殴打华裔男子致重伤无需坐牢 “拉链不紧”是翻案关键?

Carpenter等人将samuel张压在身下。(录像截图)

【博闻社】将美国华人学生Samuel张打成重伤,至一度心脏骤停几乎死亡,却只获判三年缓刑及小区服务、不用入狱坐牢的洛杉矶市两名消防员及其三名邻居,7月27日被受害人告上洛杉矶县高等法院民事庭,索赔至少数百万美元。

张同学民事案律师Brendan Gilbert表示,张同学的民事案已在7月27日向洛县高等法院民事庭提出,案情发生时,至少有五人直接参与殴打张同学,这五人都将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Gilbert表示,由于张同学在殴打中受到重伤,特别是头部,至今还有严重后遗症,而且未知这些后遗症会持续多久,是否会影响他的整个人生,所以索赔金额将会高达数百、上千万美元。

根据民事案诉状,张同学提告的五人包括:40岁的洛市消防员Eric Carpenter、38岁的洛市消防员Michael Anthony Vitart、45岁的洛市查斯伍居民Thmos Molnar、Eugene Elbert和Michael Cirlin。五人被告罪名包括攻击、打人、故意造成情绪困扰、非法拘禁、忽视等五项。原告要求陪审团审理本案。

指控书指出,2015年10月31日晚,时年23岁的张同学去查斯伍祖母家过万圣节,同时帮忙祖母一起给孩子们派发糖果,因为张同学从小在祖母家长大,当地的小区留下很多童年美好记忆。在和祖母一起给孩子们派发糖果后,祖母先行回家,张同学则打算在附近小区走走,也继续给孩子们发糖。但当他来到Celtic街时,几个大男人围上来,要求他离开该小区。在张同学拒绝离开后,众人向他发起攻击,包括拳打脚踢等。

在整个六分半钟的殴打过程中,张同学一度大声求救,希望周边围观的人帮忙报警。一名攻击者的太太当时用手机录像该过程,却没有用电话报警。张同学边哭边请求打人者手下留情让他回家,但没等到对方松手,就已失去知觉。

最后其中一名攻击者发现张同学已不能呼吸,急忙打了911。但当警察到达现场后,攻击者却谎称张同学持有毒品,且持有凶器。当救护车到达现场后,攻击者也没有向救护人员指出张同学的心脏骤停的严重伤情,所幸救护人员抢救及时,张同学起死回生,后送往附近医院。到医院后来,张同学一度在死亡在线挣扎,在医院加护病房抢救整整两个星期。

而据洛市警局负责本案调查的一名警探表示,警方当时检查了张同学的糖果,没发现任何毒品,张同学本人也没有吸食任何毒品和酗酒。

张同学的律师表示,案发时,张同学是圣塔芭芭拉加大环境科学四年级学生,准备毕业,同时在圣费南度地区的小区学院修课,为申请进入北岭州大研究所做准备。事发当晚,张同学从学校回到父母家过节,但因为父母家住在一个门卫小区,孩子们不方便进去拿糖,所以张同学去祖母家给小区的孩子们派送糖果,万万没有想到会受到邻居群攻。

Brendan表示,殴打案发生后,张同学无法继续完成其小区学院的修课,研究生院的预备学分也受到影响,研究生院申请因此耽误到现在尚未能完成,而张同学的健康和精神状况在案发前后也判若两人。

Brendan表示,当殴打事件发生后,张同学持续昏迷五天之后才醒过来,在医院待了两周,而两年来,一直没有停止治疗。张同学的后遗症包括精神紧张、身体虚弱、时常做噩梦、记忆力严重衰退等。他表示,除了张同学的医疗费外,还将追究对加害人的惩罚金以及受害人未来可能因身体健康因素影响对其职业和人生做造成的潜在损失的赔偿。

“拉链不紧”、 “秘密录像” 是华裔男子被殴案翻案关键?

在华裔男子samuel 张被重殴一案中,根据媒体报导关键的翻案依据,可能在于卡彭特的律师提出,“张有骚扰孩子”、“张的裤子拉链没拉紧”等说法,并提出有“秘密录像”证明当时情况并非张提供的录像那样。而张的律师表示,均属无稽之谈,一切可能是对方律师的设计。

消防员Eric Carpenter的律师曾经两次找检控方开会,当时也有检察院高层在场。律师提出,张曾经在Carpenter所在社区骚扰儿童,万圣节当晚Carpenter等人看到张的“裤子拉链没有拉好”,到处找孩子“派糖果”,非常可疑,同时表示自己有“秘密录像”,与张提供的完全相反。被告Carpenter也坚定地认为自己做了正义的事情,不打算接受任何和解协议,愿意面对陪审团。

而samuel张的律师Brendan Gilbert对记者说,所谓的拉链问题很可能是一个设计,“录口供时、前期调查时,从来没人提及此事,直到最后,才冒出这么一个‘重要’证词,还没有确凿证据“,而张骚扰儿童的证词,同样之前没有人提及,后来提及时并没有证据。Carpenter的律师对此的说法是,“警察并没有很好、很全面地采访过我的证人”。至于“神秘录像带”的问题,Gilbert表示他看过,“是安装在案发现场附近的一个车库的摄像头拍摄到的。可是除了能看到张拿着糖果在街上走来走去,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Carpenter的律师依靠这些“底牌”谈判,使得检控方、至少张的检控官相信,案件很难诉讼成功,最终,“不想接受任何和解协议,愿意面对陪审团”的Carpenter接受了和解协议。Carpenter轻罪确认,被判”监控3年“,已经继续在洛杉矶市消防队工作,另外两名被告比此判刑略轻。

这一结果无疑让samuel张、家属及律师万分失望,“他们都非常失望,之前我们还在想会判几年,没想到连监狱都不用去。对这一结果,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下一步,我们期望民事赔偿,具体金额,要听取法官意见。”Gilbert说。

世界日报/侨报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