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涉嫌贪污3.5亿或判死刑 曲婉婷:对中国法律有信心

【博闻社】歌手曲婉婷以一首《我的歌声里》爆红,现任男友更是温哥华市长,人生看似完美,但她的妈妈张明杰因为涉贪被检方建议判处死刑,震惊各界。只是开庭至今已快一年,曲婉婷7月1日一早就在微博写心情,透露至今还没最后宣判,让她直言“对中国法律进步更有信心!”

曲婉婷的妈妈张明杰曾是哈滨发改委副主任,但却被控贱卖国有财产以及贪污、滥用职权等,据悉她涉案金额高达3.5亿,加上她不认罪,先前检方建议求处死刑,而自从她被逮捕后,曲婉婷也曾说过完全无法与妈妈联络上。

不过1日早曲婉婷在微博突然发文,表示妈妈的案子自从去年7月19日开庭至今已经快一年,却还没有最后审判,她认为这代表法院对案子相当慎重、对辩方意见是重视的,“这让我对中国的法律进步更有信心、使我对中国依法治国的方针更有信心”,更强调相信法院会作出公正判决;只是这篇发文曲婉婷关闭评论功能,也被联想是不想有网友借此攻击母亲。

之前报道:曲婉婷母张明杰受审拒认罪 涉案金额3.5亿

起诉书显示,张明杰涉嫌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罪三项罪名,涉案金额超过3.5亿元。

据指控,张明杰曾任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主管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国有企业改制工作,并任道里区改制领导小组组长。2009年7月,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发布有关原种场整体产权转让公告,公布标的底价为6160万元,且转让不包含国有土地使用权,公告期限内,哈尔滨市东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提出受让申请,并缴纳了交易保证金。

张明杰与被告人王绍玉及东江公司法定代表人魏某共谋后,起草了《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产权转让合同》讨论稿,并由张明杰组织道里区及原种场改制领导小组有关人员对合同内容进行审议。其后,张明杰、王绍玉和魏某在转让合同中加入有关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的内容。

同年8月,在张明杰主持下,东江公司、原种场及其上级主管单位举行产权转让签字仪式。张明杰以着急开会、合同事先已经审议为由,蒙蔽原种场及其上级主管单位有关人员在已被加入包含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内容的《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产权转让合同》上签字,并将三方签字的转让合同拿走,未由原种场及其上级主管单位留存。

其后,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出具了《产权交易凭证》,张明杰命原种场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及公章等证件交予东江公司有关人员。

2010年至2011年间,张明杰利用作为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主管农村征地工作职务之便,与王绍玉及魏某共谋,在哈尔滨市哈齐铁路客运专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哈尔滨市土地储备中心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分中心征收土地过程中,虚构原种场土地使用权已经转移的事实,骗取征地款共计3.4985亿元人民币。2012年7月,王绍玉代表张明杰与魏某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利益均分。

此外在2011年春,张明杰在担任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期间,利用主管农村征地工作的职务之便,收受下属榆树镇党委书记孙某、镇长刘某感谢其下拨征地款而给予的好处费10万元人民币。

2009年8月,东江公司并购原种场后,张明杰作为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在继续主管原种场职工安置工作过程中,未按规定由转让方负责发放职工安置款,而是同意将6160万元人民币违规转入由东江公司实际控制的以原种场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中,并由受让方东江公司负责发放职工安置款,致使其中11467218.50元人民币至今未归还。

2016年7月19日上午九点半,该案在黑龙江中级法院第二法庭开审,在核对被告人身份并告知其相关权利后,法庭调查开始,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张明杰对于起诉的三项罪名均不予认可,随后公诉人与辩护人对张明杰进行了发问。

法庭上,张明杰表示自己并没有利用职权为魏某谋取利益,同时她讲述了当时原种场改制的背景。张明杰说,作为一家国有企业,原种场当时濒临破产,医疗保险与工资已经无法发放,“每个月都有员工死亡”,张明杰说,在这种情况下,500多名员工曾到市里上访,区领导限期马上对原种场进行改制,而时任副区长的张明杰说自己属于“临危受命”。希望马上能够改制成功。

张明杰说,自己并非什么专业人员,对于起诉书中所说的合同中是否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概念并不了解,当时自己只是希望赶紧改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