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高校“双一流”,一场注定烂尾的闹剧

【博闻社】2016年2月,教育部印发《教育部2016年工作要点》的通知,通知要求,加快一流大学(应为高校)和一流学科建设,制定“双一流”实施办法。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教育部牵头要加快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应为高校)和一流学科,意在提高中国高等教育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国梦提供有力的支撑。

说得这么高大上,当然不允许批评。所以,且不论“意在”如何,就只谈谈以行政方式来推动高校“双一流”,不过是一场注定烂尾的闹剧。

中国的高校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大学,形相似,实相远,这就好比中国的武术与其他国家的格斗,有什么好比的?

所谓“大学”,用先进蔡元培先生的说法,应该是“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也。”细论之,则包含五条要义:

其一,大学以研究学问为第一要义。

其二,大学以引领社会、服务社会为职志。

其三,大学教育的目的是育人而非制器。

其四,大学是精神家园。

其五,大学教育以创新为灵魂。

具体而例之,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时,曾立下校训:“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以此审之,当下没有一间高校堪当“大学”二字。就连蔡元培曾经担任校长,并且立训的北京大学也隐去了校训,不敢公开宣扬“思想自由”,只能鸡贼地以“隐形校训”来敷衍。北大鸡贼如此,其余高校又如何能担“大学”二字?

先说,世界一流的大学,有私立的,有国立的,有州立的,这只是创建和维系之财政来源不同而已,还没有一间一流大学是政府行政力量来规划推进的。一所大学之所以能够创下众口皆碑的世界一流的名声,建立起一流的学科,那是在学术自由竞争中蓬勃发展起来的,是一个繁荣的学术和社会生态中萌发出来的。这就好比,世界一流的格斗武师,无论是自费的,俱乐部支持的,还是其他组织机构支持的,都是靠干净的比赛打出来的,没有哪一个世界一流的格斗武师是靠装神弄鬼摆弄出来的。

这就好比,中国的武术,或者关起门来自己发展出一个独特的小生态,不用理会其他国家的格斗,在武协的带领下其乐融融。或者就参与到国际的格斗比赛中,能 不能在预定的时间内打出世界一流的格斗武士不论,起码能真正历练和提高中国的武师的实战水平。武协选择了第一种方式,没毛病。国情不同,就坦坦荡荡地与世界其他国家的格斗比赛区隔开来。

像中国的互联网,在中国特殊的国情下,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互联网区隔开来,闯出了一条独一无二的中国路径,也同样培养出了世界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巨头,像腾讯,像阿里巴巴,都令其他国家为之而惊愕。

中国高校也是一样,为什么一定要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大学相比呢?大学是一个社会生态的组成部分,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大学。中国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国情,中国的高校是中国社会生态的一部分,如何可以与其他国家大学相比?像下面是QS2017年排名的世界前十的大学,其中5间美国的大学,4间英国的大学,1间瑞士的大学,100%资本主义社会的大学。

中国高校要跻身这个排行榜,到底是以资本主义社会通行的普世大学标准,还是坚持中国特色的符合国情的高校评定标准?

“双一流”提出来,同时废除的就是实施多年的符合中国国情的985、211的高校评定标准。废除掉中国特色的高校评定标准,然后用资本主义社会的普世大学标准来作为中国优秀高校的办校方针和方向,这就好比要用MMA的格斗比赛标准来作为太极拳的发展方针和方向。

所以,“双一流”的提出和实施不过是一场文化不自信,制度不自信的闹剧。以此作为高校改革和建设的方向,不过是再一次的穷折腾和权力寻租罢了。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双一流”闹剧,我看哪,注定烂尾。本文来源:微信公号晒爱思PsyEyes

  • LLP

    This guy has no idea of “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