一些在吸毒家庭的孩子則更早接觸了毒品。2015年10月,湖南株洲一個2歲男童突然昏迷,孩子的尿液呈冰毒陽性。警方調查得知,男童的爺爺吸毒後將吸毒工具隨手扔在屋內,被孩子接觸到了。

陳敏有兩個孩子,大女兒6歲、小女兒1歲。他總會想,孩子長大後的世界會是怎麼樣,毒品被控制住了嗎,會有人引誘她們吸毒嗎?

「我不想子孫後代生活在一個毒品泛濫的年代。」陳敏說。

剝洋蔥等報道綜合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