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太子”李在镕被韩国法院判决入狱5年 是否会被总统特赦引关注

【博闻社】韩国法院8月25日宣布“世纪判决”,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被判入狱5年。虽然其律师表示将上诉,但李在镕可能将成为三星成立79年来第一名被判实刑的掌门人。

对三星集团领导人李在镕的贪污指控进行聆讯的法院法官称,李在镕曾向前总统朴槿惠行贿以取得她的支持。这一丑闻导致朴槿惠在3月被罢黜。

三星集团现任会长的儿子、现年49岁的三星“太子”李在镕于今年2月被收押后,始终坚称自己是清白的。

但检方针对李在镕提出行贿、亏空公款、非法转移海外资产、隐瞒犯罪得益以及作伪证这5项指控,特设检察官早前建议判处李在镕12年监禁。

三星电子股价日内走低,目前跌幅扩大至1.43%。三星集团建立之初的核心公司三星物产(SAMSUNG C&T)股价跌幅扩大至近3%。

含着“金汤匙”出生

李在镕出生于1968年,父亲是韩国首富、韩国最大企业三星集团的第二代掌门人李健熙,母亲是韩国《中央日报》会长的女儿洪罗喜。得益于母亲的天生丽质,李在镕和三个妹妹都“颜值”超高,像极了韩剧《继承者们》中的豪门子弟。

作为家里的独子,李在镕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早早就被作为接班人精心培养。而天资聪颖的他也没有辜负家族的期望,顺利考入韩国顶级学府首尔大学。

1991年,当时还未大学毕业的李在镕就进入了三星。随后,在父亲李健熙的安排下,他先赴日本留学,获得了庆应义塾大学的MBA学位,后又在美国哈佛商学院留学五年,读完了博士课程。

2001年,留学归国的李在镕回归三星。在之后的十几年里,他行事低调,总是跟随在父亲的身后虚心学习,鲜少在媒体上曝光。有人评价说,与父亲李健熙的“帝王范儿”不同,李在镕性格温和,平易近人,有着不错的公众形象。有媒体甚至捕捉到李在镕独自出门不带随从的样子。身为韩国顶级财阀家族的重要成员,身边却没有成群的保镖,这让韩国人看到了李在镕的与众不同。

让外界津津乐道的还有李在镕的豪门婚礼。1998年,李在镕与当时韩国排名第一的食品公司大象集团总裁的千金林世玲在韩国举行了一场世纪婚礼。这场两大财阀的联姻,几乎吸引了韩国半个政商圈权贵参加。

然而好景不长。2009年,林世玲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要求的“分手费”高达千亿韩元。这场世纪婚姻最终黯然落幕,令人唏嘘。

从幕后走向台前

一直以来,李健熙被誉为三星的精神领袖。正是在他的领导下,三星得以发展成为一家真正的顶级跨国公司。

在父亲影子下,李在镕尽管在2012年就已被任命为三星电子副会长,但却鲜有亮眼的业绩。真正将李在镕推向台前的,还是父亲李健熙的病倒。2014年5月,72岁的李健熙突发心肌梗塞入院治疗,此后一直昏迷至今。作为唯一的男性继承者,李在镕当仁不让,正式成为三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2014年以后,三星电子连续多个季度出现利润下滑。李在镕直面挑战,试图为一直高度依赖智能手机业务的三星寻找新的增长动力和盈利来源。他通过大手笔的企业并购,大胆清理非核心经营领域,并将三星的未来方向瞄准医药、生物和IT的融合领域。有业内人士点评称,接班三年来,李在镕励精图治,表现可圈可点。

然而进入2016年后,三星新推出的盖乐世NOTE7手机上市后不久便出现电池爆炸问题,令三星陷入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机。尽管三星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残局,但公司内却没有一位高层人士出面对此负责。《赫芬顿邮报》韩国版评论说,这与李健熙时代三星对质量问题的处理形成鲜明对比。上世纪90年代,为了提高三星手机质量,李健熙曾当着2000多员工的面烧掉15万部品质不良的手机,震惊韩国。正是以这样的决心狠抓质量,三星电子才得以迅速崛起,抢占多个世界第一的宝座。显然,与父亲相比,李在镕的领导魄力还不够。

为接班铸下大错

外界曾一度期待,深受西方现代企业管理理念熏陶的李在镕,或将革除父亲时代惯有的政商勾结、秘密资金、内幕交易等财阀弊病,引领三星走上更健康的成长轨道。但父亲的突然倒下使得李在镕要在仓促之间完成接班“大计”,他不仅没能与旧式财阀弊病一刀两断,反而为了接班不惜“铤而走险”。

