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入俄罗斯能源市场再获大突破 国内媒体:能源民企布局“一带一路”能力突显

【博闻社】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星期五宣布,总部在上海的中国华信能源公司(CEFC)将购买罗斯石油公司14.16%的股权。目前俄罗斯政府持有罗斯石油公司超过一半的控股权。第二大股东英国石油公司(BP)持有19.75%的股权,这笔交易完成后,中资公司将成为这家俄罗斯最大能源巨头的第三大股东。

两家能源公司领导人最近几个月多次会晤。7月初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俄时,双方当时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媒体报道,类似大型能源交易通常都由普京亲自拍板,俄罗斯石油公司负责人谢钦最近随同普京总统访华参加了厦门金砖集团峰会。在普京与习近平峰会期间双方最后敲定了这笔交易,交易总额估计能达89亿-91亿美元。

罗斯石油公司负责人谢钦说,双方已经签订了股权买卖协议。他称赞这笔交易并高兴中资公司成为股东。莫斯科证券交易所的罗斯石油公司股价当天大幅上涨,涨幅超过了3%。

最大供油国

罗斯石油公司目前主要利用远东石油管道和港口向中国供油。俄罗斯现已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中国市场最大的石油供应商。

多年前中国进军俄罗斯能源市场时处处受限,俄罗斯当时更愿意把能源优良资本对西方甚至印度公司敞开大门,但国际形势变化为中国带来机会。对俄罗斯来说可借助这笔交易展示只要同中国密切关系,就能抵制西方制裁不会被孤立,能获得中国投资,而俄罗斯的能源也将由中国分享。

主要投资人

中国目前已经持有北极地区雅玛尔液化气项目大约三分之一的股权。能源分析师塔努尔科夫说,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俄罗斯能源领域的主要投资人,几乎所有大型能源项目现在都同中国有联系。

塔努尔科夫:“‘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接下来是雅玛尔液化气,都是很大的能源项目,其实目前俄罗斯在石油领域大项目并不多,出售关键石油企业股权是一次重要事件,这可能同罗斯石油公司需要资金偿还贷款有关。”

俄罗斯媒体最近曾批评罗斯石油公司债务缠身,盈利下降,但公司仍然打算为高管和股东巨额分红。

售股增加收入

俄罗斯的国家财政收入同几年前相比已大幅减少。普京政府在高油价时代所建立的两个国家储备基金中的一个很快将基本用光,因此决定对几家具有战略意义的大型国企实施私有化来增加财政收入,罗斯石油公司是其中之一。

在去年年底进行的罗斯石油公司私有化引起各方广泛关注。由瑞士GLENCORE能源交易公司和卡塔尔主权投资基金(QIA)所组建,在新加坡注册的联合财团当时以102亿欧元价格购得了罗斯石油公司19.5%的股权,这笔交易因缺乏透明和资金来源模糊至今仍受到许多批评和质疑。中国华信获得的罗斯石油公司股权购自瑞士GLENCORE和卡塔尔主权投资基金所联合持有的股权。

俄罗斯前能源部副部长米洛夫说,他怀疑中国华信也可能如同卡塔尔主权投资基金和瑞士GLENCORE一样扮演中间人角色,私有化中所出售的那部分罗斯石油公司股权最终可能会被公司高层持有。

罗斯石油公司同中石化,北京燃气集团等中国能源巨头也有一些大型交易。俄罗斯分析人士担心,中国在能源领域的影响会越来越大,造成俄罗斯对中国的依赖加深。

米洛夫说,主要问题是罗斯石油公司在多大程度上将依赖中国。因为除了控股和试图进入董事会外,中国还以购油预付款的方式向罗斯石油公司提供了许多巨额贷款,中国贷款已占罗斯石油公司债务总额的四分之一。

中资影响

在罗斯石油公司董事会中,英国石油公司目前占有两个席位,目前市场关注的焦点是,中资公司将在董事会中占有多少席位。

能源专家西蒙诺夫认为,美国公司够买俄罗斯能源企业股权主要是为了赚钱,并不感兴趣俄罗斯石油是否能供应美国,但中国公司的主要目的是想获得石油供应,并在罗斯石油公司的石油出口分配上试图拥有发言权。

米洛夫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现已持有罗斯石油公司0.6%的股权,但中国一直寻求进入罗斯石油公司董事会影响企业管理,未来中国有可能在董事会中占据两席。

