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7名男子捕猎277只麻雀 涉非法狩猎罪被抓获

【博闻社】麻雀属于国家二类保护动物,受到法律保护,但是有几名男子竟用大型的捕鸟笼进行捕猎。日前,金山警方查获了几名“偷猎者”。

据介绍,上海市金山公安分局吕巷派出所民警在巡逻时发现一厢式货车行迹可疑,民警遂将该车拦下进行检查,发现车上共坐着7名男子,后面车厢内有几个麻袋,里面还有鸟叫声。民警将麻袋打开后,发现里面有一个卷起的捕鸟网,展开后长度约30米,网里还有很多麻雀。经清点,捕鸟网里共有277只麻雀,其中大部分已经死亡。

经送上海野生动植物鉴定中心鉴定,这些麻雀大多是今年繁殖的麻雀幼鸟。经审查,徐某等7人交代了自今年6月以来多次窜至金山区吕巷等地使用捕鸟网、摇铃等器具非法抓捕野生鸟类20余次,非法获利近14000余元的犯罪事实。

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已于2017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处罚力度和数额明显增大,保护法中规定无论是否在禁猎区、保护区内,凡使用禁用方法非法猎捕野鸟20只以上,即便是常见的麻雀,也将获刑。该法第24条规定:禁止使用夜间照明行猎、歼灭性围猎、捣毁巢穴、火攻、烟熏、网捕等方法进行猎捕。且根据我国《刑法》第341条规定,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目前,徐某等7人因涉嫌非法狩猎罪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新闻晨报/青年报

  • 美兰湖

    去年有大学生掏岛窝判10年,前两个月有人卖两个鹦鹉判5年,现在又有人捕捉算不得保护动物的麻雀被抓。
    然而,现在各地捕杀野生动物,经营野味的不要太多,如广东番禺、浙江海盐等。假如按大学生掏岛窝案判10年、卖两个鹦鹉判5年算,这些人不枪毙,也该判个无期。可这条产业链上的人基本无事。就算有人曝光,所谓的“坚决处理”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顶多暂时收敛一点,再揪出几个下层倒霉蛋做个样子。原因很简单,因为野生动物产业是当地经济的一部分,背后的地方政府出于繁荣地方经济的“公心”,得默许他们;接受利益输送的“私心”,更得保护他们。
    其实,天朝很多貌似“非法”的灰色行业都一样。只要身在一个有门路、有关系、有官府背景的圈子里,不管是幕后闷声大发财的大佬,还是下面贪得无厌的喽啰,基本不会有事。
    只不过,邓江胡时代,圈内人放火,圈外的P民还能趁其不注意偷偷点一些灯。等到习近平上台,情况发生了变化。他打着左灯向右拐,一边搞选择性反腐:只打贪官、不打作奸犯科的“民营企业家”,严判受贿,轻拍行贿;一边对改革开放后形成的各种黑白利益链、利益圈实行“因势利导”。只要他们适可而止不招摇,就能火照放,钱照捞。
    然而,对于圈外有样学样,偷偷点灯的P民,当今官家却挥动“依法治国”的大棒,来个轻罪重罚,把邓江胡时代给与小民的些许宽松取消殆尽。因此习近平上台后,就有了买几把仿真枪判无期、大学生掏岛窝案判十年、卖两只鹦鹉判五年……这些“奇案”。同时,有人强拆老百姓的窝,公检法保护的是强拆者;有人拐卖妇女儿童,他们不作为;有人去讨要欠薪,被包工头收买的警察打死,他们只象征性地判凶手五年。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把中国的小老百姓调教成对利益阶层定的“规矩”无限敬畏,战战兢兢,不敢有任何不服气和“非分”之想的羔羊。
    据说,这还是习近平理解的“新加坡经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