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高度评价中俄配合制裁朝鲜 北大院长:中国应为美朝开战做最坏打算

9月11日,安理会全票通过对朝鲜的新制裁决议

【博闻社】韩国9月12日对中俄与美国达成妥协,让制裁朝鲜新决议获得安理会通过,表示高度评价。韩国外长康京和指出:“中俄在联合国积极配合”。韩国总统府发言人表示:中俄认可需要对朝更强有力的制裁,值得高度评价。但韩国外长称,这个制裁决议要等执行后才会出效果。

韩联社报道,对于制裁朝鲜新决议的内容比之前美国提出的草案有所放宽,朴洙贤说,国际社会一致认为需要更强有力的制裁,中国和俄罗斯也对此达成共识,这一点值得高度评价,尽管决议内容比之前的草案略显宽松,但青瓦台仍然尊重安理会全票通过决议的国际社会的意见。

朴洙贤表示,新决议对冻结原油供应量,减少55%对朝成品油出口量,加在一起,朝鲜获得油品的总量将减少30%。

青瓦台发言人还敦促朝鲜返回谈判桌。他指出,朝鲜应当清楚,挑战国际和平只会招致更严厉的制裁。

韩国外长康京和12日在国会质询政府工作会议上,就安全理事会全票通过第2375号涉朝制裁决议表示,不仅是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也明确表明反对朝鲜开发导弹的立场,并对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进行谴责。她说,中俄为安理会通过此次决议积极提供配合。她强调,国际社会要团结一致释放“不容朝鲜拥核”的一致立场,朝一个方向执行决议。

北大院长:中国应为美朝开战做最坏打算

安理会9月11日通过制裁朝鲜的最新决议,朝鲜称“已做好了不惜使用任何最后手段的准备”。美朝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中国著名国际问题学者表示,中国也许该为美朝开战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教授贾庆国星期一在澳大利亚《东亚论坛》撰文说,也许到了做好做坏打算的时候了。

他在文章中说,最新的事态发展令中国处理朝鲜问题的紧迫性增加。 他说,且不说美国对朝鲜发动先发制人打击的可能性增强,即便是美国选择不这么做,美国对朝鲜制裁的加强、军事演习的规模的扩大,令美朝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也加大,同时朝鲜爆发危机的可能性也会增强。

贾庆国说,如果战争变成真正的可能,中国应该与美国和韩国讨论应急计划。 很长时间以来,美国和韩国一直试图说服中国就应急计划举行讨论,但是中国总是因为担心这样做会让朝鲜不安或是孤立朝鲜,所以一直拒绝接受这样的想法,但是,贾庆国说,考虑到目前的事态发展,除了和华盛顿和首尔开始会谈外,中国没有更好的选择。

谁来控制朝鲜的核武库?

贾庆国认为,在应急会议中, 北京首先希望讨论的问题是:由谁来掌控朝鲜的核武库,因为这些武器如果留在陷入一片政治混乱的朝鲜军队手中太危险了。

他觉得,中国可能并不反对由美国军方来接管这个工作,因为这样做第一会防止核扩散,第二,朝鲜的核武器对中国来说并没有技术上的价值,但是管理费用却很高。

但是,他还说,中国可能会担心美国军队跨越朝鲜和韩国之间的军事分界线–38线,因为这会令中国人想起1950年代的韩战。 为了达到某种平衡,他说,中国也有可能希望由自己来管控朝鲜的核武库。他还认为, 因为核不扩散和费用这两点问题,美国也有可能接受这样的条件,毕竟美国并没有中国这样的历史包袱,不会反对中国军队在朝鲜采取这样的行动。

怎么处理朝鲜难民的问题?

贾庆国认为,中国希望与美韩讨论的第二个问题是预料中的难民问题。中国可能会接受这样的建议: 由中国人民解放军跨过中朝边境,在那里建立一个安全区,安置难民,为难民提供临时庇护,以避免大规模的难民涌入中国东北地区。

由谁维护朝鲜国内秩序?

贾庆国认为应急计划会议中要谈的第三个问题是,一旦危机爆发,由谁来恢复朝鲜国内的秩序? 是韩国军队?联合国维和部队,还是其他力量?他认为,中国可能会反对由美国军队接管朝鲜,因为这样一来,美国军队不得不跨越“三八”线。

朝鲜半岛的未来如何?

贾庆国认为,美朝开战后,第四需要面对的问题是危机后朝鲜半岛的政治安排。到底是由国际社会帮助朝鲜成立一个新的政府,还是支持联合国在朝鲜半岛进行全民公投,为统一的朝鲜半岛做好准备。

“萨德”如何解决?

最后,贾庆国认为,北京想谈的是朝鲜核项目终止后,美韩撤走部署在朝鲜半岛的萨德反导系统。 北京认为,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威胁中国的安全,一直在敦促美国和韩国撤走萨德。贾庆国认为,华盛顿和首尔很有可能接受这样方案,毕竟两国多次宣称,部署萨德的目的只是针对朝鲜的核武器与导弹。

贾庆国说,就像以前一样,中国都不愿意面对朝鲜的危机局面,因为这样的局面包括核战争、政治动荡、难民以及其他无法预测的负面结果,但是朝鲜半岛的局面恶化,北京除了做最坏的打算没有别的选择。

美国之音/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