另一个让俄罗斯能源市场关注的问题是,外界对中国华信了解不多,这家私营公司的资本构成不透明,一些人更质疑华信如何在短短几年内从一家普通能源交易公司变成世界500强内的大型能源企业。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CNPC)去年年底也曾表示有意参与私有化收购罗斯石油公司股权,但中国国有资本背景,当时市场对此并不看好。不过,俄美关系并没有像克里姆林宫预期的那样转暖,甚至美国对俄制裁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将长期化,导致俄罗斯最终决定向中国出售罗斯石油公司部分股权。

能源分析师塔努尔科夫说,同西方交恶使俄罗斯与中国能源交易时立场变弱,中国总想争取好的报价和最大利益。

但俄罗斯法院在审判前经济部部长乌柳卡耶夫因涉嫌受贿所公布的乌柳卡耶夫和谢钦的一段谈话录音显示,作为普京亲信的谢钦不欢迎中国和印度投资,而更热衷日本和韩国资本。

有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也曾开出一些优惠条件希望印度继续投资俄罗斯能源领域,但印度并不热心,因为印度希望在全球各地能源领域分散投资,不想全集中在俄罗斯。印度目前已经控制了主要向中国供油的俄罗斯西伯利亚万科尔油田将近一半的股权。

与罗斯石油公司共同被列入私有化名单的还包括俄罗斯的一家大型海运公司。俄罗斯副总理舒瓦洛夫几天前表示,俄罗斯正同中国谈判,计划出售那家主要经营能源运输和钻井平台服务的海运公司将近四分之一的股权。

中国能源报评论:能源民企布局“一带一路”能力突显

“一带一路”倡议公布几年来,中国民企因其敏锐的市场嗅觉、快速的决策机制和更加开放灵活的合作理念,在国际能源舞台上的重要性得到显著提升。

对于“一带一路”倡议,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五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最关键内容。“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他认为,“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地缘政治的工具,也不是对外援助计划,而是沿线沿岸国家人民和世界人民务实合作的重要平台。朱光耀是在由国观智库联合财新传媒主办的“一带一路”与中国民企发展论坛上做出上诉表示的。

其实,在实现“五通”方面,民企早已行动起来。“一带一路”倡议发布以后,海外市场的潜力在民企中不断得到放大。国观智库创始人、总裁任力波引用数据称,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民企五百强当中,有超过六成企业已经在谋划海外战略,在浙江民企中,该比例甚至超过80%。不难看出,海外投资已成为越来越多民企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的热情在持续的高涨,其中民企的影响力不容忽视。国家信息中心大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在我国企业“一带一路”影响力排序前50名中,央企占比36%,地方国企占20%,民企占42%,合资企业占2%。以上数据显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民企既是生力军也是主力军。

在这些民企中,中国华信因其迅猛的发展速度和所取得的成绩显得格外亮眼。今年,华信以437亿美元营业收入位列《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第222位,较去年上升了7名,这已是该公司连续四年入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222位是什么量级?我们请出排在中国华信附近的两家中国企业来对比一下,排在榜单216名的是招商银行,排在226名的是联想集团。

在“一带一路”沿线,仅2016年,中国华信就完成了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国际公司控股权的交割,占据罗马尼亚油气炼化输送战略节点,扩大了黑海、地中海区域十余个国家的油气终端话语权;获取阿布扎比最大的已开发油气区块的4%权益,并获得年1000万吨额外油气销售权益,每年为国家增加1320万吨以上的原油进口。中国华信还完成了乍得油气项目股权交割,获得其储量丰富的轻质原油,建立进入西非油气上游开发领域的桥头堡……

中国华信正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落子,深度参与国际油气合作,助力国家能源安全建设。

具体到能源对外合作,中国能源民企应该输出什么?财新智库高级顾问、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高坚强调了一个原则:民企“走出去”一定要因地制宜。他举例称,在国内,一些小型电厂被认为是落后产能,但在非洲可以做,非洲需要小型电厂。但从长远来看,我们要输出有比较优势的技术,如融合了多能互补、储能、区块链技术这样的优势技术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民企出海,既有风平浪静也有激流险滩。对于如何降低风险,国观智库副总裁、高级研究员陈亮呼吁,民企“走出去”,应做到以下几点,一是做好可行性研究与调查,全面了解投资环境;二要注重财务管理,降低税务和汇兑风险;三要加强法律风险防范,减轻企业损失;四是塑造形象,加强交流,承担社会责任,维护好公共关系;五是提高自身竞争力,制定清晰的海外发展战略,六是开展协作“抱团出海”,积极建立国际产业价值链。

更可贵的是,无论是在中国华信深度布局的捷克,还是在协鑫集团重点开拓的东南亚,抑或是在远景能源展开深度技术合作的欧洲,中国能源民企都自觉成为民心相通的使者,为当地发展贡献力量。总之,布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能源民企已驶入风正一帆悬阶段!

美国之音/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