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穆斯林移民到达德国之后,改信了基督教

 Zonoobi 低下头,马顿斯牧师倾洒的圣水滑过了他的黑发。(信源:界面)
Zonoobi 低下头,马顿斯牧师倾洒的圣水滑过了他的黑发。(信源:界面)

【博闻社综合】“你愿意脱离撒旦及其恶行吗,” 牧师问,“你愿意脱离伊斯兰教吗?”

“我愿意,”Zonoobi 真诚地回答。牧师在祈祷中展开双手,“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为Zonoobi施洗。

现在,Zonoobi的教名是“马丁”——他已经是一名基督徒,不再是穆斯林了。

马顿斯牧师为Zonoobi点燃一根蜡烛
马顿斯牧师为Zonoobi点燃一根蜡烛

Zonoobi是伊朗设拉子市的一名木匠,5个月前,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来到德国。在他受洗的这座圣三一教堂中,辗转至柏林的伊朗人和阿富汗人正在成群地皈依基督教的福音派,期望获得庇护。Zonoobi只是其中之一。

大多数人都像Zonoobi那样,说是真正的信仰促使他们改信基督。但是,一个年轻的伊朗女性说,她这么做是为了留在德国。

很多人都不愿公开承认这点,甚至在受洗时不愿报出自己的名字。因为,如果是在阿富汗和伊朗,穆斯林改信基督会遭到监禁,或是被判死刑。

近日,德国总理默克尔重申,如果穆斯林想申请留在德国,成为基督徒并不会有所帮助。

与此同时,德国今年的移民总数已经达到80万,比去年翻了四倍。许多新来的移民都是叙利亚人、伊朗人、阿富汗人或是巴基斯坦人。近年来,只有40%到50%的伊朗人和阿富汗人能够长期居住在德国,其他的都只有暂住证。

2009年,伊朗人Vesam Heydari在挪威受洗后,向挪威政府申请庇护。他的案子被驳回了,因为挪威当局并不相信他会在伊朗信奉基督教。接着,他又来到德国申请难民身份,目前还在等政府回应。

他指责那些信仰不纯的转变者,让他们这些“受到迫害的、真正的基督教徒”在申请时举步维艰。

马顿斯牧师清楚这些转变者的动机,但对牧师而言,更重要的是“主耶稣的启示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他估算了一下,受洗后,只有大概10%的人不再回到教堂祷告。

尽管德国的基督教堂普遍暴露出信众大幅减少的问题,这座小小的圣三一教堂在两年内新增了150名信徒,总数已经达到600人。马斯顿牧师不止为来自伊斯兰国家的难民施洗,像是有人千里迢迢从波罗的海岸边的罗斯托克市赶过来,他也乐于接受。

Zonoobi手上的“耶稣”(Jesus)纹身 图片来源:MARKUS SCHREIBER/ASSOCIATED PRESS
Zonoobi手上的“耶稣”(Jesus)纹身 图片来源:MARKUS
SCHREIBER/ASSOCIATED PRESS

根据媒体报道,在汉诺威、莱茵兰等德国其他城市,基督教教堂里也涌入了一批想要转变信仰的伊朗难民。但和400万的穆斯林比起来,他们只是极少数。

马斯顿牧师依然乐观,他这里至少还有80个伊朗人和阿富汗人需要施洗。
洗礼日,Zonoobi说起自己18岁时曾秘密参加了基督教的宗教仪式,朋友们还给他介绍过圣经。当这些基督徒朋友被捕后,他才决定逃离伊朗。

Zonoobi和妻子Afsaneh一起接受了洗礼,他们觉得,信仰基督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现在我们自由了,我们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她说,“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可以在德国受到良好的教育,拥有美好的未来。”

一位改信基督教的穆斯林正在教堂中祷告 图片 来源:Gero Breloer/AP
一位改信基督教的穆斯林正在教堂中祷告 图片
来源:Gero Breloer/AP

 

  • 朱仕强

    感谢赞美主耶稣奇妙的恩典!三四百万党员基督徒注意,赶快抓紧退党,以免后悔莫及,回教徒都可以悔改,共产党算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