2015年5月,在巨大的争议声中,李在镕主导强推三星集团旗下的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合并,成立了新的三星物产,而他自己则以16.5%的持股比例成为新三星物产的第一大股东。新三星物产不仅直接持有三星电子4.06%的股份,还通过持有三星生命而间接控制着三星电子7.6%的股份。鉴于新公司在三星集团股权控制结构中的重要地位,可以认为,这次合并对李在镕的接班起到决定性作用。

然而这场关键的合并却持续遭到非议。外界一直质疑三星刻意低估三星物产的价值,以牺牲其他股东利益的方式达成合并目的。2016年底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曝光后,三星涉嫌向朴槿惠“亲信”崔顺实行贿430亿韩元(约合3800万美元),以换取三星物产的大股东——韩国政府控制的国民年金批准这一合并交易的事实浮出水面。李在镕为此受到检方传唤讯问,并最终于今年2月被批准逮捕。

在此后的庭审中,三星配备了强大的律师阵容,信誓旦旦要为李在镕“讨回公道”,但最终也没能阻止一审法院的有罪判决。在不久前的最后一次庭审中,当检方提出要求判他12年监禁时,一向表现自信沉稳的李在镕忍不住当场落泪,哭诉错在自己。

韩式继承者的困境

有媒体评论说,如果不是三星的继承者,李在镕或许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商人或者有口皆碑的学者。然而,当他背负了整个家族的责任时,李在镕似乎难以摆脱财阀家族的宿命。

从某种意义上讲,李在镕的悲剧,正是韩式财阀继承者困境的一个缩影。不菲的继承税和赠与税是横亘在财阀继承者面前的“一座大山”。根据韩国法律,超过一定金额的继承与赠与均需纳税,而这必然将使家族所持有的股份被日益稀释。近年来,财阀家族为以“较小代价”实现经营权的交接,往往采取非常规方式,内幕交易、低价收购、偷税逃税等不法现象屡见不鲜,越来越招致舆论和民众的不满。

2003年的SK国际财务欺诈案,2006年的现代Glovis丑闻,还有2008年导致李健熙被判缓刑的三星特检案,其根源都是为了保住家族经营权和为下一代接手铺路。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李在镕“铤而走险”,也是为了避免缴纳可能高达6万亿韩元(约合53亿美元)的遗产税,尽快实现对三星的控制。为此,他最终选择进行非法交易,向总统亲信行贿,侵害公众和股东利益,企图继续通过持有少数股份便轻而易举地实现对一个庞大财阀帝国的控制。

李在镕被推上审判台,对他个人来说,是人生中的一劫,但对三星以及其他韩国财阀来说,或许是个难得的契机。

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财阀家族仅持有少数股份,却通过复杂的股权结构实现对庞大企业集团无孔不入的控制和对企业领导职务世袭罔替式的占有,这种管理模式已严重落后于时代,也违背民主原则和商业精神。

未来,韩国财阀改进公司治理、增强透明度乃是大势所趋,而继承者们的接班之路也必将越来越坎坷。

而在“后李在镕”时代,三星将何去何从?是像市场预测的那样仍由李在镕在狱中遥控指挥,还是由其妹李富真接班掌舵,抑或是从此走上由职业经理人管理的道路,还需拭目以待。

新总统文在寅是否会给予三星“太子”特赦?

深陷丑闻的朴槿惠被弹劾后,通过选举胜出的韩国新总统文在寅已着手加快改革进程,但五年任期内改革能涉及多大范围,就取决于文在寅克服政治挑战,瓦解财团对经济控制的能力。

如果李在镕被判刑,向外界传递出的信息是:没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包括财阀高管。不过许多韩国民众担心,对财阀过于严苛将有损韩国经济。

大多数财阀高管都被往届韩国总统特赦,并没有进监狱服刑。而这些财阀也帮助韩国从一个战后国家转变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之一,总统特赦的决定也获得了民众的支持。

李在镕的父亲李健熙,在1996年和2009年分别因行贿和非法转让经营权、逃税被起诉,且最终都被判刑。但是,两次李健熙都因总统特赦,逃过牢狱之灾。

李在镕会不会和之前几次被判刑的韩国财阀高管那样被特赦?从过往的纪录来看,可能性很大。

新华社/华尔街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