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谨慎把握对朝制裁力度 美国扬言要拿涉朝中资银行开刀

【博闻社】联合国安理会周一表决通过对朝实施新一轮制裁。在美国同意弱化一项禁止向朝鲜出口一切精炼石油产品的提议之后,制裁赢得了中国和俄罗斯的支持。本轮制裁将给朝鲜带来经济上的切肤之痛,但不至于导致朝鲜政权崩溃或者显著损害参与中朝跨境贸易的中国大公司利益。

北京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Carnegie-Tsinghua Center)的地区专家赵通表示,中国政府的目标是阻止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扬言的最极端的举措变为现实,同时向金正恩传达中国对其政权在9月3日进行的第六次核试验的愤怒。

“中国阻止了完全切断对朝鲜的石油和燃料供应的局面,那可能对平壤政权造成致命的经济后果,”赵通说,“但现在的制裁方案将大幅减少朝鲜的外汇收入,对其经济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

禁止朝鲜的纺织品出口,加上之前针对朝鲜的煤炭、矿石和海鲜的制裁,将使朝鲜逾90%的出口受到影响,使金正恩政权每年失去13亿美元的收入。

制裁把朝鲜劳务输出人员的人数限制在目前的10万人左右,据估计这些劳工每年汇回朝鲜的收入达到5亿美元。制裁还把向朝鲜供应的石油和燃料减少约三分之一,从每年850万桶降低到每年600万桶。

“这些制裁有效限制了朝鲜的发展潜力,而且既然石油和燃料被摆到了台面上,它也为进一步收紧制裁开启了大门,”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说。

在金正恩将会真切感受到对朝鲜能源供应挤压的同时,削减的出口量对与朝鲜有业务往来的中国国有能源集团而言无足轻重。帮助运营从两国边境线上的鸭绿江底穿过的中朝“友谊输油管道”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是一家《财富》全球500强企业,年收入超过2600亿美元。

“任何大型(中国)石油公司将受到的影响都可以忽略不计,”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China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院长林伯强说,“对中国的石油行业而言,对朝鲜的出口只是九牛一毛。或许会有一些专注朝鲜市场的小公司受到影响,但就整个行业而言,它们不值得关注。”

丹东、珲春和其他边境城镇的一些已经受之前制裁冲击的中国小商贩正准备承受更多的痛苦。上月,珲春的商贩曾抗议针对朝鲜海鲜产品出口的禁令。

周二,一位要求不具名的珲春海鲜进口商对新制裁给她投资的一家朝鲜纺织厂带来的影响感到懊悔。“海鲜业已经没有希望了,”这名商贩说,“它们说那是对朝鲜的制裁,但现实是它们也让中国人受罪。”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在周二的声明中表示,最新制裁决议“将对朝施压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级别,也将国际社会要求‘北朝鲜必须转变政策’的态度表示得清楚明白”。

在北京,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发言人重申了中国的立场,称在执行安理会决议的同时,也强调以外交方式解决问题,重启六方会谈。

“中国政府认为这是美国和朝鲜之间的问题,”北京的一名为中国官员提供建议的外交政策专家说。

“中国认为支持新一轮制裁是帮了美国一个忙,现在中国期待美国给出一些回报,”国际危机组织的科夫里格说,“朝鲜从来都不是一个理想的邻居,但中国愿意在朝鲜不闹出太大乱子的情况下容忍它。北京方面的成本效益分析显然发生了变化。”

美国扬言要拿涉朝中资银行开刀

美国联邦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星期二(9月12日)就朝鲜核危机召开听证会。美国财政部高级官员马歇尔•比林斯利(Marshall Billingslea)周二告诉国会,美国没有看到足够证据证明,中国愿意限制朝鲜的收入和从中国银行体系中“剔除朝鲜非法行为者”。他表示,特朗普政府将继续与中国合作,最大限度对朝鲜施压,但他也强调“美国将毫不犹豫地展开单边行动”。

俄亥俄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夏波特(Rep. Steve Chabot, R-OH)对表示:“我绝对支持对中国银行或实体进行最严格的制裁,任何和朝鲜有生意往来的银行或国家都将面临严重后果。我认为美国最终将会停止和这些国家进行贸易。那会影响美国的经济吗? 是的,肯定会,但更糟的情况是美国洛杉矶、西雅图、旧金山,甚至是华盛顿、纽约遭受核武攻击。”

民主党籍众议员舍尔曼(Rep. Brad Sherman, D-CA)认为,不只是针对中国银行,而应该更进一步将制裁目标上升到国家层级,他说:“也就是说,和中国坐下来谈,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在朝鲜问题上希望达成的实际目标,而中国可以采取什麽样的行动来协助达成这些目标,如果中国不愿意帮助我们达成这些合理的目标,而且这些目标也符合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那我们将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货物征收关税。”

据报道,中国一些国有大银行星期二开始停止向朝鲜的客户提供金融服务。这可能显示中国加强了对朝鲜制裁的力度,以预防美国采取报复措施。

FT中文网/美国之音